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雪陌2020-02-13 13:433,359

  云天酒楼的大门口外,云展飞举目张望,手中的折扇时不时合起来又打开,打开又合上,发出一阵“啪”、“啪”的声音,显示出他此时的内心十分的紧张与着急。

  韩五在旁看着,凑近谄笑道:“公子放心好了,除非那小妞儿不来,她要是来了,公子再按我说的计策行事,保准万无一失!”

  云展飞有些紧张和不确定道:“就是不知道我那师尊肯不肯答应,出面拖住萧云。”

  韩五嘿嘿笑道:“你师尊又不知道咱们的计划是什么,既然当时答应了,应该不会反悔。再说了,如果萧云真的跟那小妞一起来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公子您今天不动手,且忍耐两日,再寻个好机会就是了。”

  云展飞合了折扇,使劲敲打韩五的头,叫道:“你还叫本公子忍?本公子在他们面前做戏就已经够累的了,你还要本公子忍?本公子得忍到什么时候?”

  韩五用手抱头,说道:“小的也只是说有可能,又不是说一定就要让公子忍……”

  云展飞大怒,拿脚踹韩五,骂道:“你个狗才,还敢说!”

  韩五也不敢躲闪,只能生生受着。

  云展飞踹他一脚,他就哎哟叫一声,再说一句“公子,小的不敢了”。

  一连被踹了十几脚,韩五忽然指着前方叫道:“公子,来了来了!”

  云展飞正在出气,又踹了一脚,问道:“什么来了?”

  韩五道:“美人儿,美人儿来了,一个人,就她一个人!”

  云展飞立刻停下动作,顺着韩五指的方向望去。

  果然,云展飞看到若雪一袭白衣,如出尘仙子,缓缓走来。

  云展飞想到心中的那个计划,立时就气血沸腾。韩五连忙在旁边提醒,云展飞这才醒悟过来,深深吸了几口气,静了静心神,快步向若雪迎了过去。

  “白姑娘,你终于来了,展飞在此等候多时了!”云展飞一脸的春风和煦,然后他脸色微微诧异,问道:“咦?怎么不见师叔前来?”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云展飞笑着迎了上来,若雪也不好冷着脸,何况今晚这场宴本来就是要释嫌的,她微微笑了笑道:“哦,他临时有些事情,随后就来。”

  云展飞从若雪口中得到了答案,心中大定,气度越显悠然,对若雪道:“白姑娘既然已经先来了,我们不如先到楼上,小酌几杯,边饮边等我师叔,如何?展飞已经备下了玉液琼浆,正好,展飞也好借酒赔礼。”

  “这……”若雪有些迟疑,说道,“还是等等吧,等萧云道友一同来了,再饮不迟。”

  虽然人们都知道若雪与萧云的关系非同一般,但在外人面前,若雪还是不好将两人的关系表现的太过亲蜜。

  云展飞微有些失望,但却也知道对若雪无法用强,只能笑道:“好好好,白姑娘,请,那我们先到楼上等着,可好?若是让白姑娘你也跟我一般在门口相候,展飞可是心有不安。”

  若雪看着云展飞神情,心中有些疑惑,云展飞今天的种种举动,与前些时日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一个嚣张跋扈,一个谦谦有礼,甚至他连“本公子”三个字都不用了。

  是我多疑了?难道他真的变好了?若雪心里面越发有些不确定了。

  雅间,房间布置精致优美,桌上正中放着一只香炉,炉内青烟凫凫,令人闻了,有一种凝神静气的感觉。

  若雪不喜欢多话,云展飞坐在若雪对面,初时还能说些话,但渐渐,也找不到什么话可以说了,两人枯坐,有些尴尬。

  若雪却是不理会这些,干脆盘膝,闭了眼睛静坐。

  小半个时辰过去,萧云依然没有来,房间之中只有云展飞和若雪两人。

  云展飞偷偷瞧了若雪一眼,道:“嗯……白姑娘,要不,我们先上几个小菜,先吃着?这样一直干坐着,也不是那么回事不是……”

  若雪本想拒绝,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先吃点东西也不错,于是点了点头,道:“好吧。”

  云展飞把若雪的神情都瞧在眼里,心中暗喜:幻神迷香果然有用!

  房间桌子上的那只香炉,点燃的是一种叫做幻神迷香的东西,这迷香没什么特别的用处,只是能够稍微的改变人的思维,比如说一个人提议说,要和另一个人做点什么,本来另一个人若是防备心比较强,一般情况下是不一定会答应的,但在这幻神迷香的作用下,却是可以轻易就答应了。

  酒菜上来了,两人先是吃了几口菜,然后云展飞拿起酒壶,为两人斟满了酒,举杯道:“白姑娘,展飞今天诚心诚意的,对白姑娘赔礼道歉,展飞先干为敬!”

