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受罚
最思思2018-02-06 04:122,366

  云七姨是个40几岁的女人,长脸,大眼睛,梳着光华干净的大髻。别一根玉簪。听说云遮月是三少爷送来的丫头,脸上堆满了笑容。给她安排了两人一间的小房间。

  月亮水洗了一样,弯弯的,在碧空里斜陈玉体。星星是撒满床的花瓣儿,闪烁着晶亮的露珠。

  房间里另一个丫鬟比她大四岁,天刚黑就被招呼去了二少爷的房间,她叫云十二朵。长的很标志,窈窕的身段,出去的时候告诉云遮月,“不要给我留门了,你先睡吧。”

  她临走的时候给云遮月一个微笑,特别好看的那种,仿佛乍开的梨花。

  云遮月,这名字怪怪的,不好听,可是她又不知道自己真实的名字。叹了口气,脱了湿衣服,钻进温暖的被子,光滑滑的肌肤与棉布接触,这种感觉,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太美好。

  夜里,她做了个很特别很羞于告诉她人的梦:三少爷夜里来看她,他端着蜡烛仔细看她的脸……她不敢动,也不敢睁眼睛,但是,她就感觉那个来看自己的人是三少爷,是她想寻找的人……

  晓来百念都灰烬,桃花羞见镜里人

  她偷偷的笑了,开始怀春了,这么没有预期,没有准备,悄悄的来了,近了,依然模糊着,心跳着,她十六岁的蝴蝶结从什么地方解都是死结.她喜欢了不该喜欢的人。

  她是个下人,没有谁会在意她的感受。

  早晨,她早早的起来,穿上还不太干的衣服,准备去见云七姨,既然是这府上的丫头,就应该干活的。这时候一个比她还小的小丫头进来了,给她拿了一套白色滚绿边的大摆的衣裤。“姐姐,这是七姨吩咐给你的。”小丫头必恭必敬。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云七十三朵。你穿好衣服就去三少爷的房间打扫卫生吧.云姨吩咐的.三少爷喜欢起早,他的房间也要最早收拾干净。”

  云遮月换上新衣服,觉得有点肥,是她太瘦了。她快速的梳好头发,编一个大辫子,系上花手绢。她看到十二朵和七十三朵都是梳一个大辫子的,自己也编一个,所不同的是,她给自己编了个四股的辫子,别人都是分三股的。

  梳刘海的时候,小小的镜子里,映出她的额头,那上面有一个红色的月牙一样的胎记。她用刘海盖住它,微笑了,知道三少爷为什么给她起名字云遮月了。

  顺着小路,拐了几道弯,她找到了三少爷的房间。院落很宽大,院子里有木桩,还有沙袋,不知道用来做什么的。

  她忽然有什么吸引一样,抬脚就迈上了木桩,鬼使神差一般在木桩上,走了起来……她自己都觉得奇怪。

  一颗石子流星一样向她飞来,她一个燕子翻身腾空而起,然后稳稳的落在木桩上。回眸间,看到了那个令自己心跳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三少爷已经站在了身后。那颗石子就是他飞来的。

  云遮月羞红了脸,赶紧从木桩上跳了下来。

  “三少爷,谢谢您昨日救命之恩。”她低身行礼。

  “你会走梅花桩?还会什么?”三少爷显得很兴奋,想不到这小丫头还会这能耐。

  “回少爷,我不知道自己会什么,以前的事情都记不得了”她老实的回答,低头,不敢看少爷英俊的脸.心儿蹦蹦跳个不停。

  少爷没说话,转身进了房间。

  她也跟进去,开始叠被,扫地,擦桌子。她很奇怪自己干这些怎么这么干净利落,仿佛天生就是做下人的料。

  三少爷坐在桌前看一本手抄的诗集,眼角眉梢隐约升起淡淡的忧伤,他放了书,叹了口气。“云遮月,倒杯茶来!!”

  “哦,是。”她赶紧放下抹布,去倒茶……

  三少爷仰着头,看房顶,房顶上什么也没有,他还是看着,坚毅的下巴轮廓分明。

  她只顾看他,茶倒了一桌子,直到水顺着桌子流了下来,流到三少爷的腿上,少爷大叫着跳了起来:“云遮月!”

  “啊!”她吓的一哆嗦,茶壶落地。一切美好都烟消云散了,他英俊的脸开始扭曲,眼睛里充满愤怒和嫌恶。

  线订的书给水泡的模糊不清,名贵的紫砂茶壶也碎的满地……

  书是未婚妻亲手给写的相思与牵挂,字字句句都那么含情脉脉,撩人神思。茶壶是父亲特赏给他的,因为三儿子比其他两个儿子有胆量,有魄力,也有头脑。

  “你,云遮月,门口跪着去,不让你起来,不许起来!”三少爷生气了.拂袖而去。

  她跪在门口,从早晨到晚上,没有饭吃,也没有水喝。中午的时候,三少爷回来午睡,他仿佛没看到门口跪着的她,径直的进来,睡醒了,径直的出去了。

  她觉得委屈,不就一本破书吗?我也会写,不就一只茶壶吗?什么不可以装水?

  云来云不去,青影临风,少女梦魂中。云聚云不散,一腔愁絮,单锁病形容。

  望落花无数,都做尘土,……她云遮月小小的心思,不知惹祸临头,既便是跪着,也还不服不输。

  晚上,三少爷回来了,同样没有看她,进到屋内,忽然发现床还没有铺好。眉头一皱,“云遮月,怎么还不铺床?”他背着手,满脸的冷漠。

  “少爷说不让起,就不许起来,我怎么给您铺床啊?”她小声嘟囔。声音虽然小,可是少爷听到了。“小丫头怎么话这么多呀,起来!”他不耐烦。

  她站了十几次才勉强站了起来。摇晃着来到床前,一个没站稳,摔了一跤。少爷冷冷的笑了一下。

  铺好床,帮少爷脱了衣服,又出去给少爷端水洗脚。

  少爷的脚真好看,又白又嫩。她给洗着,少爷忽然踢了她一脚,没用多大的力气,却正好踢她胸口了,她本能的用手护住渐渐长起来的胸部。

  “不用你洗了,手比砂纸还粗糙。”三少爷皱了皱眉。“你说,我怎样对待自己爱的人和恨的人呢?”他转了一下黑黑的眼珠,眯着眼睛看着这个土气没有规矩的小丫头.她只能用没规矩和没见识来形容。

  “哦,爱的人,把名字写衣服前胸上,每天都放心头。恨的的人,把名字写裤衩上,每天放屁嘣他。”云遮月想也没想随口说出来。

  “你,你回去吧。”三少爷挥手让她走,她如释重负,赶紧离开了。

  三少爷望着她逃跑一样的背影,再也憋不住,哈哈哈哈大笑起来。这个粗丫头会不会把他三少爷的名字写裤衩上天天放屁嘣呢?让她跪了一天,还踹了一脚,哈哈哈,但愿这丫头不会写字。

继续阅读:003粗心惹祸云遮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知心俏丫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