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寻花情已倦
华卿2020-04-22 14:351,832

  花展是在旺角的太子道西和旁边的花墟道举行。

  两人到时,已经有不少人在停驻观看。

  念生今日所穿是一件暖黄色的薄外套,里面系一件白底高领印有蓝色花式的长旗袍,正好盖到膝盖,脚着一双棕色皮鞋,

  这一身行头是她昨日上日本百货公司购置的,跟堂堂三公子约会无论如何都不能寒碜,只是那一叠钱花出去时难免心头不舍。

  秦世轩先下车,然后走到另外一边车门打开,绅士地邀请念生走下来。

  念生带着一双白色手套,一手拿着包,一手放进秦世轩手中,慢慢走出来。

  秦世轩适时收回手,念生也并没觉有何不妥。

  两人并肩而行走进花展中心,除了花卉而外也有许多人,念生的穿着在一帮身穿各式洋装的女人中显得独具东方女子的美感。

  花展中各种花卉争相开放,色泽鲜艳,千红万紫。

  首当其冲的当属香港市花紫荆花。

  紫荆花又称满枝红,也有些外国留学归来的人为标榜自己与众不同,称紫荆花为“红花骆驼蹄树”,无论哪种称呼,毋庸置疑的一点便是这紫荆花开放时,繁花似锦,灿若红霞。

  念生看着紫荆花瓣翘首昂头于上方,不禁低喃道:“这花形跟兰花倒是挺像。”说着便弯腰去闻,还真有一股兰花清香气味。

  秦世轩见念生动作娇俏,不由得笑道:“紫荆花还有香港兰花树之称,喜温暖,易繁殖。”

  念生点点头,又站起身往前走去,吸引她眼球的是数簇向日葵,金黄色的花瓣旁是青翠花叶,向日葵似一轮耀眼的太阳,象征光明与向上,她素来喜欢,犹记得少时,父亲带她去奶奶家过暑假,奶奶家在乡下,山头种着许多向日葵,那时她既喜欢向日葵花,也爱吃葵花。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奶奶过世,父母过世,世间只余她,那她便要像这向日葵一般,昂扬活着。

  秦世轩不明白念生为何对着欣赏游客零落的向日葵看得一动不动,不知道是日光所使还是怎么,他看出她眸子里的水光,后一想,念生眼眸本就水灵,大抵是他幻觉所致,他竟觉得念生在哭。

  那日他见她被洪三那般羞辱,都不见她有半点柔软之态,可见她骨子里是个坚强的女人。

  接下来两人又走到杜鹃花旁,杜鹃花色殷红似火,花香沁香扑鼻。

  念生突然记起学堂上曾学过的一首描写杜鹃花的诗句,不自觉的便轻吟出来,“何须名苑看春风,一路山花不负侬。日日锦江呈锦样,清溪倒照映山红”这杜鹃花别名也叫映山红。

  秦世轩一脸带笑的问念生,“六姑娘这是要对我表达什么吗?”

  好一句“一路山花不负侬”,但这杜鹃花怎比得上他心中念生的美。

  念生脑海中闪过刚才自己吟出的词,刚才只是心中有感谁想到又误打误撞上了,“三公子见笑了,六儿附庸风雅罢了。”

  秦世轩并未继续打趣念生,他怎么会看不出她今天兴意阑珊。大抵是因为他的邀请才愿意来的吧。

  两人逛完花展,将近午时。

  上了车,秦世轩问念生道:“六姑娘还想去哪儿?”

  念生其实是有些乏了,她的作息时间跟读书时候差不多,晚上无论睡多晚早上都是六七点钟起床,中午时分必须午睡,否者下午精神欠佳。

  但是今日,怕是不能午睡了。

  “三公子决定吧,我没有异议。”念生笑道。

  “六姑娘想吃中餐还是西餐。”秦世轩又继续问道。

  “三公子决定吧。”

  秦世轩刚发动的引擎瞬间熄了火,然而他的火却上来了。

  “六姑娘陪我约会很委屈吗?”秦世轩虽然语气平静却暗藏一丝不悦。

  念生惊慌,连忙端坐好,解释道:“不是的,三公子,我对这一带不太熟悉,自然不好作主意。”

  这是第一次,她对秦世轩生出惧怕之心,或许是之前先入为主,她认为秦世轩是一个极为绅士,有责任,有耐心,好脾气的男人,但现在看来,是她误解了。

  秦世轩是秦氏子孙,骨子里流的是富家公子哥的血,谁要是忤逆他的意思,那便是跟他作对,发脾气大概算是轻的,并且他这一句还不算重话。

  “我看六姑娘有些乏了,我送你回去吧。”秦世轩冷冷说道。

  念生当然不会自以为是认为秦世轩看出她有些累了,他这话,只不过在表明他不想再和她继续约会下去。

  也罢,她们这样的人,不就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吗?左右也谈不上委屈,她也正好回去午睡。

  为这件事,很多年后,秦世轩还会和她置气,“六儿,我那时巴心巴意要约你,你倒好,一心只想着睡觉,我要知道你原来这么嗜睡,我定二话不说,将你拖到附近酒店开房了事,省得后来为博你欢喜受那么多无辜气。”

  当然,念生知道这是秦世轩随便说说,她所认识的秦世轩,断不是跟一个只见过三次面的酒家女发生关系,要真是那样,后来她便不会不顾一切跟着他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念情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念情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