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污物
最思思2018-02-06 04:121,128

  夜里,下了一场秋雨,清晨满院的落英,黄叶化蝶,红蕊凝脂,颤栗着薄薄的一层寒霜,仿佛朱颜辞镜的徐娘,努力给脸上抹一层白粉。

  云遮月先把院子扫干净,然后给十二朵姐姐打了一盆洗脸水。十二朵这几天生病了,形容憔悴。

  十二朵姐姐高兴,说是喜病。云遮月不明白,凡是病都要休养和吃药的,可十二朵就是不吃药。整天望着窗外发呆,脸上一会儿悲一会儿喜的。

  云遮月踏着青砖小路,用脚尖踢着一片片黄叶,一路玩着来到三少爷的院落。今天三少爷还没起来,挂着蓝色的窗帘,看上去很厚重的感觉。

  她还是飞上了梅花桩,走了几步,轻身下来了,她想起来少爷说她肚子里有了小孩子,不能动胎气。摸摸平坦的小腹,嗨,也许太小了吧。

  她来到门外,想敲,这时候听到里面有说话声。

  “听说少爷要去外地读书了,我想跟少爷去,给您洗衣做饭……”一个女子的声音

  “再说吧,这要听老爷的安排……”三少爷的声音。

  “人家会想少爷的……”女子撒娇的声音。

  ……

  没听到少爷的声音。一片穿衣服的沙沙声。

  “回去吧,这些一会儿让云遮月收拾。”少爷的声音。

  “给我也起个名字,给她起那么好听的名字。”女子的声音有点嗲嗲的,撒娇和不满。

  云遮月气的撇了撇小嘴,“狗屁好名字,你也羡慕?云遮我一辈子月亮,我的光辉啥时候才能被天下人看见?”

  “好啦,你烦不烦?快走!”三少爷不耐烦的声调。

  门开了,云十八朵从里面出来,差点没撞到云遮月身上。她狠狠的瞪了一眼面前这个小丫头,哼!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云遮月进了房间,一眼瞥见床上有两个枕头,心里忽然生出许多酸味……三少爷见他进来,没表情的说:“把床单被罩拿去洗了。”

  “她睡过的为什么要我洗?”她小声嘟囔着,不情愿的拆被子……

  三少爷听了,回头看了她一眼。小丫头有情绪了,呵呵,是不愿意干呢还是吃醋了?他寻思一下,说:“她睡过的你洗,你睡过的让她洗。”

  “是吗?那现在就让她洗我的被子去。”云遮月说话从来不用大脑。

  “哈哈哈,我说的是洗和我睡过的,没说洗你自己睡过的。”他觉得这个云遮月敢和自己犟嘴,应该好好管教。“下回再和本少爷讲条件,别说我要惩罚你了……”

  她不再说话,默默的拿了弄脏的被单子去洗,一边洗一边疑惑,“这白色的东西看起来很象……莫非十八朵没穿裤衩?怎么弄的满床单呢?……恶心,恶心……”

  井水很凉,云遮月的小手冻的通红。好不容易洗完了。站起来,望一眼天边掠过的飞雁。嘎嘎低鸣,悲壮,伤神。

  大雁儿,青羽衣。秋霜叶落南归时,只只尾相随。

  长队字,短队字。字里溶情恨别离,相思君不知。

  云遮月呆望着天边,想起了那梦境里的人儿,禁不住轻声叨念着。她不知不觉就做了一首词

继续阅读:009 小蝌蚪是什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知心俏丫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