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无相塔
雪陌2017-04-06 04:243,060

  “白姑娘,你看,眼前这座气势雄伟的府邸,就是我们云府。我们云府,单单气道境界的修仙者,就有三百多人,而我爹的九霄阁,更是有着二十六名丹道境界的修仙者,我爹他老人家,也已经是丹道七重的境界,呵呵,我们云府的实力,可够雄厚吧?”

  无相城,城中心处,云展飞正在得意的为若雪讲说。

  若雪点了点头,听到云展飞说云鹏已经是丹道七重的境界,若雪也是暗暗吃惊,以她丹道二重的修为,如果要与云鹏为敌,绝对不是对手。

  “正是这种雄厚的实力,才使得万妖山的那些妖族不敢轻易来犯!”云展飞越发得意,似乎这几句话说了出来,他便高人一等了。云展飞故意顿了顿,斜眼瞧了若雪一眼,说道:“白姑娘,要不要进我们云府小坐一下?最近刚从东海之外得了一些异果,正好请白姑娘品尝一番。”

  若雪答应云展飞游览无相城风景,本就是应付,此时云展飞又用居高临下的语气跟她说话,她又哪里会答应进云府之中?当即就摇头。

  云展飞有些失望,他忽然发现眼前的这个女子,似乎对什么东西都不怎么感兴趣,有些无计可施,过了片刻,云展飞忽然眼睛一亮,又道:“白姑娘,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一炷香之后,云展飞带着若雪,登上了城楼,站在高高的城楼上,无相城外和无相城内所有的景物都尽收眼底。

  登上城楼之后,云展飞居然一改之前对若雪十分殷勤的模样,在城楼上走着走着,忽然望着城外的一片树林,怔怔有些出神,久久不语。

  若雪微觉奇怪,看了看云展飞,然后顺着他的目光望向了那片树林,然后,她并没有发现那片树林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韩五似乎也有所察觉,于是对若雪道:“三年前,万妖山的妖兽兽潮来犯,当时,我们整座无相城都被妖兽围住了,公子当时喜欢上了一个姑娘,只是那姑娘不小心被会飞的妖兽从城中叼走了,一直叼到那片树林里。

  公子当时急坏了,发疯了一般,不顾一切地,独自一人追了过去,他追到那片树林里,但终于还是没能救下那个姑娘,亲眼看着那个姑娘被妖兽分食,情况惨烈至极。

  公子红着双眼,在那片树林里,与无数妖兽激斗了一天一夜,杀得血流遍地,但由于三年前公子才气道六重境界,到最后终于不支,在城主得知消息后,带人赶去的时候,晕倒了在地。

  那片树林就是公子的一块心病,每当看到那片树林,公子都会感到十分难过。”

  若雪听罢,诧异地望了云展飞一眼。

  只见云展飞神色有些沉痛,似乎正想起了某段伤心的往事。然后,云展飞似乎察觉到了若雪的目光,回过神来,抽了抽鼻子,仰天眨了眨微红的眼睛,然后微笑道:“不好意思,想起了一些不开心的往事,让白姑娘见笑了。”

  若雪看向云展飞的眼神似乎有些变了,不过她并没有说什么。

  过了片刻,云展飞的情绪似乎好了一些,指着无相城南的大无相寺,说道:“白姑娘,你知道无相城为什么叫做无相城吗?你知道无相城与大无相寺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吗?”

  若雪摇头,虽然她也觉得无相城与大无相寺应该会有些关系,但究竟是什么关系,她可是猜不出来。

  “走,我带你去大无相寺,到了那里,你就知道了!”云展飞说着,似乎有些忘情,探出手臂,想要拉着若雪的手一起走。

  若雪轻轻一闪,便避了开来。

  大无相寺座落在无相城的城南,无相塔座落在大无相寺的后院之中。

  若雪随着云展飞走进大无相寺,若雪想到萧云此刻就在无相塔中炼丹,自己这一百年来,第一次离他这么近,心跳都有些加快了,脸庞有些微红。

  云展飞注意到若雪的异样,心花怒放,在他看来,若雪脸色微红,那是对自己心动了。

  在经过无相塔的时候,若雪已经脑中变得一团混乱,她已经完全忘记了周围外物的所在,她的脚步不由自主地迈向了无相塔。

  云展飞在若雪背后连叫了若雪好几声,若雪都没有听见。那种无可抑制的情绪,不断地冲击着她的心神,她的心里早已经只剩下一个念头:我要见他!我要见他!

