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徐老
杰拉尔2017-04-02 17:442,852

  “陈南,你怎么了?”张峰像是看出了陈南有些气色不对。

  “没,没什么,有可能是今天的战斗太累了吧,休息休息就好了。”陈南回答了一句,还露出了一个微笑。但是陈南自己却没有意识到,他的笑容是那么的惨淡。

  张峰能听出来陈南的话中有些应付的意思,其实何尝不是呢,这样的世界,究竟哪里才是安全的地方呢?

  “哈,不想了,管他呢,活过一天算一天,多活一天都是赚了,走,吃饭去,现在天色都有些晚了,也忙了一天了,连个午饭都没吃。”还是张峰率先清醒了过来,毕竟他经历的更多,从精神上也更趋向于乐观,自信。

  “谢谢你,峰哥。”

  “去你的,男人之间,需要的是默契,少给我整虚的,走,吃点儿东西去。”张峰将陈南拉了起来。

  这个时候陈南才看了看那些怪物的尸体,“我靠,老子以为自己今天一天杀了多少呢,感情算上那只大头就六只,剩下的十只都是躺在你的枪下啊。”

  “怎么着,不服气啊?老子这叫补刀好。不过说实在的,今天用了三个弹夹,也才解决这些。”不过张峰也表示对这个成绩很不满意。

  “先不要想这么多了,还是先去吃点儿东西吧,我都饿坏了。”的确一天的战斗让陈南感觉肚子里面空空如也。

  不过虽说是有些饿,但是真正看到东西的时候突然又变得没什么胃口了,毕竟今天一天衣服上都沾满了这种的黄的,绿的,虽说洗了个澡,但是总也感觉身体不适。

  看着一大桌子的饭菜,筷子就夹在手中,却怎么都下不去手。这个时候,张峰拿出了两瓶啤酒,“来,先把酒干了,余下的饭菜一会儿再说。”

  喝下去一点儿酒,两个人都好多了,本来两个人的酒量就不是太好,喝下去一瓶之后,脑子已经开始发懵了,发蒙的时候也管不了那么许多了,反正肚子饿了,吃饭是必须的。

  吃过饭后,两个人呆在房间里闲聊,突然张峰问了一句,“诶,陈南,你发现了没有,我怎么总感觉今天这个事情怪怪的啊,虽然说以前也看一些有关于丧尸电影,总感觉那里面丧尸傻傻的,完全靠数量取胜,但是怎么感觉今天这些东西,和那玩意更不就不同呢。”

  “是啊,我也感觉很奇怪,好像这些玩意儿,怎么说呢,好像智力并不低,或者说有些个体的智力非常高。”陈南琢磨着,开口道“我之前在让你不要说话的时候,好像听见的声音,就是最后那些东西撤退的时候,听见的声音,好像这一系列的事情完全是有预谋的事情。”

  “是啊,我也有这种感觉,而且拿东西居然懂得自己撤退,这完全就出乎预料,也许真的有那种智力很高的存在,这件事情看来还真是没那么简单,而且听那声音,好像离这里不是太远,也就是说那个东西一直在全程监视着这里,我怎么总有种像是小白鼠一样的感觉。”张峰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是啊,不过管他呢,一切顺其自然吧,晚上咱们两个轮流值班吧,毕竟储藏间那边儿破了个大洞,别万一出现什么事情。”

  听见陈南的提议,张峰也点了点头,毕竟那可是要命的事情,真的出现了未知的危险,两个人谁都别想活下去。

  就这么两个人晚上轮流睡了一会儿,然后起来值班,但是说是睡会儿,其实谁都没有睡好,因为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下,想要更好的休息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第二天早晨,两个人吃过了早饭,按照昨天约定好的,今天去见见那个所谓的书法家。

  一路上连个行人都没有,街道显得有些空旷,“小心一点儿,气氛显得有些安静。”陈南在张峰的身后提醒着。到了那名书法家的家之后,大门紧闭,张峰上前敲了敲门,不过,门是虚掩着的,张峰敲了一下,大门就开了。