  云展飞一仰脖子,一口将杯中酒喝了。

  若雪看着云展飞喝完,望着酒杯,却并不拿起。

  云展飞自嘲苦笑道:“展飞知道,想要得到白姑娘的原谅十分困难,展飞原以为白姑娘已经原谅了我,现在看来,白姑娘还是不肯原谅展飞。”

  若雪道:“我今天来到这里,就已经代表不再计较当日的事了。”

  云展飞道:“白姑娘不肯饮酒,就说明心里仍然记恨当日的事情。”

  若雪想不到什么话来推辞,无奈下,只好拿起酒杯,略一犹豫,也将酒杯放在唇边,浅浅地饮了。

  云展飞大喜,又为两人斟满了酒,再次举杯说道:“白姑娘,你今天肯过来接受展飞的赔礼,刚才又肯饮了此酒,展飞实在是太高兴了,展飞再饮此杯!”

  若雪心里犹豫着,脑中似乎有些混乱,端起酒杯,第二杯也浅浅地饮了。

  云展飞又斟满了酒,这一次他也不说什么理由了,只是举起酒杯,说道:“白姑娘,这是第三杯,展飞先干为敬,干!”

  若雪下意识地,想要拿起酒杯来饮,只是忽然觉得有些头晕,眼前一片昏花,没能拿得住酒杯,竟然将酒打翻了,酒水顺着桌子流洒到了她的衣服上,浸过衣服,触及体肤,一阵冰凉的感觉让若雪陡然清醒了几分,立时明白,云展飞是在酒里下了药了。

  若雪惊怒道:“云展飞,你竟然在酒里做了手脚!”

  云展飞听了,也不着恼,笑吟吟道:“白姑娘,你这第三杯酒还没饮呢,来来来,让我来替你满上。”

  若雪忽然有些后悔,自己居然如此大意,轻易相信了这个混蛋,她愤然问道:“那么,前几天,你在城楼上指着那片树林,说你三年前为了心爱女子去与妖兽厮杀的事情,也都是假的了?”

  云展飞冷笑道:“当然是假的,那是本公子早就设计好用来骗你的!可是你居然半点也不感动,害得本公子白费心机一场!嗯?不对,你现在说出这些来,莫非你当时心里对本公子所讲的故事也是十分的感动?哈哈,本公子还真是一个天才啊!”

  “呸!卑鄙!”若雪恨恨啐了一口。

  云展飞此时又替若雪斟满了酒,举起酒杯笑道:“这酒水里面,可是被本公子下了奇药的,这奇药无色无味,混在酒里面,丝毫不能被察觉,所以你才会没有发现,连饮了两杯。不过,既然两杯都已经饮了,就再赏本公子个脸面,这第三杯也一起饮了吧?”

  若雪此时已经感觉到身体一阵瘫软无力,甚至连体内的法力都再也感应不到半分,惊怒异常,冷然道:“云展飞,你在我的酒里下了什么药?”

  云展飞大笑说道:“什么药?嘿嘿,药的名字,本公子也不知道,不过这药效嘛,倒是可以告诉你。就是让你见了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把他当作情郎,情不自禁的扑上去,然后嘛。。。。怎么样?高兴吧?本公子只是想想,心里就觉得兴奋无比啊!哈哈哈哈……”

  云展飞得意地笑着,往若雪身边走来,想要将杯中的酒强行往若雪口中灌。

  若雪自然是不会从的,可是她全身无力,而且从体内渐渐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身体也开始慢慢变得火热,雪白的脸颊变得通红,她已然开始微微喘息。

  眼见云展飞越走越近,若雪心里竟然生出一种将要扑到他怀里的强烈渴望,这让还存有几分清醒神智的若雪心中惊骇已极,连忙以心念沟通月寒仙剑,如今她法力尽失,全身无力,也只能依靠月寒仙剑来护身了。

  云展飞得意笑道:“你不是修为高强吗?你不是冷漠高傲吗?本公子今天就要将你的冷漠,你的高傲,彻底的摧毁,本公子要你臣服于我,从此做我的奴隶!就算萧云是我的师叔又如何,等你做了本公子的女人,被本公子玩弄,再变成了本公子的玩物,我就不信,他萧云还会不要脸面,跟自己的师侄争抢女人!”

  “咻!”

  一道淡蓝色的剑光从若雪身上飞出,以极快的速度斩向云展飞。

  云展飞大惊,手中酒杯被他丢弃,在空中开出一朵晶莹透亮的水花,他本能地想要躲闪。

  可是月寒仙剑的速度,又岂是他能够躲的开的?只是瞬间就已经斩到了云展飞的胸前。

  但是就在月寒仙剑斩到云展飞胸前的时候,云展飞的身上骤然崩射出一道金光,却是被这道金色的光芒阻住了。

  云展飞已经吓坏了,哪里还敢对若雪有什么念头?纵身一跃,就想要逃走。

  就在此时,月寒仙剑已经斩破了那道金光,直追云展飞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殊途:极品狐狸猎夫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殊途:极品狐狸猎夫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