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等着做我女人
最思思2018-02-06 04:121,195

  云遮月睡不着,央求婉娘唱小曲,“好姐姐,给我唱个小曲儿吧,这样躺着多无聊啊!”

  “不唱,没心思。”婉娘冷言拒绝。

  “姐姐好象很不开心,我给姐姐唱吧,”云遮月说着,坐了起来,清一下嗓子唱到:“我命苦,真命苦,一生一世讨不着好老婆,人家的老婆如花又如玉,我家老婆一双大花脚,量量一尺多 咿呀哎呦……我命苦,真命薄,一生一世嫁不得好丈夫,人家的丈夫做官又做府,我家的丈夫单会打花鼓……打打花鼓啊 咿呀哎呦,得儿铛铛飘一飘,得儿铛铛飘一飘……”声音调皮稚嫩,本是一曲悲伤的凤阳花鼓,被她唱的跑调又滑稽

  婉娘忍不住笑了起来……不仅她笑了,门外的云家三少爷也笑了。他不放心云遮月,六片又鼾声如雷,自己悄悄的过来巡视一下,正好听到云遮月唱歌,他捂着嘴巴回了自己的房间,笑的肚子疼……

  “我听姐姐唱的词特别好,知道姐姐是饱读诗书,出身书香门第,怎么也当了匪寇啊?”云遮月忍不住问。

  婉娘看了她一眼,坐起身说:“我看你身手不凡,是个练过武艺的人,仿佛出身武术世家,怎么也给云府做了丫头啊?”

  “我大脑可能受过伤,什么都不记得了,听他们大家背后议论,我才知道自己命很苦的,从小就没了爹娘,和爷爷相依为命,在街头卖艺,我连自己姓什么叫什么都不记得了,爷爷也死了,是云家三少爷救了我,收我进府做了丫鬟……”云遮月很诚实的说,她觉得婉娘也应该是个好交心的朋友。

  婉娘叹了口气,我的身世也不如意啊:想起自己流离颠沛的苦命,眼圈儿发红……

  江南苏家,有女苏婉娘,父亲清朝翰林学士,由于奉行维新变法,被贬职入狱,后死于牢狱。

  婉娘幼年定婚江北秦家,秦家大户,原也是朝廷官员后代,后经商,府邸占地百亩,家大业大。

  婉娘16岁嫁入秦家,秦家四公子体弱多病,整天吸大烟。即使这样,婉娘也认了。就算守活寡,能平安的过一生也知足了。

  天有不测风云,半年前,来了一个张将军,借用府邸,不但不走,还百般刁难,调戏府内丫鬟太太,秦家老爷召集家人壮丁决定拼命……

  那天,婉娘躲在碉楼里,眼看着双方血刃刀兵……公婆倒在血泊里,家丁一个个倒下……她的丈夫,一个瘦弱的如麻干儿一样的人,也未能幸免,被他们活活踩死,死的时候,手里还攥着一块烟土……

  人的命,天注定。就在那些杀红了眼的士兵冲向碉楼的时候,来了一大队土匪,他们也是来抢劫秦家钱财来的,没想到被张将军抢了先,正失望,忽见雕楼里出来一位美貌的小娘子。

  “下面的人听着,谁要是能杀了那姓张的混蛋,我就以身相许,一辈子为奴为婢!”婉娘勇敢的站出来,她沉着冷静,临危不惧。风吹乱了她的青丝,一张美丽的桃花面,因为愤怒,坚定,和执着,而显得格外动人,不是每个女人都敢用生命做赌注。也不是每个女人都能面对刀枪鲜血毫无胆怯。

  领头的土匪是长江沿岸有名的浪里青蛟程枭夜,他抬头看了看婉娘,“好,等着今夜做我女人!”语毕,带着人杀了进去……

继续阅读:023 将错就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知心俏丫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