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更与何人说
华卿2020-04-22 14:352,181

  七月份香港已经全面进入夏季,念生总觉得电台每日发布的最高温度比实际温度低了好几度,目的大概就是为了稳定市民的心吧。

  香港的夏天炎热潮湿,是典型的亚热带气候,又因为临海,偶尔会有台风来袭。因此念生上下班都会带着雨伞,既可以遮阳,又可以挡雨。

  不过还是有意外的时候,因着今日出门有些匆忙,一时忘了带雨伞。

  念生晚上走出大兴酒家之初还是晴朗夜空,繁星点点,却不料走到半路,突然开始掉落豆大般的雨珠,雨珠在昏黄路灯下更显珠烁晶莹,不稍片刻变成了铺天盖地的雨水倾泻开来,似万条银丝高挂在夜空中,又如飘渺朦胧的白纱笼罩着古老而神秘的香江。

  念生拽紧手袋,连忙往已经打烊了的商店屋檐下跑去,细长的高跟鞋跟在街道的积水处踏出朵朵水花,如盛夏夜空里璀璨的烟花此起彼伏却又稍纵即逝。

  念生在一家便利店门口站定,才发现衣角已经大片淋湿,光洁的手臂上全是雨水,湿衣包裹着身躯粘稠地教让人难受。

  此时路上行人鲜少,就算有一两个也是神色匆匆,或打的,或奔跑,只有她一个人站在屋檐下避雨。

  屋檐接连不断滴落而下的水珠渐渐幻化出无数条细线,拉出无边无际的光圈,纵横交错的回忆扑面而来。

  那是小时候的夏天,她和几个小伙伴去河边玩水捉鱼,鱼儿在水里游曳自如,岂会让他们这些猴孩儿抓住。

  夕阳西下,拖曳出余晖,倾洒出无数光辉,所有小伙伴并排站在田埂上,全身都湿透,两手空空,互相对视哈哈大笑。

  那个时候身上也是又湿又黏,玩过水的脸被阳光灼伤得生疼,可那时欢愉的心情如今仍然记忆犹新。仿佛一切就发生在昨日,她还是那个扎着两个麻花辫的小女孩不是一个浓妆艳抹流连风尘的酒家女。

  见雨水依旧没有消停的趋势,却越演越烈,念生还是决定冒着大雨回去,大不了回去洗个热水澡就行了,在这里等雨停,都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到了破旧的居民楼下,原本暗黑的雨夜中突然一束光打出,暖黄色的车灯因着冰冷的雨水更显清冷,念生发丝沾着面颊,提起头,因着突如其来的车灯,忍不住半闭着眼,待适应后再慢慢睁开眼。

  秦世轩拿着伞打开车门,大步奔向已经湿漉的念生,西装裤脚被雨水打湿。“怎么不打车回来?”秦世轩沉着脸说道。

  念生抿着唇并不言语,每个月要交电费水费物业费,她并不觉得自己富裕到随便可以打的的地步,最重要的是,她看中清水行一套旗袍已有许久,只差两百块就能买到了。

  “唐念生!”秦世轩蓦地提高嗓音,握着伞柄的手骨节分明,透出他的怒气。

  两周前,他心血来潮,带她去日本百货大楼购物,逛完服装店又逛首饰店,各种进口的名贵服饰和珍贵珠宝都入不了她的眼,不知是她看不上还是本身就不喜这些。

  整个购物过程都是强颜欢笑,她以为自己掩饰得好,殊不知那黯淡无神的目光早已出卖了她。而他从最初的耐心说笑到后面的冷然离去。

  想他秦世轩,待人温和有礼在圈内是出了名的,唯独面对她,时时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性,他恼怒她总是一副这么一派云淡风轻的神色。

  她把什么都闷在心里,他并不是神,又怎知她想要什么。

  “此处脏乱不堪,怕辱没三公子尊贵的身份,所以还是请三公子离去吧。”念生一向柔软的嗓音在雨夜中显得空灵飘渺。

  “六儿,你一定要与我置气吗?”秦世轩瞬间放低嗓音,他们已经冷战两周了,他也很想知道问题到底是出现在哪里。虽然相识只有半年多之久,见面次数也屈指可数,但是他从第一眼就被她吸引住。

  而所谓的第一眼并不是他从洪三手中救下她的那一次,而是在更早之前。

  那段时间他刚从英国回来,在中环一家书店准备为侄子宣杰买儿童读物,拿起《十万个为什么》,书架的空隙处就看见了她,彼时他还不知道原来她就是大兴酒家的唐六姑娘。

  她手捧一本外国文学《红与黑》,坐在报纸垫着的地板上,神情专注地看着黑色的文字,纤长的手指时不时翻动扉页,午后阳光透过窗户倾洒在她白皙的面颊上,柔软的发丝垂在耳背,狭长的睫毛微颤,一副动人的画面映入他的眼帘。

  毋庸置疑,她是他见过最美的女人。他自认不是容易情动的男人,女人看着赏心悦目罢了,何须去认识。

  后来在大兴酒家,他被她眼里迸发的冷情与执着与震撼住,才出手救了她。

  直到现在他也理不清到底对她是何种感情,只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想靠近她,甚至想拥有她。

  念生将怀中的手袋拽在胸前,不顾眼前因着雨伞都举在她头顶而淋湿了自己的衣服的男人,眼神飘向别处,“三公子,六儿不过一介酒家女,身份卑微粗鄙,何德何能劳您为我花费心思,三公子有情有义,只不过六儿福薄罢了。”

  秦世轩眼神瞬间变得冰冷,与雨水温度无异,他喜她与一般酒家女不同,清雅脱俗,有自己秉持的原则,但又恼她所谓的原则,不接受他的礼物,拒绝他的示好。

  “你想要什么?”

  “三公子能给六儿什么?别墅洋房?名包豪车?金银珠宝?”念生反问道,唇角扬起一丝清冷的笑容,那日他带她去逛百货大楼,就已经把她定义为那些有心计女人一般爱慕虚荣罢了。

  “原来你想要的不过是这些、”秦世轩嗓音森寒,冷笑一声,目光阴沉三分,她这般欲拒还迎,原来心中早已有了念想。

  念生轻轻地摇了摇头,唇角的笑容越扬越高,“三公子,权利名誉皆是外在,六儿所求的无非安定二字。”言罢,念生毅然转身离去。

  秦世轩握着伞柄的手似乎要将伞柄握碎,俊眸闪烁着怒火,这个女人,反复无常,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念情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念情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