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守护之心
雪陌2017-04-06 04:243,728

  深夜,天来客栈。

  若雪盘膝静静坐在客栈的床榻上,在她的面前,摆放着七张灵符。

  这七张灵符,正是若雪从云展飞手中要来的,按照天来客栈江掌柜的话来说,它们是用梦歧山罕见的雪狐的皮与精血制作而成,而若雪也确实从这七张灵符上面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熟悉的味道,那是属于血脉最深处的那种彼此相通的感觉。

  相传,九尾雪狐身为天地间十二大灵兽之一,但现身天地间的,永远都只能是一只。每当有新的九尾雪狐现世的时候,就会有另一只老的九尾雪狐就会离开世间,老的九尾雪狐离开世间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是死亡,另一条就是飞升。

  虽然世间九尾雪狐只能有一只,但别的雪狐却是可以有很多,而且它们与九尾雪狐天生就有着一丝丝血脉的相连,九尾雪狐是它们永远的守护神,这是与生俱来的。

  梦歧山,有许多的雪狐,更有许多修成了人身的雪狐,它们世代生活在梦歧山。强大的九尾雪狐是它们的守护神,可是在九尾雪狐还弱小的时候,就需要它们来保护。

  七张巴掌大小的兽皮上,用雪狐的精血绘下了一个个奥妙的符号,散发出一阵阵强大的法力波动。

  似乎是感觉到了若雪身上的血脉气息,那七张灵符仿佛活过来一般,散发出阵阵温馨的气息,仿佛是远方的游子,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你们放心,我会带你们回梦歧山的。”若雪用手抚着那七张灵符,轻轻说道,“江掌柜手里的那一张,我会要回来的。”

  若雪没有说替它们报仇,因为若雪不知道究竟是谁杀了它们,如果把这个仇人当作是云展飞,倒也不是不可以,可是云展飞不但是无相城城主云鹏的儿子,更是萧云的师侄,在没有见到萧云,了解萧云与这个师侄的关系之前,若雪不想冒然动手,她不怕得罪无相无城主,甚至不怕与所有人类为敌,但是她在乎萧云。

  清晨,无相城城主府。

  云展飞洗漱完毕,接过旁边侍妾端来的一杯养神玉液浆,喝了一口,走到院子里。

  院子里,韩五已经在候着了。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云展飞问道。

  “公子放心,已经办妥了!”韩五知道云展飞问的是毛四等人的事情。

  “那另一件事呢?”云展飞又道。

  “另一件事?”韩五疑惑道。

  韩五想不起来,公子什么时候还交代过他另外一件事情。

  “嘿——”云展飞踹了韩五一脚,骂道,“你这狗奴才,难不成昨天你跟本公子出那主意,是逗弄本公子的?”

  韩五本来还有些愣神,被云展飞这么一踹,立时福灵心至,想到了昨天出客栈后自己与公子的耳语,当时公子也是这么踹他的。于是韩五嘿嘿笑了笑,哈腰凑近了,说道:“啊呀,公子说的是那东西……韩五早就为公子备好了,随时等着公子用呢!”

  云展飞心领会神地笑了笑,说道:“那东西你先替本公子准备好,本公子用的时候,自然会找你要。”

  韩五连连道:“是是是,韩五知道了。”

  云展飞将手中喝了一口的养神玉液浆随手给了韩五,道:“这养神玉液浆有凝练神魂,稳定修为的作用,本公子隔三差五的喝一回,早都淡出个鸟来了,赏你了!”

  韩五小心接过,满脸喜色道:“韩五谢过公子!”说罢,深深嗅了一口,然后就敞开大口狠狠地灌着。

  “走,去天来客栈!”云展飞十分潇洒的一挥手,走出院落。

  这一天,云展飞为若雪带来了许多的灵丹。

  “白姑娘,你瞧,这是蕴灵丹,服用一颗丹药,就可以节省三年苦修的时间呢!还有这个,洗髓丹,可以伐毛洗髓,祛除身体内的杂质,使得身体经脉更加通畅,修炼起来更加容易,经常服用,甚至可以脱胎换骨!还有这个,这个是云寿丹,服用一颗,就可增加寿命十年!还有这个,这个是……”

  若雪面前的桌子上,摆着十几只玉瓶,每一只玉瓶都装着不同的丹药,云展飞正在这里口若悬河地为若雪解说丹药的名字以及其药效。

  终于等到云展飞说完了,若雪道:“云公子这次带来的东西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不贵重,一点都不贵重!”云展飞得意道,“我师尊的炼丹水平虽然不如萧师叔,但怎么说也是炼丹大师的师兄,水平自然也不会差,这些丹药对我来说,要多少就有多少,根本算不得什么!这只是本公子的一点小小心意,还望白姑娘不要嫌弃才是。”

  若雪略一沉吟,挥袖在桌了轻轻抹过,那些丹药就全部消失无踪,被她收了起来。

  云展飞看到若雪收了丹药,十分高兴,手中折扇“啪”的一声打开,轻轻扇了两扇,道:“不知白姑娘今天是否有雅兴在无相城游玩一番呢?本公子可以为白姑娘作导游,带白姑娘看看无相城的风景。”

  若雪不愿与云展飞多有纠缠,但又暂时没有什么好的借口来拒绝,她心中一动,说道:“我到无相城没多久,对这里还真是不太熟悉,既然云公子有此美意,我又怎好意思拒绝?只是……”

  云展飞闻言,正在轻轻摇着的折扇一顿,连忙接口道:“只是什么?”

