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总把旧年除
华卿2020-04-22 14:352,588

  一九八五年一月一日

  香港是个中西荟萃的城市,在大不列颠的统治下,人们的过节习惯有些西洋化,一月一日被部分人作为新年伊始,念生走在街上,四处洋溢着新年的气氛,一片红意盎然。

  元旦节,大兴酒家定是格外忙碌,季珠因为最近和大米商周子敬的公子周阳私交越发亲密起来,无暇来等她一起上班,所以近几日上下班都是念生一个人。

  念生来到大兴酒家,见走访亲戚归来的五姑娘羽卿穿着一件玫瑰色无领低开叉短旗袍,外边披着一件雪色貂毛坎肩盈盈走来,这五姑娘是众姑娘中最蕙质兰心的一位,不争不吵,安安静静往那一坐,给人一种那满城显贵家千金小姐的感觉。

  五姑娘祖上系苏州人,曾靠唱曲谋生,后举家来港定居,五姑娘自小在父辈的熏陶下,也能将一曲《桃花扇》吟得淋漓尽致,让满堂宾客无不为之喝彩。

  特别是她那婉转嗓音哼唱到那一句“春风不知玉颜改, 依旧欢歌绕画舫”时,配上哀愁带泪的眼眸,掷重金才能能坐第一排的公子哥们恨不得上前将佳人相拥在怀,谁都想做那明代才子侯方域,邂逅她这“秦淮歌妓李香君”。

  “六儿,陈经理吩咐清水行又送来一套旗袍,你快去换上吧。”羽卿唇红齿白,说的话就像那唱出的曲一样动人。

  “五姑娘,今儿还要出场吗?”念生笑道,上次她的旗袍被洪三撕坏,陈和又吩咐清水行替她订做新的。

  羽卿轻轻摇摇头,耳垂上的珍珠耳环跟着摆动,“不了,已经跟陈经理请过假了,这就走。”

  念生点点头,又和羽卿絮说几句体己话两人才分别。

  所谓请假先行离去,也就是说有贵公子哥相约,可外出相陪。

  念生知道的,羽卿这样动人心弦恨不得时刻拥在怀里的女人,得很多公子哥青睐。她不常在酒家里,有时候来了只呆片刻便走了。

  这让念生不由得想到季珠跟她抱怨时的话语,“虽说二姑娘和五姑娘出场机会是比我们多一点,也得众多公子哥,阔佬大亨赠送名包首饰,就单拿五姑娘那对CHANEL珍珠耳环来说,听说是齐氏百货大楼的齐老板特意从法国买来,还说全球只销售三对,但这又能怎么样呢?说到底和我们也一样,博得了人家喜爱,却不能光明正大进人家门。”

  念生知道季珠心中不满,季珠长得不差,但是比起大兴酒家其余五位色艺双全的姑娘来说又稍逊一筹了,她说话没有顾忌,行事颇为鲁莽,得罪不少公子哥,所以出场的机会并不是很多,时间久了,改不过自己性格的情况下只有将埋怨撒向别人。

  但是,毋庸置疑,季珠对她很好,念生是懂得知恩图报的人,很多时候陈和找她出场她都借故推给季珠,目的就是让季珠多一些露脸的机会。

  念生见是换衣间一架上赫然挂着一件淡蓝色窄袖低开叉中旗袍,裙摆处有精心绣上去的百合花,料子轻盈光滑,比被撕毁的那件橙色旗袍好一点,穿上身该是极为舒适的。想是陈和还在为上次洪三的事情心怀愧疚。

  大兴酒家里安置有多台空调,目的就是让她们这几位常年穿着旗袍出场的姑娘不至于冷着。所以念生有时候宁愿待在酒家里也不愿意回到那个嘈杂混乱寒冷的住处。

  念生换上衣服,刚走下楼就见陈和面色带喜向她走来,“六姑娘,快来。”

  念生笑道:“难不成今晚运气这么好,一来上班就被派去出场。”

  陈和一拍巴掌,眉眼间藏不住笑意,“那可不是,花酿阁那位点名要我们六姑娘陪场呢!”

  念生面色笑中带静,但是心里却在疑惑,是哪家公子或是哪位当官的?

  推开门的那一刻,念生看见的便是主座上的秦世轩,此刻的他和那日不同,不同之处除了少了一条领带之外,更多了一分慵懒之气。

  “六儿,来,坐在这边。”秦世轩自然而然地开口唤道,仿佛之前两人已经熟稔。

  扫客人颜面是酒家大忌,更何况这位得罪不得,念生对众人莞尔一笑之后走到秦世轩身旁坐下,忽略了他颇为亲热的语气。

  秦世轩唇角含笑,对念生说道:“我给你介绍这几位,这是港通宏发家电的杨经理。”念生看着一个约莫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笑道:“杨老板,您好。”大兴酒家的很多家电都是自这家公司生产。

  “这位是弥敦道那家库布里克书店的老板,宋先生。”秦世轩继续介绍道。

  念生对着一位衣着颇为考究的男人盈盈一笑,“宋先生,您好。”

  最后,秦世轩才介绍坐在他左手边的男人,“这是我在英国读书时的同学,李先生。”

  念生依旧保持刚才的笑容,连弧度都未曾改变,“李先生,您好。”

  最后被介绍的男人马上大笑出来,“Allen,这就是你说的那位六姑娘吗?果真是美若天仙!”

  听着这样的夸赞,于情于理,最先做的事情就是牟足劲羞红脸,再半抬眸子恍若一笑,略带羞涩地说道:“李先生谬赞了。”

  不用解释她也明白Allen大概就是秦世轩的英文名。

  “你可以叫我Franck,六姑娘,你笑起来真摄魂。”李乾大笑道,香港是一个文化开放的地方,再加上他曾经在英国留过学,说话也就很直白,况且他也认为这位六姑娘真的很美,如若不然,又怎让他这位身份尊贵的同学移架来此。

  秦世轩为念生斟满一杯茶,亲自拿起递给她,“六儿,你不用理Franck,他一向都是这样。”

  念生接过的茶杯据说清乾隆御制珐琅彩茶杯,是陈和托人从大陆带过来的,大兴酒家的每一个包房内的每一件饰物虽说不是价值连城,但都价格不菲,因为要足以匹配前来用餐的各位达官贵人的身份。

  席间秦世轩并未要念生起身陪酒,而是让安静她坐在他身边,时不时跟她说几句话。

  念生见这一席四人身份迥异,一个是家电经理,一个是书店老板,还有一个是刚毕业的名校高材生,加上一个银行副行长,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坐在一起谈笑风生的人。

  但事实如此。

  酒席散之时正是念生下班的点,秦世轩虽未明说,但念生知道他定是要送自己回去的。只是想到那日他踏入那片区时微微一皱的眉头,她可不敢希望这次他就能习惯了。

  到了住处,念生走下车,将自己的手袋握在胸前,“秦先生,谢谢你送我回来。”

  秦世轩俊眉微动,问道:“周末可有事?”

  念生还未探寻出他话中含义,已经下意识开口道:“没有。”

  “那跟我一起去看花展吧。”

  “好。”念生知道,她从来没有拒绝的机会,更何况她也不太想拒绝,秦世轩比起她之前遇见的很多公子哥好的太多太多。

  虽然他们迄今为止只见过两次面。

  就因为花展这件事,以至于很多年后念生都以为秦世轩喜欢花,哪知道他一脸疑惑地反问她:“我原想女人都喜欢花,所以才以那名目约的你。”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暂且不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念情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念情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