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五亩地
醉花阴2017-04-02 02:422,072

  外婆沉着脸对五婆婆说:“秀华,你不要胡闹了。你媳妇都这样了,你还耽误时间和我呕什么气?你看看你媳妇这样子,要是真出了事那不是造孽啊!”

  五婆婆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朝着天翻翻白眼,却再不说话了。

  这时候,学田叔和舅舅已经解开了凤琴婶子身上的绳子。凤琴婶子松绑后,也没有吵闹,只是瑟缩地抱着自己的肩膀,依旧是一副呆呆的样子,两眼无神的看着前方。

  凤琴婶子这样子,一看就有问题。

  你说她在看人吧,眼睛里分明是空洞茫然,完全没有焦距点。

  外婆找学田叔要了一碗冷水,喝了一口后,“噗”地一下照着凤琴婶子的脸吐了出来,她的脸和头发都被打湿了。

  凤琴婶子打了一个激灵,眼珠子转了转,慢慢看到了站在面前的外婆。

  她一看到外婆,就好像看到救星一样,脸上一阵喜色,接着哭了起来。她一下子抱住外婆的双腿,跪在地上哭着说道:“救我,救救我啊,三婆。”

  外婆急忙扶起凤琴婶子,嘴里说道:“莫哭莫哭,你有话慢慢说,你这样子我哪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啊!”

  凤琴婶子只是一个劲地哭,就是不肯说。

  五婆婆在旁边看着来了气,吼了一句:“哭哭哭,就知道哭,我还没死了!还不快点说!”

  凤琴嫂子看了五婆婆一眼,好像很害怕的样子,愈发哭得厉害了!

  外婆看了看周围,看热闹的村民们都聚在门口还没走。

  这样子也难怪凤琴婶子不说。毕竟今天这事又不是什么好事。

  外婆咳嗽了一声,摆手说道:“大家先回去吧,凤琴没事了。大家都是关心学田家。改天让学田去谢谢大家吧。”

  听了外婆这话,心里明白的人也就散了。

  外婆让学田叔把凤琴婶子扶起来,大家一起进了厢房。

  和所有农村人家的房子一样,屋子的正中间是堂屋。堂屋也就是客厅。堂屋的后面就是厨房,有时候也会多一间杂物房。

  学田叔家的小卖部设置在左边的厢房。他和凤琴婶子的房间在右边的厢房里。

  我们进去堂屋的时候,就看到厨房的门口隐约露出半个背篓,里面还装着一些野菜。靠墙还放着一把锄头。锄头上沾满了黑色的泥巴。

  看到这黑泥,我的心里突然想到了什么。

  把凤琴婶子扶到床上之后,学田叔连忙端来一盆热水,给凤琴婶子擦脸,让她躺在床上休息。

  外婆见了感叹说:“凤琴还是有福气的,看学田多心疼自己老婆啊!”

  五婆婆在一旁哼了一声说:“有福气的是她,我们家倒是没福气,到现在连个蛋都不下一个。”

  凤琴婶子听了这话,脸刷地煞白,嘴巴抿紧了。

  学田叔开口拦住了五婆婆:“妈,您少说两句。”

  外婆看了一眼五婆婆,脸上也有不满。

  她也不理五婆婆,直接对学田叔说:“你们都出去吧,让我和风琴单独呆一会儿。”

  学田叔听了,脸上很犹豫,担心地看了一眼凤琴,好一会儿才“嗯”了一声,却就是不动。

  舅舅看不过眼,拉了一下学田叔,硬是把他拉出去了。

  我看五婆婆还没有动的样子,急忙也赔着笑脸说:“五婆婆,我刚才看见几个小孩子在外面。您店里的窗户没关吧。”

  话还没有说完,五婆婆就颠着小脚出去了。

  外婆带着笑意地看了我一眼,我伸了下舌头也跟着出去了。

  果然,一出去就看到五婆婆在外面跳着脚骂人。

  我和舅舅一起坐在学田叔家的堂屋里,旁边还有几个和学田叔要好的村人,他们问起了学田叔今天的事情。

  学田叔说,凤琴婶子这两天都说心里发烦,睡也睡不着,吃东西没胃口。自家地里的菜都吃腻了,就想去挖野菜吃。

  学田叔也没在意,凤琴婶子今天一早天没亮背着篓子就出去了。没一会儿人就回来。她歪歪倒倒地进了屋,在床上睡了一觉。起来之后,看到五婆婆就低着头冲上去撞了一下,直把五婆婆撞倒在地,大声地叫疼。幸亏学田叔还没出门,听到声音就跑过来了。

  凤琴婶子看到学田叔,也是不要命一样的冲上去又抓又挠。终归是力气没他大,打不过学田叔,就砸东西,她好像发疯了一样,完全不像平时的性格了。

  舅舅听了断言,这一定是在外面碰到了什么孤坟野鬼。她一大早上天没亮就出去,那荒郊野地里谁知道是什么邪物。

  房门一响,外婆打开了门,神色凝重地对学田叔说:“去准备9斤9两9钱黄纸,一只公鸡,一瓶烧酒,晚上天黑了后去五亩地里画个圈,求求那些野鬼吧。”

  五亩地在村人的菜地后面,中间隔着一条废弃的轨道。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好像是不成文的规定,即使有人每年为自己家的地多地少和村子怄气吵架,但是,村里人一般都不去动那块野地的心思。

  那块荒地上杂草丛生,有几座无主的孤坟,坟头上的石碑早已经倒塌。石碑上的字也早已经因为岁月风霜的侵蚀,早已经无法辨认。

  幼年的时候,我跟着村子里的孩子们一起玩耍,有时候也会跑到那里去玩。

  只是每次回来之后,总会被外婆骂一顿。当时还觉得是外婆神通广大,居然能知道我们跑到五亩地去玩了,后来才知道,我们脚底下的泥土早已经泄露了我们的秘密。

  五亩地那边的泥巴都是黑色的,和我们这边的黄泥巴完全不一样。

  外婆总说那里是最邪门的地方,不许我去那里。每次我去了回来之后,外婆都会用泡了茅草的水让我洗澡。

  如今凤琴婶子居然去了五亩地……

继续阅读:第7章 阴阳先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来自大宋的情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