  “只是有一件事情,不知云公子可否帮忙答应?”若雪道。

  “什么事情?”云展飞胸膛一挺,说道,“只要是我云展飞办得到的,哪怕是赴汤蹈火,上天入地,也要为白姑娘办到!”

  云展飞的一番豪言壮语并没有让若雪感动,她只是轻声道:“不知云公子可否请江掌柜还见?”

  “江掌柜?”云展飞昨天对江掌柜莫名生出了恶感,今天那种恶感仍旧未消,一大早来到天来客栈,根本就不肯见那江掌柜,此时听到若雪提起,心头登时有些不爽,问道,“不知白姑娘找那老东西作甚?”

  若雪微垂眼帘,说道:“云公子这是不肯么?”

  “呵呵……不是,当然不是……”云展飞察觉到自己在美人面前失礼了,讪讪笑了笑,然后对韩五喝道,“韩五,叫江掌柜来!”

  江掌柜其实早就已经在近处候着,云展飞不想见他,但他却不敢真的当作不知道云展飞来到了客栈,一直老老实实地候在那里,听到韩五说云展飞叫他,立刻战战惊惊跟在韩五身后走了过来。

  “云公子,不知召见小的有什么事情?”江掌柜颤着声音说道,头上豆大的汗珠已经渗了出来。

  云展飞回头望向若雪,同样问道:“白姑娘,你叫他有什么事情?”

  江掌柜一听云展飞的话,明白不是要找他麻烦的,立时轻松了不少,抬起头来,殷切的目光望向若雪。

  若雪说道:“江掌柜,你不用害怕,让你来,只是想跟你交换一样东西。”

  江掌柜擦掉额头上的汗,问道:“不知道姑娘想要跟小的换什么东西?”

  若雪手一挥,一道白光在桌上闪过,云展飞送给她的丹药全都出现在了桌子上面,她轻轻问道:“我想用这些丹药,换取昨天云公子赠给江掌柜的那张灵符,够么?”

  “这……这……这……”江掌柜目瞪口呆望着桌子上的十几瓶丹药,说不出话来。

  “怎么,不够么?”若雪秀眉微皱,这些丹药的价值与那张灵符的价值,若雪也不知道哪一样价值更高,于是她道,“江掌柜,你手里的那张灵符,对我有大用处,如果这些不够,我再想别的办法补偿江掌柜。”

  云展飞猛的一拍椅子,红木的椅子被他打的四分五裂,只见他怒声喝指江掌柜:“姓江的,你好大的胆子,在本公子面前也想进行讹诈吗?这里的丹药,随便哪一瓶,都远远超过昨天本公子赏你的那张灵符的价值,你居然当着本公子的面也想狮子大张口,莫非当本公子不存在么?”

  江掌柜扑嗵一声跪倒在地,身体颤抖,带着哭腔道:“小的不敢,小的不敢,小的是见这位姑娘拿出的东西太过贵重,一时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了……”

  然后他又使劲打自己的嘴巴,边打边骂:“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若雪道:“江掌柜不必如此,快快起身,既然这样,江掌柜就从这里选一瓶丹药吧。”

  云展飞拦道:“那灵符本就是本公子给他的,本公子要回来给你就是了,何必让你用丹药来换?”

  若雪道:“这是我自己决定的事情,云公子还是不要插手了。况且,云公子已经送出去的东西,再开口要回,岂不是有损颜面?”

  云展飞不好意思笑了笑,便不再言语。

  最终,江掌柜拿了一瓶云寿丹,作为与若雪之间的交换。

  感受着从江掌柜手中得到的那张灵符上传来的阵阵温馨,若雪心中有一种安宁的感觉。昨天晚上,她说过会要回江掌柜手里的那张灵符,她做到了。

  “不知道白姑娘要这灵符有什么用处?要是不够,我再送你一些。”云展飞道。

  “哦?”若雪并没有回答云展飞她要这些灵符做什么,而是有些讶然道,“云公子还有这种梦歧山雪狐的皮与精血制成的灵符么?不知云公子还有多少?”

  说最后一句话时,若雪的声音,显得异常的平静,甚至有种空灵的感觉。其实,此时的若雪,已经处在怒火的边缘。

  “白姑娘只是要梦歧山雪狐精血与皮毛制成的灵符?”云展飞也惊讶,然后摇了摇头道,“这倒是没有了,梦歧山的雪狐十分罕见,整个无相城也就这八张灵符而已。不过,如果白姑娘需要,本公子倒是可以请人到梦歧山去猎狐。”

  “猎狐?”若雪的声音陡然高了几分,但很快又平静下来,她摇头道,“不,不用了,谢谢云公子,这八张灵符已经刚好足够我用的了。”

  若雪没有想到自己想要让这几张灵符上残存的气息回家,竟然使得云展飞生出这样的念头,她可不想梦歧山雪狐再遭到杀害,那可都是她的族类,是她天生从骨子里想要守护的族类。

  于是若雪说道:“对了云公子,你不是说要带我看看无相城的风景么?”

  云展飞听到此话,高兴极了,手中折扇又“啪”地合起,连忙站在若雪身前边侧,做出一个请的姿势,道:“对对对,我们去看无相城的风景,白姑娘,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殊途:极品狐狸猎夫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殊途:极品狐狸猎夫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