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情牵·一枕黄粱梦美
寄暮秋2018-03-27 12:042,541

  不知怎的就被眼前的男子深深的吸引了……

  舞池里小姐太太们翩翩起舞,在原地转了一个又一个圈儿愣是没觉得头昏。靡靡之音在耳边响起,听得惯的,听不惯的,反正都是沈慕瑾头一次听到的。

  多年之前在街边的听到了一首夜莺之曲,脍炙人口,传唱也是极高的。

  “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华灯起,车声响,歌舞升平。只见她,笑脸迎,谁知她内心苦闷……”

  这里就是上海了,置身在这繁花似锦的都市中远的、近的,看的见的可都是穿着新式洋裙子的漂亮美人了。

  再一看自己,通身上下除了脖子上的翡翠项链能算得上是佳品之外好像没什么是能与旁人相比较的了,就连站在身旁的念熙也似乎藏着几分心事了。

  “不下去跳舞吗?你看念沣正跟那位小姐打得火热呢!”说罢沈慕瑾指了指在舞池里翩翩起舞的何念沣,身姿如燕一般的轻灵,与他一起跳舞的小姐更是漂亮的不得了。

  “不去,不去!”念熙狠狠的摇了摇头,“慕瑾我总觉得这一趟我们不该来的!”撅了撅嘴念熙满腹的不满与不悦,更何况眼底下全是那个人的笑容,她更是不高兴了。

  唉……心里头替念熙惋惜了一声,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呢!

  “姐,慕瑾姐!”疯了一身汗的何念沣笑语盈盈的迎了上来,手里还端着两杯香槟。

  “哼,你还想着我们做什么呢,不是跟那个什么什么小姐跳的很开心吗?”念熙翻了翻眼,眼底子一沉又看见了那个叫她心烦百遍的人了,“去!把未泠哥给我叫过来!”

  “好啊,但不是我去叫。我都累死了,没看见我一头的汗嘛!”腆着脸皮冲着沈慕瑾眨了眨眼,不用多想便能猜出何念沣的意思了。

  全然的心思都付诸于在那个夺目的男子身上了,一身白色的西装,不论是从剪裁还是做工,就连一颗小小的纽扣也是特别挑选的。从入场到现在无时无刻的不再吸引着每一个少女的眼球,他不善言笑,偶尔的会冲着谁敬上一杯酒,仅仅罢了。

  见着他往这边走来了,手不自觉的就将盛着香槟的杯子举了起来,嘴角噙着笑意,后来才知道原来他是对着身旁的念熙。

  “我去叫未泠吧。”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沈慕瑾快速的抿了一口的香槟,入口的感觉真是一个刺激,可是绝对不适合她的。

  匆匆的步入舞池内,连番的碰撞引来了四周的人的白眼,她便是有些多余的存在了。

  “你也是何家的小姐?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呢?”突兀且是清冷的嗓音在她耳边陡然响起,沈慕瑾猛地一回头就却撞进了那人的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赶忙向那人道歉,眉梢警觉的轻挑开却正好迎上了那人的目光。

  “没什么,你叫什么名字?”那人问,将沈慕瑾从怀中不着痕迹的推开了。

  “沈慕瑾。”

  “木槿花吗?”他又问。

  “不……”不是的,连解释的机会都不会给的,那人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多得的宝物一样,从沈慕瑾的身侧走过,只留下了一身清淡的香水味。

  耳边仍旧是那首《夜上海》,唱不休的歌词合着在沈慕瑾的耳朵里倒是觉得像先前老人们说的那些个淫词艳曲了。

  “酒不醉人人自醉,胡天胡地蹉跎了青春,晓色朦胧倦眼惺忪,大家归去心灵儿随着转动的车轮。换一换新天地,别有一个新环境,回味着夜生活如梦初醒,如梦初醒如梦初醒……”

  梦,乍醒。

  恍如隔世一般,等她在回过神来时眼前仍旧是璀璨的霓虹灯,街边三三两两的叫卖,什么都没有变,唯一改变的也就是现在的处境了。

  仍旧记得幼时黄包车经过那一条条深邃的巷子弄堂时总能闻到一阵阵刺鼻的胭脂味道,还有一声声的叫唤。时日久了,年岁大了才知道那些竟也许自己家有些牵连了。

  有时候接连好几天父亲都不回家,有时候再经过巷子时还能听到那些女人说着一些关于自己父亲的事。

  历历往事飞快的在脑海中闪现过去,从弄堂里那些经常去自己家“出外条子”的妓女们到如今时常在自己眼底晃悠的百乐门小姐们。

  不想了,什么都不想了。沈慕瑾摇了摇头将怀里那堆被客人们翻乱的的香烟又重新归置齐整了。

  “香烟,先生您要香烟吗?香烟,太太来一盒烟吧,有太太小姐们专门抽的香烟。”

  三三两两的叫卖声中不可缺的同样还有她沈慕瑾的声音。如今的她不再是何家的表小姐,如今她不过是上海滩百乐门门口一个卖香烟的。

  “都有什么烟呀!”上前一个西装革履的先生,一手操在西裤口袋里,一手又在那堆刚刚摆放齐整的香烟盒里翻了翻,“大前门,美人,老刀,红锡包,白锡包,黄龙,哈达门,恒大,大重九……哟呵,品种倒是挺齐全的嘛,不知道抽起来的味道是个什么样子了。”说话间不难揣度他的意思,上海滩嘛,百乐门门口,有什么话是要用猜的呢。

  “这个好!好多先生都买哈德门呢。”沈慕瑾赶忙递上了一包烟,现如今生意不好做了,三天两头就有地痞流氓来寻事滋扰,现在唯一能盼的就是香烟能卖出去了。

  “你抽过?”那位先生又问,接过沈慕瑾递来的香烟二话不说就先点了一根,冒着火星的烟头放在鼻底一嗅那位先生更是满意了,“抽抽吧。”径自将香烟递到了沈慕瑾的手边。

  “不不不,我不会抽,先生这盒烟的钱是不是……”沈慕瑾为难的摆了摆手,有的人哪怕就是痞子也是不能得罪的。

  “我会赖你的烟钱?笑话!”那位先生兀自笑了两声,随即转过身子就准备往百乐门走去。

  “先生,烟钱!烟钱!”沈慕瑾赶忙追了上去。

  “拦住了,别让她进来。”只见那位先生抬手一挥,沈慕瑾就这么被拦在外头了。

  “我说你……”像这样的情况见得多了,时不时的就有那些少爷先生们白拿香烟不给钱的。

  要是这么忍着是不是太窝囊了?

  咬了咬牙,沈慕瑾终究还是没能咽下这口气。常言道,人争一口气佛受一柱香,哪怕就是一包烟钱也得讨个理了!

  打定了主意,沈慕瑾将怀里的香烟木盒交给了擦鞋的毛子,“替我看着,一会儿我要是出不来了你就替我把烟卖了,钱归你!”

  这还是头一次沈慕瑾为了什么不顾一切了,卯足了劲儿的往百乐门里冲。毛子守在街边,一面替少爷们擦着皮鞋一面哼着百乐门里歌女时常唱的曲儿,却是唱到最后声音越是响亮了,而百乐门里的打斗声更是激烈了。

  毛子将一双又一双的皮鞋擦得是锃光瓦亮可就是没见着沈慕瑾从百乐门里出来,毛子哀叹一声,估摸着出来的也是半死不活咯。

  双眼忍不住往身旁的香烟盒看了一眼,神色一定,只见毛子将手里的擦鞋布重重的往地上一扔。

  走!去找何先生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侬本多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侬本多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