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临行前道晚
华卿2020-04-22 14:351,586

  念生看着秦世轩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和对面位置上两个泰国人侃侃而谈的时候,心里顿时变明,秦世轩骗她,害得她真的精心准备了许久,就连手提袋里还放着一本《中泰双语字典》。

  秦世轩喝茶的同时,视线不留痕迹地扫向念生,在一旁抿唇不语,面容虽然平静如水,但眼神深处的懊恼又岂能骗得了他?

  他心里着实觉得好笑,这个女人怎么这般记仇。

  “六儿,给巴颂先生和旺西先生斟茶。”秦世轩说道。

  念生知道再这样下去就显得无礼了,只有一边芊芊玉手执起茶壶,一边展露笑靥,对两位均是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道:“两位先生,这是中国鼎有名的碧螺春茶,初闻清香淡雅,次尝鲜醇甘厚,再次回味绵长,所以有文人曾作‘瑶池玉液鲜醇甘,余味不尽唇齿间’来誉其贵如珍。”

  言罢,见两位贵客对她的话一头雾水的神色,念生对秦世轩轻启薄唇浅笑,“劳烦三公子代六儿翻译,六儿言语不甚流利,怕翻译不好这其中的韵味。”

  秦世轩失笑,果然这个女人真是睚眦必报,不过是捉弄她一下,她竟这样拆他的台,从来英语最不能表达的就是汉语的诗词,她倒好,有意卖弄一番,却要他来翻译。

  念生失策了,秦世轩自有他的说法,虽不能逐字逐句将一段话翻译如初,却也能表达其中的含义,惹得两位贵客不停称赞,也不知道是称赞碧螺春的香醇还是称赞秦世轩的解说。

  散席时,念生见那位名叫巴颂的先生起身与秦世轩握手告别,“这三亿出口贸易融资的合约我今晚就签字,明日叫人送去贵行,资金在一周后汇入贵行。”

  秦世轩扬起温润的笑容,“我不会让两位失望,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晚上走出大兴酒家,念生忍不住说道,“真不敢相信一顿饭的时间就谈拢了这么一大笔合约。”

  秦世轩一边为念生开车门一边回道,“所以说要感谢六姑娘了,要不是有你在,也不会这么轻易签成合约。”

  念生颇为孩子气地吐了吐舌头,“三公子不要折煞六儿了,我一晚上都未曾说过几句话,说到底是三公子的能力使然才对。”

  秦世轩坐上驾驶位,系好安全带,侧脸看念生,她还处在震惊中,连安全带也忘记系,下意识地倾身上前为她系安全带。

  念生一愣,身体不自然地往后仰,男人浓密的黑发引入眼帘,因为弯腰而微微褶起西装,骨节分明的手在她腰前熟稔地扣上安全带。

  “谢谢……”念生声如蚊蚋,耳根渐渐泛热,明明是很正常的动作,却让她的心跳得快速,转念一想他是不是经常为别的女士这样系安全带?不想也罢,越想心里越没由来的慎得慌。

  “刚才我见你席间吃得甚少,要不要再去吃点东西?”秦世轩发动引擎,并无注意到念生的异样神色。

  “不用了。”念生刚说完才意识到自己又拒绝了秦世轩,连忙补充道:“三公子,我晚上十点后不再吃东西了。”

  秦世轩侧脸扫了一眼念生被一身泼墨旗袍包裹着的曼妙身材,忍不住打趣道:“为了保持身材?”他的小妹世琦就是这般,每次去英国看她,带她去吃饭,她都不吃牛排,不喝汽水,除了水果沙拉,其余的都被排斥在外,美名其曰,保持身材。

  念生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我是习惯了。”刚来香港的时候,为了省钱,一天两顿饭,早餐和夜宵都是不吃的,久而久之便成习惯了。

  闻言,秦世轩没再言语,而是专心地开车。

  念生下了车,并没有即刻离去,按惯例,秦世轩一定会约她,但瞬间又被自己这个念头吓了一跳,她哪里有资格来猜测这“一定”二字。

  秦世轩轻咳两声,“明天我要去美国,大概两周后回来。”虽然知道这女人对他一向不上心,但是临行时还是忍不住告知她。

  果然,她只是“嗯。”的一声来作答。

  秦世轩颇为失望地垂垂眼帘,片刻想到,罢了,早知道她是这样对何事都一派云淡风轻神色,再为这些小事置气就不是他秦世轩的风格了。

  当晚,念生无眠,不知道为何,总觉得空气中隐隐约约飘散着秦世轩为她系安全带时身上散发的清香,她可以肯定那不是香水的味道,但是又说不上是什么香味,搅得人心浮气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念情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念情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