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前世姻缘笑
华卿2018-03-28 16:091,725

  念生踏着木质地板回到楼上,打开门,破败的门发出沉闷的咯吱声。

  整个人全身力气想是被抽干一般,跌坐在床上,神情恍恍惚惚,也不知道坐了多久,直到感觉身上传来寒意才回过神来,她才起身走到窗前准备关窗户。

  念生是极为怕热的,即使是在夏季的夜晚,也要开着窗,沁着习习晚风方可安稳入睡。

  下过雨的午夜更显得清幽与静谧,空气中隐隐约约透着一丝雨水和着泥土的味道,让她烦躁的心情有些许缓解。

  看着漆黑如墨的夜空,念生又再一次出神,思绪像是被拉向亿万光年的星际,那个男人冰冷中暗藏受伤的眼神灼伤了她的心。

  自从初识男女情缘以来,向她告白的男人不计其数如过江之鲫,但是唯独一次,搅翻了她平静的心境。

  在所有追求她的男人中,秦世轩是唯一尊重她意愿的男人,不逼迫,不用强。

  就是因为这样,才让她刻意压制的心境掀起波浪。

  这样一个卓越无双的男人,有香港金融小巨子之称的他,说是喜欢她,她信,但是说心中只喜欢她一人,她说什么也不信。

  然而若是心中她不是唯一,她宁愿丢弃那几分之一。

  虽然她不是色艺双全,管压群芳之人,但是她也有自持的资本,一张出水芙蓉般的容貌加上玲珑有致的身材,一年的光景,在行业内已经打出有名气了。

  关于容貌这一点她是遗传母亲,母亲是典型的江南小镇的女人,一袭泼墨黑白旗袍包裹着曼妙的身材,玲珑有致,纤弱的手指举着暗黄纸伞,踏在青石板上,一张不施粉黛的绝色容颜貌在小镇里闻名遐迩。

  当年父亲从广州北上经商,一眼倾心于母亲,重金求亲,娶得伊人归,多年来父亲待母亲,就像小心翼翼地手捧西湖里的一捧水,悉心而虔诚,念生的出世自然也承袭了父亲浓厚的爱。

  她的出生正好赶上文.革,北京闹得最为严重,而粤桂等最南之地也未能逃脱,父亲这种做生意的人最容易被打压和批斗,那些年,柔柔弱弱的母亲一个人带着她,从一个双手不沾阳春水的女人变得能挑能扛,背着年幼的她,挽起衣袖在菜市场和别人为几毛钱的菜价争得面赤耳红。

  后来父亲被放出来时候,四十多岁的男人堪比六十岁,鬓际斑白,额纹满布,而母亲一双白皙细嫩的手粗糙不平,眉眼间也无往日风情。

  父亲出来的时候又值改革开放,他慧眼明智,看中商机,毅然决心下海经商,三年便赚得金盆满钵,让她上最好的学校,母亲也恢复了往日的贵妇人生活。

  念生一直以为,母亲之于父亲,大抵就如旧社会所说的三从四德,既然嫁了父亲,一生一世只得相伴而终,母亲给人的感觉是冷冷清清不喜笑,就算是面对她这个亲生女儿也不爱展露笑靥,只有父亲每次生日时,母亲才会亲自下厨,柔弱的嗓音唤出如水一般温柔,“老爷,生辰快乐。”那时候母亲的眉眼里浸满笑意。

  父亲去世的那一日,念生距离十八岁生日还有两个月,沉重的打击让她一夜之间成熟起来,跟着大人们打理父亲的后事,在父亲头七那一日,她去卧房请母亲用膳,推门而入,见母亲安详地睡在和父亲成亲时特意找人定做的雕花大床上,身上穿得整整齐齐。

  念生心中大惊,连忙奔到床边,母亲已然断气,纤瘦的手指握着一张宣纸,纸上赫然写了两排小字: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那一刻念生才明白,原来,这么多年来,父亲爱母亲是在心里,母亲爱父亲是在骨子里。爱到可以完全罔顾她这个亲生女儿的余生的岁月,宁愿让她在遭受父亲的离世后又遭受母亲离世的双重打击。

  念生将母亲与父亲合葬后,整个人变得麻木,不去上学,也不出去见人,呆在家中,家中佣人不知如何是好,连忙通知她在苏州的舅舅。

  父亲无兄无弟,偌大的家产落到十八岁的她身上,后来舅舅徐正齐举家搬来广州,美名其曰照顾她,谁知道竟是不动声色地吞噬父亲留下的财产,待她警惕起来时,所有法律文件都表明她无权拥有父亲遗留下来的财产。

  丧心病狂的舅舅竟然买通医生出具她有精神病的病历,让她在府中下人面前难以立下威信,舅母跟表妹表姐更是随意欺压她,为了将她这颗眼中钉拔出,舅母要将她嫁邻镇的一个年约四十的商贾,那个老男人她只见过一面,其恶心程度让她一生都不会忘怀。

  那日她上早学时,偷偷拿起生日时父亲送给她的一对玉镯子和一些零钞,奔向码头,毅然跳上偷渡去香港的渡轮。

  虽然她的容貌像母亲,但性子更似父亲,骨子里透着坚韧与不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念情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念情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