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回忆第一个宿主
墨妖moyao2017-04-04 13:203,247

  飞机是何物?

  单纯的讲好象很难说明白啦,所以朱璃很坏心眼的带着神君大人出门了。

  他还是先隐身在那个越发美得惊人的项链吊坠里。而朱璃则是坐着地铁一站一站的到了飞机场。抵达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今天是初二,漆黑的夜空上根本看不到一丝的月亮。倒是漫天的星斗今夜好象格外的多。然后……就是停在停机坪内的那些大型客机,还有一会儿一辆,从跑道上离开地面,飞向蓝天的银色机器。

  “那就是飞机呢。”

  “很大是不是?一次最多的可以放下550个人呢。而且从地球这边到地球那边,只要十几个小时就能到达了。十几个小时你明白不?你们的一个时辰就是现在的两个小时。”

  这个,朱雀明白了。但他不懂的是:“地球是何物?”

  娘耶!

  朱璃差点一个跟头摔倒,居然有个不懂地球是神马东东的。现在左右是没书店神马的了,朱璃就只好打开自己的手机联网后调出图片来给这位文盲神君大人看。

  “这就是我们所居住的星球,它叫地球。这个是太阳,这个是月亮。这一大圈是太阳系,这一大圈是银河系。”

  “外面的世界太大,我也不太清楚。咱们现在主要说这个地球东东。你看它是个球体,上面大部分是海洋,小部队是陆地。这片就是咱们所居住的大陆,叫亚洲。亚洲有好多国家,我们的这个国家叫中国。就是红色的这片。而这里,就是南京。”

  一个只有芝麻般大小的所在!?

  东雀虽然听了不少的内容,可说实在话,他还是搞不懂。不过有个地名,他倒是看到了:“昆仑。这里是昆仑山么?”

  指着中国西北边上的一处山峦,大人的语气一时变得十分的好。朱璃笑眼眯眯:“当然了。这里就是昆仑山。你好象说过,你原来的朱雀神宫就在那里吧?不过……我估计它现在已经不在了。”

  朱雀一挑眉,就看见朱璃在用一种很同情的眼神看他:“你睡了多少年?”

  “四千九百年。”

  哇靠!这一觉睡得……太有水准了!朱璃直起鸡皮疙瘩,可话却还是要说的:“五千多年,中国这片地方改变很大了。且说你说的那个昆仑未必就是这个。就算是……五千年的时间,什么都变了。你看这章,全国卫星航拍图,和你印象中的地方还有一丁点相象的地方么?”

  图片,一会儿一会儿大……可无论是大还是小,眼前的模样都似乎真的与当初他所熟悉的那个地方不再相同了。

  而不同的:似乎不只是地界,还有……女人。

  朱璃兴奋又认真的从她的爪机上调各种图片出来,喋喋不休的给神君大人讲解,这五千年来发生的点点滴滴。朱璃历史课其实学得很好,她家曾经的老邻居里有位阿姨是考古队的。朱璃曾经最喜欢的事就是让那位阿姨给她讲各种故事。后来考大学前,那位阿姨还劝她不如学考古。所以讲起历史来,朱璃很兴奋。

  她说得天花乱坠,却不想:这位神君大人根本没在听她讲什么,而是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这个世界的女人似乎真的和他印象中的那些不同了。

  在他三次复生的世界里,那些女人无人都是窝在家中,梳妆打扮等待男子的垂幸和怜爱。男人不在的时候,大杀四方,排挤各种与她争宠的女子。而男人回来后,则是百般娇媚惹人怜爱,一副仿佛离了男人便活不下去的无助可怜模样。

  或多些或少些,或好些或差些,凡夫俗女们大多也皆是那副模样。

  已是无趣!

  却在得知成为神君宿主后,一下子趾高气昂起来。

  朱雀还记得,那是他的第一个宿主吧?

  一个叫良姜的女子。她婚后多年不育,丈夫为了子嗣纳了许多姬人传承子息。她表面上端容大度,善待姬妾庶出。可每天夜里,都会拿着银针一遍遍的戳自己的大腿。那种恨,连眼睛都是赤红。

  后来,她成了他的宿主。头一次月信不至时,以为是终于有妊了。欢喜之极!可不长眼的宠姬却敢朝她身边下手,妄图谋害她的孩子。结果……条条计谋,非但处死了那姬人和她的三子两女,甚至连她的宗族也不曾放过。

  狠辣手段诚然吓退了所有敢打她肚子主意的姬人,也吓到了那个雄霸一方的男人。自处死了那个宠姬后,那个男人就再也不曾来看过她。

  三个月后,她产下了一枚蛋。

  惊慌失摸,大惊大怒后,很快她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而她,对他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我要你给我变出一个男孩来。然后,处死楚王。”

  她亲手杀死了她的男人,并将她的‘孩子’扶上了王位。风光无限的王太后把持了所有的朝政,将之前楚王后宫中所有的女子连带其家人,全部诛杀殆尽!她已经那样就开心了,就万事无虞了。可她杀得了所有与她为敌的朝臣子民,却不能杀了那个一天天长大的孩子。

  那个、她一手带大的男孩!