  忽然,一道金光乍现,向着若雪的面门袭来!

  若雪心头一惊,骤然清醒过来,月寒仙剑自动护主,飞了出来,迎上了那道金光。

  一道金戈交鸣的声音响起,金光消散,显出原形,原来是一根禅杖,只是此刻已经断成了两截,它被月寒仙剑斩断了。

  月寒仙剑回到若雪身边,静静地飘浮着,嗡嗡轻响,散发着阵阵森然寒意。

  无相塔的入口处,站着一个老僧,那老僧全身笼罩着一层淡蓝色的寒霜,冒着丝丝白气。过了片刻,那老僧才猛然暴喝一声,身体一震,满身霜花崩散开来。

  “女施主好厉害的飞剑,贫僧行悔,甘拜下风。不过,假如女施主决意要入无相塔的话,那么只有从行悔的尸体上踏过。萧大师和凌先生正在无相塔闭关炼制上品灵丹,在萧大师出关之前,任何人都不得打扰。”老僧双手合什,眼帘微垂,缓缓说道。

  两人刚才动手,引发天地元气动荡,此时已经有许多大无相寺的僧人赶了过来,手持法器,将若雪团团围住,警惕地看着她,如果不是云展飞在场不断解说若雪是他带来的朋友,只怕早就已经上前要将若雪擒拿了。

  “这位行悔大师,对不起,刚才我不是有意的。”若雪看了一眼行悔脚下断了的禅杖,歉然说道,“刚才我只是在参悟一门法术,一时入了迷,所以才会失手毁了行悔大师的禅杖。”

  若雪身上也并没有多余的法器,因此她也不说什么再赔偿对方一件法器的话了,万一自己说赔偿,眼前这老和尚要是看中了自己的仙剑,那可不好,她的月寒仙剑说什么也不会赔给别人的。

  行悔和尚面色有些难看,微微发青,说道:“原来女施主是参悟法术入了迷,怪不得贫僧与云公子之前曾连声呼唤,女施主始终都仿若未闻,不曾答应,只要女施主不是有心要闯无相塔就好。”

  若雪向行悔和尚行了一礼,本打算就此离去,但总觉得无故伤了人家,不好意思,便将早上云展飞给自己的那些丹药全都给了行悔和尚,说道:“这些丹药赠与行悔大师,算是我坏了大师禅杖的赔偿。”

  云展飞看到自己送给若雪的灵丹全都被她送了别人,不由得十分肉疼。

  行悔和尚看了一眼若雪身旁的云展飞,摇头道:“女施主,你的这些丹药,贫僧不能收,贫僧的法杖虽然断了,但是修复一番,还是可以恢复如初的。”

  若雪知道行悔和尚先前看了一眼云展飞,之所以拒绝,是在向云展飞暗示,我尊重你的意见的意思,于是把目光看向了云展飞。

  云展飞被若雪一望,只能干笑道:“行悔大师还是收下吧,这些丹药算不得什么。”

  行悔和尚淡淡一笑,道:“那就多谢云公子了,云公子和女施主请随意游览,贫僧还要在这里看守门户。”

  若雪抬头望了一眼高耸天际的无相塔,心中明白,今天是进不去的了。心中暗叹一声,与云展飞一同往大无相寺的后山走去,因为云展飞说,大无相寺的起源和无相城的起源,都得从后山的那座无相崖说起。

  若雪与云展飞刚刚离开没多久,行悔和尚突然面色一变,噗地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来,那鲜血在空气中就瞬间化为寒冰,冒着丝丝白气,落到地上,鲜血已经变成了血色的冰碴子,声音清脆,在青石铺就的地板上跳跃滚动着。

  行悔和尚连忙服了一颗疗伤的丹药,运功疗伤片刻,才缓过气来,面色萎顿道:“好厉害!好厉害的寒气!”

  一众僧人本来已经打算离去,但看到行悔和尚这般模样,又都围了上来,群情激愤,要为行悔和尚讨还公道。

  行悔和尚摇头道:“不用了,你们还是回去吧,不要招惹那位女施主,我们无相寺中,很少有人是那位女施主的对手,你们现在找上去,只有徒增伤亡,折损我大无相寺的实力。”

  我大无相寺中高手如云,会怕她区区一个女流之辈?众僧虽然并不相信如何行悔和尚所说的话,但行悔和尚在大无相寺地位也算不低,这些修为较低的僧众还是不敢违拗他的话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殊途:极品狐狸猎夫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殊途:极品狐狸猎夫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