010 她记得白鸟之死
最思思2018-02-06 04:121,208

  “停,停,别跳了,小心你肚子里的孩子,不等别人下药就给你跳掉了,我就当不成爸爸了……”云飞扬强忍着笑疼的肚子说,他是不敢再让她说下去了,肚子承受不了这样的笑。

  云遮月赶紧停下来,满脸紧张,“真有人要害我的小孩子吗?”

  “真的,你没看见十二朵的孩子都没了吗?”云飞扬故意吓她,“跟我去读书吧,要是我走了,别人给你下了药,不但孩子没有了,你也要被卖妓院的……”

  “哦,那,那我就和你一起去吧。反正也是一死,被别人害死,还不如死少爷手里,我的命是少爷救的……”她一副大义凛然,上刑场的样子。

  “你啥表情啊?可愁死我了,别人想去去不成,你是能去去的不情愿。”云飞扬看着她就想“欺负”。“你和我去念书,不是砍头,小丫头你明白否?”

  你若是那含泪的射手

  我就是 那一只

  决心不再躲闪的白鸟

  只等那羽箭破空而来

  射入我早已破裂的胸怀

  你若是这世间唯一

  唯一能伤我的射手

  我就是你所有的青春岁月

  所有不能忘的欢乐和悲愁

  就好象是最后的一朵云彩

  隐没在那无限澄蓝的天空

  那么 让我死在你的手下

  就好象是 终于能

  死在你的怀中

  云遮月幽幽的吟了出来,她不知道自己脑海里怎么就忽然飘来这样一首凄美绝伦的小诗。反正是可以表达自己此时心甘情愿的心境吧。

  “你,你写的诗么?”三少爷惊讶。他没再咬文嚼字她那句“最后的一朵云彩”的过错

  “不是。席慕容写的。”云遮月也觉奇怪,自己最近总是想起一些恍惚如梦的东西,离奇,飘渺。

  “席慕容是谁?府里的丫鬟吗?”三少爷追问,他忽然觉得云遮月很神秘。

  “我也不知道席慕容是谁?在我梦里吧。”她答不上来,只好拧着衣服的下摆,拧出一片难看的褶皱……

  “哦……你回去吧,记着不要管别人的闲事,准备一下,后天咱们就北上天津了。”少爷不放心的叮嘱。担心这没心没肺的丫头,闯出什么祸来。

  云遮月回来的时候,听别的丫鬟小声议论,七十三朵已经给带出府去了……她的心非常难过。

  傍晚,下起了黄昏雨。冷雨敲窗,寒意逼人。她看着边上空着的床位,十二朵姐姐现在可好么?看看她去吧。

  云遮月找了件衣服披上,往前面的二少爷院里走去。路过荷花池,听雨声更响更稠。一片片枯荷颤抖着,歪斜在秋雨里……

  十二朵衣衫单薄的站在荷花池边上,目光呆滞,头发凌乱……

  “十二朵姐姐,你怎么在这里呀,这么大的雨也不打伞。”云遮月跑过去把衣服给她披上。

  十二朵一动不动,也不说话,脸上汩汩流淌的不知道是雨还是泪……

  这时候一个华贵的少妇由丫鬟掺着走来了,一边走,一边说:“哎呀,妹妹呀,这么大的雨,你身子又不好,出来这里着了凉,我可怎么给二爷交代呦”说着来到近前,忙用袖子举起来遮了十二朵头上的雨“跟姐姐回屋吧,我已经命人将那贱丫头赶出府了,我还要追查是谁指使的,给妹妹个交代……”

  不容分说,连拖带架把十二朵给带走了……

继续阅读:011 云中谁放冰轮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知心俏丫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