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人生之过客
华卿2020-04-22 14:351,634

  在秦世轩离开的两周里,大兴酒家发生了一件事。

  季珠被大米商周子敬的公子周阳正式的女朋友蒋小姐大众打了,这蒋小姐父亲系香港政府要员,她留学归来,虽自恃甚高,但谈吐优雅,穿着高贵,是众多公子哥眼中的名门淑媛。

  近段时间以来,蒋小姐见周阳对自己越发疏远,派人跟踪之下得知他和大兴酒家的酒家女四姑娘季珠走得很近,近到可以外出携伴,留宿过夜。

  许是不甘,许是面子作祟,蒋小姐带着下人未打任何招呼直接来到大兴酒家,推门而入时,季珠正坐在周阳腿上劝他饮酒,一副男欢女爱之景引入眼帘。

  蒋小姐大怒之下,上前不由分说打了季珠两耳光,骂她不知羞耻,身份卑贱如此还敢勾引周公子。

  季珠本来就不是能隐忍的人儿,再加上最近周阳宠她过甚,也仗着周阳对她的疼爱,便同样一耳光反击于蒋小姐。

  这蒋小姐哪里见过这样气焰强盛的酒家女,吩咐手下,两人一起将季珠按倒在地毯上厮打,三个女人乱作一团,互相撕扯,而罪魁祸首周阳只是在一旁悠闲惬意的饮茶,并未去帮那一边,甚至连劝架的想法都没有。

  等其他人闻讯赶来后,周阳才慢悠悠起身,拉过蒋小姐,“怎么和这身份卑贱的女人动起手来了?不觉损你颜面吗?”言罢还温柔地替蒋小姐理了理衣衫,眉眼间全是对她的宠爱。至始至终都没看地毯上的季珠一眼,仿佛她是无关紧要的人,往日那些恩爱均不复存在一般。

  闻言,季珠面色一阵惨白,眼眸里极力隐忍着泪花,双手绞着一块手绢,似要生生将它扯碎。蒋小姐打她,她不疼,让她肝肠寸断的是周阳这一句。

  念生连忙走过去蹲下身扶起季珠,见她紧要着下唇透出丝丝血意,赶紧环抱住她,“四姑娘。”

  念生知道季珠心里的疼,酒家女虽说逢场作戏贯了,但她看得出季珠对这位周公子很上心,也投放了真感情,现在她被打,周阳一句话未说,还出言讽刺,换作任何人,也会受不住这打击。

  蒋小姐挽着周阳趾高气扬地从季珠面前走过,冷笑一声,“希望有些人认清自己的身份,连给周家提鞋都不配,还妄想进周家大门,可笑之极。”

  待所有人散尽之后,念生小心翼翼地扶起季珠。季珠猛地推开念生,双手撑在八仙桌面上,眼里泪花恨意一起倾泻,“他竟然如此说我……”

  情到浓时,缠绵悱恻之际,他说她是他见过最美最善解人意的女人,说他不喜欢蒋小姐的嚣张跋扈,说他是因为父母缘故被迫接受蒋小姐,说他有朝一日定会将她接出大兴酒家,为她安置金屋,从此郎情妾意共度一生。

  “他就是个骗子!”季珠狠狠说道,泪水像似绝提一般,指甲陷进肉里也难解心头之痛楚。

  见状,念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此时她的话再动听也丝毫不能减轻季珠的痛楚,“四姑娘,很多事情由不得我们选择。”其实不只是季珠,就连三姑娘若烟和罗氏房地产公司的太子爷罗家安也是这般,那罗公子宠若烟在圈内是出了名的,否者也不会为她开罪警司里的人。

  但是人家正牌女友一出现,她们就成了无关紧要的人。这就是酒家女的悲哀,长得再美貌动人,穿得再光鲜亮丽,说到底也只是男人无聊之时的玩物罢了。

  季珠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转身对上念生担忧的视线,唇角溢出一丝凄美的笑容,“六儿,我不会甘愿一辈子低人一等,将来有一天,我一定会让这些负过我的人加倍奉还。”

  念生动了动唇,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执起手绢轻轻地帮季珠擦脸上的泪水。

  晚上入睡时,念生突然想起秦世轩,她看得出秦世轩对她很感兴趣,或许按着这样的发展,她也会步入若烟她们的后尘,成为秦世轩不见光的情人之一。

  如果她没受过新式教育也就罢了,偏偏她脑海里装着的尽是民主恋爱,自由婚姻等思想,男尊女卑这些被孔老夫子尊崇的腐朽思想从来都是被她嗤之以鼻的。

  虽说现在被职业禁锢,但她也向往那种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的平凡爱恋,不爱也罢,要爱定要倾尽一生只为她一人。

  念生转了个身,窗外丝丝光亮透进屋内,将她挂在衣架上的旗袍的影子投放在斑驳的墙上,摇曳晃动。

  脑海中挥散不去的是一双时常带着笑意与温柔的眼眸,生气起来时眉梢带着愠怒,薄唇微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念情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念情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