  如同母狼奶大的孩子,终有一天也会学会所有的狼习一样。那个孩子在成人后,终于朝她下手。

  有他护持的王太后,自然是没有死。

  死的依然是那个与她作对的男人……她曾经的孩子……

  “说,你为什么要杀我?我是你的母后!”一个疯狂的母亲痛心疾首,她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她只是为了她们母子好,为何她辛辛苦苦拉扯大的孩子会来反咬一口,要至她于死地?

  她想不明白。

  而地上,那个已然倒地血泊中的年轻男子,则是邪气的一笑:“母后,我以为你明白的。杀你,原因不是因为你对我好不好?而在于,杀了你,我能得到多少?”

  身已苍老,色如花娇的王太后,全然怔住。她满身华服的坐在流满了鲜血的大殿上,看着一尺外,她的孩子一点点的没了声息……

  朱雀那时就在她的脑海,看着她的脑海里一幕幕的想起曾经的种种往事。想着她是如何从一介民女踏上了楚王妃的位上。想着楚王昔日与她何等的恩爱情浓;想着楚王亲手为她簪上的第一朵花……可后来,一切变了。她不能生孩子,楚王便一个接一个的纳了姬人入宫。一个接一个的孩子降生……明明开始只是说只要一个孩子继承王爵就好的,不是吗?可后来……为什么变了?

  她亲手杀了他!

  那个血腥的场面一直在王太后的脑海中印留了许久。她一直记得,她将匕首插进他心脏的那刻,记得楚王是如何瞪大眼睛看着她。从震惊讶异到出离愤怒,然后……那个男人一点点的笑了:“我的良姜又回来了!”

  楚王留下这样的一句就走了。

  可自那后,那个女人的每个夜里,都会回想着这样的一句话。想着在每一个姬人入宫后,他总是第一时间来陪她的种种……想着不管庶出的子女有多少,朝臣们建议立太子的声浪有多高,他却始终一言不发的坚持……她怀胎的那年,已经是四十五岁了!早该是忘红断绿的年纪了,可是……他还是时时常来,夜夜必勤……她当初,只当他好色难当……

  可是……那年,神君大人赐给了她一个男孩时……楚王将才是降生的孩子便立为了太子……若不是因为如此,她也不可能在楚王暴毙后,顺利的就将太子登基……

  可原来……原来,一切都只是一场梦么?

  “神君,若奴现在,想象一个凡人一样,转入轮回。可以么?”

  王太后没有去帮他的儿子收尸,或者,在她的心底里,她十分明白:那从来不是她的孩子。

  为此,他答允她:“可以。”

  王太后笑了,回过头来看他:“那么,能保证我与您生生世世再不相见么?”

  如果不是因为有了您,也许我只敢在四下无人时,狠狠戳自己的大腿自残。她不会有胆量和狠心去杀了那个……也许、也许是真心爱着她的男人……

  “可以。”

  王太后满脸喜悦的拿着那把,她刚刚杀死儿子,曾经杀死楚王的匕首自尽了。

  他亲手牵着她的魂魄去了地府,亲眼看着她跳进了转生池。

  从此,他与她,便是缘尽。

  千年万载以来,朱雀真的再未想起那个叫良姜的女子。他知道,缘尽就是缘尽。

  可在此时此记得……黑压压的天空下,乱草缝生铁网之外面,一个地下三百米处藏了六具尸骨的土包上,一个……好象寡廉鲜耻的嫂子,则是眉飞色舞在看着一个叫‘手机’的东东。

  “所以说,UFO是真的存在的。我一直就相信,肯定有外星生物的存在,哪有可能这么大的宇宙里,就咱地球上有喘气的?”

  朱璃的地球昆仑山教育片已经劈叉到了白矮星。

  而根本没听她说了些什么的神君大人则是没来由的突然提出了一个奇怪的问题:“朱璃,那个曾经甩了你的男人……你不打算杀了他么?”

  啊?

继续阅读:第21章、他们爱强就强,关大鸨何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朱雀郎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