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有人断根(上)
雪陌2017-04-06 04:242,421

  若雪眼睛上的伤势并不算重,疗伤两天之后,就已经恢复如初了。

  只是因为这一件事情,萧云与云鹏之间的关系却是突然变得恶劣起来。

  这两天以来,有无数修仙者都来登门探望,因为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萧云与若雪的关系非同一般,否则怎么会因为她而跟无相城城主翻脸?

  就连大无相寺的住持也都派了人前来问候,但却唯独云鹏没有任何的表示。

  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第三日的清晨,云展飞竟然过来了,他不但过来了,还带来了许多的礼物,一副风度翩翩的模样,气度温和,没有半分着恼的样子。

  似乎前些日子他与若雪之间那段不愉快的事情,并没有让他耿耿于怀,而云鹏与萧云之间的关系恶劣似乎也没有影响到他。

  云展飞先是对萧云行晚辈礼数,然后又对若雪道歉。

  云展的态度看起来非常的诚恳,他对若雪深深弯腰行了一礼,说道:“白姑娘,展飞前些日子对姑娘无礼,皆是展飞一时冲动,脑子犯了糊涂,事后展飞每每静下心来静思,都为此事而深深自责,悔疚不已,今日前来,特向白姑娘赔礼道歉。”

  若雪看了云展飞一眼,一时也不能够确定云展飞是否是真的诚心来道歉,虽然她心里面极度厌恶云展飞,但却并不好在这种情形下表露出来,于是淡淡说道:“云公子不必如此。”

  云展飞道:“不,此事为展飞行事鲁莽,赔礼道歉理所应当,今日展飞前来,就是要诚心诚意的悔过。”

  萧云并不知道当时云展飞与若雪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见云展飞态度诚恳,若雪也并没有显露出十分恼怒的样子,便替若雪道:“师侄放心,就算前些时日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但今日师侄能够登门道歉,足可证明一片诚心,若雪不会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放在心上的。”

  云展飞大喜,说道:“展飞谢过师叔,谢过白姑娘!”

  然后云展飞又道:“还有一件事情,前日家父曾在知客院怀疑白姑娘的来历身份,不小心伤了白姑娘,当日家父态度虽然强硬,但事后也为此深悔不已,如今形容憔悴,每日疲惫不堪,展飞瞧着实在不忍心,斗胆替家父请罪,请师叔和白姑娘不要记恨家父。”

  萧云听了此话,便知道,云鹏这是派自己的儿子来与自己修复关系了。

  在修仙界里,没有谁会轻易得罪一个炼丹宗师,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修为不会遇到关卡,不需要灵丹妙药来冲破关卡,也没有谁敢保证,自己不会与人在争斗身受重伤,不需要灵丹妙药来恢复伤势,而这些灵丹妙药,都需要由炼丹宗师来提供。

  而修仙界的炼丹宗师又极为稀少,得罪了一位炼丹宗师,就等于断了一条生路,即便是云鹏这样修为高强的人也不例外。只要还有与萧云修复关系的可能,云鹏都不会轻易放弃的。

  而这件事情,萧云却是不能够轻易答应,因为云鹏伤到的人并不是他,而是若雪,萧云把目光看向了若雪。

  若雪冲他淡淡一笑,道:“你作主。”

  萧云暗中想了想,自己与若雪两人的修为还是不够高强,假如这一次不答应与云鹏修得关系,只怕就要将他彻底得罪了。

  竖立一个自己根本无法与之抗衡的敌人,实属不智,萧云点头对云展飞道:“师侄不必为此事焦虑,当日令尊也是关心无相城的安危,乃是无心之举。我当时说的那些,也不过是气话,还请师侄回去转告令尊,不必将此事放在心上。”

  云展飞听了,又是连声道谢。

  “最后,展飞还有一件事情,算是个不情之请……”云展飞的样子,有些踌躇。

  “师侄请说。”萧云道。

  “展飞在云天酒楼已经订下了一桌酒宴,今天晚上想请师叔和白姑娘一道过去,算是略表一些赔礼道歉的诚意。”云展飞道。

  萧云道:“这……酒宴就算了吧,我等修道之人,到了如今的境界,早已经辟谷,世俗凡间的食物,吃不吃都没什么关系。”

  云展飞神色有些焦色,连忙道:“展飞恳请师叔和白姑娘,给展飞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不然展飞一辈子心里都会不安的……”

  云展飞说着,竟然跪了下来,低着头,有些哽咽。

  萧云无奈叹了口气,道:“那好吧,晚上到时我们过去就是了。”

  夜幕降临,萧云与若雪一起,准备前往云天酒楼。

  两人刚刚走出几步,就遇到了萧云的师兄,凌水寒。

  凌水寒的脸色苍白,看起来有些虚弱。

  “师兄?”萧云有些疑惑,凌水寒明显是来找他的。

  凌水寒微微咳嗽了两声,说道:“师弟,你这是有事要出去?”

  萧云道:“是,略有些小事,与白姑娘一起。”

  凌水寒道:“哦,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等你们回来,你到我房间里来趟,这两日我拟了一张新的丹方,想请师弟你过过目,看看是否有什么错漏的地方,既然你们有事,那就等你们回来再说。”

  凌水寒说完,忽然弯下了腰,猛烈的咳嗽着,苍白的脸上显出了一抹病态的嫣红。

  萧云连忙上前相扶,从怀里掏出一颗丹药,替凌水寒服下,关切道:“师兄,你前日被那血影人所伤,伤势都未好,怎么又在操劳?”

  当日在无相塔前的空地上,龙虎仙丹丹成大会上,凌水寒在收取丹药的时候,被血影人突然出手偷袭,受了不轻的伤势,这两日一直没有好。

  凌水寒服了丹药,气色稍好,他喘息了一阵,说道:“呵呵,多年养成的毛病,只要一闲下来就琢磨炼丹的事情,一时也改不了,你快和白姑娘一起去吧,别误了你们的事情。”

  萧云皱眉道:“那怎么行?师兄,我送你回去,与你一看看那丹方。”

  凌水寒连忙道:“不成不成!你们的事情要紧,丹方的事情,等你们回来再看也不迟。”

  萧云却是不理凌水寒,扶了他就走,边走边说:“不行不行,还是师兄你的事情要紧,师兄你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师弟怎好再让你操劳,只是看一张丹方而已,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若雪,你先过去,我送师兄回房,随后就到。”

  若雪望着萧云和凌水寒离去的背影,心里面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可是哪里不对,一时又想不明白,只是隐隐觉得,似乎和云展飞有关。

  虽然若雪并不会完全相信云展飞白天所说的那些话,并不会相信云展飞会在酒楼里摆宴赔礼以示真诚,但却也并不会怕云展飞搞什么花样。

  若雪自忖,就算是云鹏亲自对她出手,她也是不会害怕的,何况只是云展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殊途:极品狐狸猎夫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殊途:极品狐狸猎夫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