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奇怪的泥土
醉花阴2017-04-02 02:421,790

  学田叔家的屋门紧闭,里面安静极了!听不到五婆婆的声音。

  外婆脸色沉重:“不可能,今天晚上她明明在家。”

  是啊,这我也知道。五婆婆肯定是在屋子里的。现在不答应,难道说是出了事?

  外婆又用力拍着大门,可是里面依然没有声音。

  学田叔家隔壁的屋子已经亮了灯,有一个女人从门口探出头来,抖抖索索,声音凄惶地说道:“三婆婆,我看五婆婆只怕是不好了!刚才叫的那个吓人啊!她家的门哐当哐当响。我家孩子吓得都哭了起来!简直好像恶鬼来了一样。您说这是不是五亩地里的恶鬼找来了?哎呀,五亩地那些男人只怕不好了!我家男人也跟着去了啊!”

  “胡说!有张先生在,怎么也会保他们一个平安,你不要七想八想的。”外婆脸色严肃极了。

  她捏紧了拳头,低声对我说:“红豆,你赶快给我把这个门想办法撞开。外婆的力气只怕不够。”

  “嗯”我点点头,退后几步,然后猛地上前用肩膀撞门,一下又一下。

  学田叔的门是老式的栓子,按道理来说,非常结实,不容易撞开。可是我撞了几次之后,居然吱呀一声敞开了!

  外婆拿着手电筒到处照亮,只见学田叔家的大门紧闭,黑漆漆地什么也看不清楚。

  刚才隔壁的那女人还说门响,怎么现在看着什么都没有啊!

  外婆从布袋里抓出糯米就向前撒去,糯米沙沙地落在前方。

  怪了,我立即看到五婆婆躺在院子中间的台阶上。她的头部倒在台阶下,脚的那一头在台阶上,朦胧光线中,我看到五婆婆一动都没动。

  刚才还什么都没有,现在却……

  我害怕的看了眼外婆。外婆抿紧嘴说:“别怕,刚才就是鬼障眼。”

  堂屋的大门开着,夜风吹着两扇门不停地摇晃着,更增添了一股凄凉。

  “五婆婆,五婆婆。”我急忙上前扶起五婆婆,外婆也在我身边用力掐五婆婆的人中。

  外婆拿着手电筒照耀着五婆婆的脸,她脸色苍白,眼睛紧闭,额头上一个鸡蛋大的血洞,汩汩地往外流着血。

  外婆急了,说:“不好,必须赶快找人送到医院里去!”

  可是这么晚了,村里的男人们大多都去了五亩地,会开车而有车的更是少而又少。到哪里再去找人和车啊。

  我急切地走到门口张望,却见到一串火光晃晃悠悠地朝这边而来。

  夜风中,这些火光微弱极了,一会儿亮起一会儿闪烁,好像萤火虫的光芒摇摇曳曳。

  这。会是去五亩地的男人们回来了吗?可是奇怪啊!如果是他们,手里的火把不应该这么小啊!

  周围邻居的灯都亮了起来,大概是看到我和外婆进去了都没事,他们也都放心下来。

  火光渐渐靠近,我向前跑了几步,看到了火光下的人,他们居然个个手里举着打火机。正是去五亩地的那一批人。

  我焦急地大声对着那边喊道:“学田叔,你快来,五婆婆出事了!”

  立即传来学田叔惊慌极了的声音:“怎么回事,我马上来。”

  他立即向着这边跑过来,边跑边气喘吁吁问:“怎么回事?”

  从村尾跑过来毕竟还是需要一段时间,学田叔只听到我在喊,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等到他一路跑过来,就看到了五婆婆血流满面的倒在地上,不禁大声喊道:“姆妈,这是怎么回事啊!”

  他一下子就抱住了五婆婆哭了起来。

  跟着赶来的富田舅舅看到这样子,急忙也跑过来,伸手在五婆婆鼻子底下一探,然后对学田叔说:“还有热气,赶紧送医院再说。”

  学田叔此时已经完全没了主意,富田舅舅怎么说他就直点头。

  富田舅舅家有一辆小皮卡,当货车用。此时连忙让学田叔背起五婆婆,他也急忙往自家去发动车子。

  学田叔一走,其他去五亩地的男人也跟着到了这里,看到学田叔家里这样,也都摇头叹息。

  外婆让我扶着她在学田叔家绕了一圈。从院子里来到五婆婆睡觉的屋子。

  五婆婆的床是老式的床,就是好像一个房子一样的,四周都嵌在了墙里面,只有一侧留着一个空档,用绣花的门帘挡着。里面是一个,那里是供她晚上起夜小便的地方。

  床头的一个板凳上原本应该放着一个白搪瓷缸,此时已经打翻了倒在地上,除了一双鞋子东一只西一只地扔在床前,地上还有一滩水渍。看得出,五婆婆连鞋子都来不及穿就跑了出去。

  这是间东厢房,窗子也开着,对面隔着三米开外就是另一户人家的墙壁。

  外婆抬头看了看屋顶,上面有一根大梁柱,空荡荡的人字形屋顶上方在阴影里好像藏着一个怪物一样。

  外婆抿了抿嘴,眼睛又看向角落里,她突然注意到门槛处,那里有一撮黑色的泥巴。

  她走到那里,皱紧了眉头仔细的低头打量。

继续阅读:第13章 打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来自大宋的情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