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有人妒恨
雪陌2019-11-29 15:242,213

  由于若雪和萧云两人重逢喜悦,情意绵绵,忘了时间,等到他们一起回到大无相寺的时候,所有去追夺丹药的人,大部分都已经回来了。

  大无相寺里已经是一团混乱,所有的修仙者都在愤愤不平的咒骂。

  萧云寻了一个年轻僧人,问道:“小师父,请问住持大师和云城主可曾回来了?”

  那僧人回道:“哦,回萧大师的话,住持和云城主已经回来,都在知客院呢。”

  萧云谢过了那僧人,便与若雪一起,前往知客院。

  知客院中,人人都显得十分低沉,萧云和若雪踏进门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一股沉郁的氛围。

  “萧大师回来了,不知萧大师可曾夺回丹药?”一道沉重有力的声音响起。

  萧云循声望去,是无相城城主云鹏。云鹏一双眼睛崩射出犀利的光采,使得每一个与他相对视的人,都会感觉到十分不自在,仿佛他的那双眼睛可以看穿一切一般。

  萧云叹了口气,说道:“那贼人十分狡猾,而且遁法奇快,他见我追去,竟然把我引入到一处他早就设计好的阵法里面,想要逼我说出炼制龙虎仙丹的方法,幸好得到我身边这位白姑娘出手相救,惊走了那人,否则我此时只怕已经是身死道消了。”

  “哦?竟有这等事?贼人好大的胆子!这位白姑娘,又是什么人?看着有些面生啊!”云鹏说着,把目光看向了若雪。

  面对云鹏如尖锥如利剑般的目光,若雪感觉到十分不自在,她心头微怒,一双眼睛散发出森幽冷意,与其对视。

  仅仅片刻,若雪就感觉自己双眼刺痛难忍,但却是凭着心头的一股倔强,半分也不肯回避。

  “呵呵呵,这位白施主曾经救过本寺僧人净澄的性命,云城主,你不用怀疑她。”坐在云鹏身边,有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僧,淡笑说道。

  他仅仅是说了一句话,若雪就感觉到有一股无形的力量阻在自己与云鹏之间,自己的压力骤然减轻,眼睛的刺痛再也忍受不住,轻哼一声,后退半步,闭上了眼睛,一道带着鲜血的泪痕缓缓从她的眼角滑落。

  萧云大惊,刚才若雪与云鹏对视的时候,他就暗暗将自己的法力传送给她,此时看到若雪受伤,心头怒火再也难忍,冷眼看向云鹏道:“云城主,你这是何意?”

  云鹏淡淡道:“本城主只是想看看她是否与那血影贼人同谋,难道萧大师有认为不对之处?”

  萧云冷声道:“白姑娘救了在下性命,云城主竟然怀疑她,在云城主眼里,是否认为在下也与那血影人是同谋呢?”

  云鹏不咸不淡道:“萧大师的身份与来历都很清白,我们自然是信的过的。”

  萧云冷哼道:“我看云城主是对我们没有追回丹药,心中不满吧?”

  云鹏瞧了萧云一眼,不置可否。

  萧云问道:“不知云城主可曾追回丹药?”

  云鹏摇头道:“不曾。”

  萧云冷笑道:“云城主的遁法无比高妙,一身修为更是出神入化,连你都无法夺回丹药,我们又有何能耐将丹药夺回?我的朋友没有被那血影贼人所伤,却伤在了云城主手下,云城主真是好啊!”

  云鹏缓缓逼视萧云道:“本城主只是看了她一眼,并未伤她。”

  萧云怒道:“云城主是否也打算只是看在下一眼,然后让在下也双眼流血,再说并未伤我?哼,我的朋友为云城主所伤,需要疗伤,萧某告辞!”

  萧云说罢,背起若雪,转身走出知客院。

  云鹏缓缓闭了眼睛,神识却是延伸至某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传音说道:“这下你可满意了吧?为父可是为了你,连萧大师都得罪了。”

  那个角落里,坐着一个面色阴沉的年轻公子,谁也没有想到,竟然是云展飞!

  云展飞一脸的怨毒,恨恨传音回去:“哼,那个姓白的贱女人,孩儿一定要将她得到手!”

  云鹏传音道:“以为父看来,萧大师与那姓白的女人关系非同一般,你这样做,会把萧大师彻底得罪的。”

  云展飞道:“孩儿不管,就算他萧云是我的师叔,难道就可以抢我的女人吗?那个姓白的女人是我先看到的,他萧云才跟姓白的女人认识多长时间?就能这样亲蜜?哼,那姓白的女人也是个贱货,在我面前装得跟天仙一样,见了萧云就立刻贴上去,我一定要把她弄到手,狠狠地玩她,再把她赏赐给下人们,一个个玩她,让她后悔当初不答应我!”

  说到后面,云展飞几乎是在咆哮。

  云展飞以为自己是先认识若雪的,他并不知道,若雪与萧云之间,早在百年之前就已经是有了情份的。不过,云展飞就算是知道这些,他也不会在乎,在他看来,整个无相城里,还没有什么东西是他想要而得不到的。只要是他云公子想要的东西,不管什么,不论用什么办法,他都一定要得到!

  所以,就算萧云是他的师叔,就算若雪将会有可能成为他师叔的女人,他也一定要把这个女人抢到手里面不可。这种想法,从他看到若雪和萧云一起联袂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在心里面产生了。

  云鹏斥道:“你这是在胡闹,出一口气就行了,还真想要把萧大师得罪的死死的?我警告你,以后不许再打那个姓白的女人的主意,更不许再有什么龌龊的想法!”

  云展飞不甘道:“可是……”

  云鹏不等他说完便将其打断,道:“没有可是!就算你是我云鹏唯一的儿子,也不容许你如此胡闹!那个姓白的女人不简单,不是你可以招惹的起的,否则说不定哪天就会将你的性命搭上!”

  云展飞低头道:“是,孩儿记住了。”

  但是,在云展飞的心里却是暗暗发狠:哼,我还有最后的绝招没有使出,不得到你的身子,我怎么可能罢休?

  云展飞的手中,紧紧攥着一只玉瓶,这只玉瓶,是他从韩五手中得来的。用韩五的话来说,只需要将瓶中的药粉用指甲轻轻挑那么一点,放进若雪的食物里,到时候,就算她是一个宁死不屈的贞节烈女,也会变成一个索求无度的荡妇淫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殊途:极品狐狸猎夫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殊途:极品狐狸猎夫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