  张峰回头望了望陈南,“进去看看再说。”陈南紧跟在张峰的身后,这是一个典型的古楼样式的院子,二层小楼加上一个阁楼,“什么人?”自从昨天发生的事情之后,陈南感觉自己已经有些神经质了。

  不过,陈南敢保证,刚才听见了一声细微的声音,这个时候张峰也因为陈南这句话,将目光看向了陈南,陈南朝刚才听见声音的方向示意了一下,走了大概十步,果然,在地上发现了一个拉手。

  “地窖”陈南张峰两个人的想法相同,陈南走上前去,用力拉了几下拉手,打不开,是从下面被锁上了。

  “底下的人听着,我们并非是怪物而是人,我们只是想要来拜访一下住在这里的老先生。”陈南对着地窖的方向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陈南说过话后,能听见像是什么铁锁被打开一样的声音“咔嚓”一声,地窖的门直接从下面被顶了上来,然后一个人从地窖里走了出来,仔细一看是一个老者,看到这位老先生之后。

  张峰赶紧走上前去,伸手扶着老者的身子,“徐老,您怎么躲在这里面了?”扶着老者直接来到了石桌前,示意老者先坐。

  “你们两个也坐吧。”陈南两人也就没客气也跟着坐了下来。“你是张峰对吧?我记得好像是三年之前吧,你来过这里一次,我还特意将一个字送给你,但是你却没有要。”

  其实,在这个徐老说话的时候,陈南也在观察着老者,从面相上看,老者也就65岁左右,但是却须发皆白,显然肯定不止这个岁数。胡须略长,但是却没有打卷的现象,看来是经常整理过,老人眉头略微发皱,看来是刚刚经历过什么事情。

  “是啊,徐老,你记性真好,这位是我的同学,陈南。”张峰忙向老者介绍着。

  “张峰,这是徐老,我之前跟你说过的,书法家。”张峰当然也给陈南介绍了一下。

  “徐老,您好。”陈南一般在见到长者的时候,都会保持谦逊的,现在当然也不例外。

  “哦,小伙子你好。”徐老也礼貌性的回应了一下陈南。

  “徐老,您是不是有心事儿啊,请恕小子无礼,但是刚才在您老刚刚坐下的时候,眉见略有发皱,似乎是曾经发生了什么事情?”陈南心里藏不住话,不过看眼前老者应该也是那种德高之人,所以才见面就直接说了出来。

  “唉!”老者深深叹了一口气,“家门不幸啊,想我现今70多岁,本来应该是膝下儿孙满堂,整日享受弄孙之乐的时候,可惜啊,想不到却会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徐老整个人都陷入了低沉。

  “徐老,您这是怎么了,究竟发生了什么?”张峰听见徐老的诉说,后赶忙继续问。

  “说起来,事情是这样的。前天,我的儿子媳妇和15岁的孙子过来陪我,但是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却怎么也睡不着,本来这件事搁在我这个岁数的人身上,也很常见,所以和往常一样,拿出一本字帖看了起来,那会儿时间应该差不多是有十一点吧,突然停电了,然后就出现了我这辈子都没见过的那种事情。”徐老顿了顿。

  “想来当时的情况,你们应该也清楚,本来我就住在一楼,看见这种情况之后,我就直接出来了,因为大凡天降异彩必有异事。但是哪知道过了一会儿,我就开始莫名的脑中出现胀痛。胀痛感具体持续了多久我没有注意,不过一直到昨天早晨,一直到我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在外面的地上躺了一宿。”

  “就在我刚醒不久,我儿子出来了,出来后让我躲在地窖里,不过发生什么声音也不要出来。之后,我就在地窖里呆了很久,期间还听见一阵嘶吼声和惨叫声,一直到晚上我才出来,但是哪知道见到的就是躺在地上的儿子和媳妇的尸体,至于我的孙子,那个时候已经不见了。之后,我就一直藏在这里了。”说到这里,老者的眼睛已经模糊了,老泪纵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猎杀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猎杀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