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忽悠,又见忽悠!
小刀屠魔2017-04-02 04:462,409

  项南和陆思雨两人和李莫愁师傅莫名其妙的打了一架之后,陆思雨气得不成,连去拜见养蜂奇人的兴趣都没有了,撅着嘴说想要回去。项南心想,李莫愁尚未远走,要是放陆思雨单人离开,还真是不放心。只得依着陆思雨,两人翻身上马,回转了客栈。

  ~~~~~~~~~~~~~~~偶是邪恶的分割线~~~~~~~~~~~~~~~~~~~~~~~~~~~~~~~

  项南和陆思雨回到客栈之后,已是晚饭时间,就在大厅里找了个靠边的桌子,叫店伙计上了点简单的酒菜,切了盘牛肉,两个人简简单单的吃了起来。两人一边吃一边大骂李莫愁这个王八蛋老女人,却在这是听到门前有人进来,叫店伙计给上点素菜。因为终南山下小镇毕竟人口不多,来来往往的路人也少,客栈显得十分清净,所以这一声自然而然的引起了项南和陆思雨的注意,不由抬头看去。

  进来的是两个道士,一个脸色略黑,留着一缕长须,另一个是白净脸,长得斯斯文文,看年纪装束,应该是全真教的三代弟子。项南心中纳闷,自己明明给重阳宫下了“神仙软”,按理说这十天之内,这帮道士都应该在泻肚当中啊,怎么面前这两个杂毛,脸色好得很,一点都看不出来有泻肚的迹象呢?不成,得问问,别是出了什么变故。

  项南对陆思雨小声说:“那两个道士好像是全真的人,好歹和你是同一师门的,我去打听打听,你是女孩子就不要过去了。”陆思雨一听,考虑到自己其实在全真中除了师傅之外,和别人还真不熟,见项南主动说去问问,点头就同意了。项南缓步走到两个道士桌前抱拳行了一礼,说:“两位道长,在下嘉兴陆家陆羽,敢问两位是不是重阳宫的高人?”白净脸道士见项南说得客气,当下站起还礼:“贫道全真三代弟子尹志平,可不敢自称什么高人。”说完尹志平一指旁边起身还礼的长须道士,道:“这位是我全真的赵志敬。”项南一听,嘿,原来是这两个王八羔子,也不知道这两个家伙怎么躲过泻肚这关的,感情自己在重阳宫做了半天的无用功,该整的人都没整着。“久仰久仰,两位仙长大名如雷贯耳,在下今日真是三生有幸能见到两位!”尹志平听了只是笑笑,示意大家都坐下。赵志敬却是面有得色,对项南显得略微热情了一些,问道:“不知陆公子有什么指教?”“在下早就听闻全真教是当今武林执牛耳者,一直想拜见一下,这才不远万里来到了终南山,在这里见到两位仙长,见到两位面带急色,似乎是有什么心事?在下一时好奇心起才来打扰两位的。”项南是见面就拍了全真一个大大的马屁,拍得赵志敬很舒服,反正自己下山不过是去请几个大夫治疗全真上下的腹泻,不是什么不能说的大事。所以赵志敬只是略一思量,就小声说道:“实话告诉陆公子,全真上下的门人前些日子可能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很多门人的肚子都不是很舒服,我和师弟这次就是下山去找大夫的。”旁边的尹志平欲言又止,似乎是很不乐意赵志敬和一个见面不久的人就说这个,却又不愿深说赵志敬的样子。项南一听,心中暗暗好笑,吃了不干净的东西,这不干净的东西就是自己下的,就是想整你们两个的,结果你们没事,却连累了别人。当下沉吟了一下,说道:“不瞒两位仙长,在下略通岐黄之术,要是两位不嫌弃,在下愿略效犬马之劳。”

  赵志敬一听大喜,只是看项南小小年纪,也不知道他说的懂医术是真是假,最后想想“死马当活马医”的道理,也不理尹志平,直接就点头说道:“如此甚好,咱们明天一早就上山,不知道陆公子方便与否?”尹志平虽然比较谨慎些,但是看面前这个少年说得诚恳,深知“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想着说不定这个少年公子还真有点本事,而且赵志敬又拜托人家了,自己再阻止,又是一场风波,也就没再说别的,只是点头称是。项南打听到了消息,又知道这两个道士其实就是自己的主要目标,当下就留下自己的房间号,说明早与两个道士一同结伴上山。

  ~~~~~~~~~~~~~~~偶是邪恶的分割线~~~~~~~~~~~~~~~~~~~~~~~~~~~~~~~

  项南和陆思雨回了房间,才细细把刚刚两个道士说的事情和陆思雨说了一下,说道吃了不干净东西的时候,陆思雨马上就想起了今天刚遇到项南说得那些话,更加坚定了不能在重阳宫陪伴师傅的打算。得知明天项南要上山帮忙的时候,小辣椒更是连连表示自己今天很累,明天就多睡会儿,就不陪项南上去了。小辣椒听项南自吹自擂自己的医术多么多么好之后,好奇心起,连着追问他的师傅到底是谁?竟然能教出项南这个怪才,武功比同龄人好很多,医术还很好。项南心想,黄老邪原来就和重阳宫的人不是很对付,后来虽然因为女儿女婿的关系和全真教的关系有所缓和,但是目前还是不要和陆思雨提起来的好。只说自己在师傅面前发过誓,不轻易泄露师傅姓名。江湖上奇奇怪怪的人多,也有不少有这样那样的怪规矩,这些陆思雨都听自己师傅提过,当下也就不再纠缠项南说了。因为连续几天的奔波劳顿,今天又和项南打了一架,小辣椒的身体也有些受不住了,便把项南赶了出去,早早休息了。

  项南回到自己的房间,摆弄起自己的宝贝药来。那“神仙软”的解药,只需一瓶溶解到大锅里,每人一杯,半天之后就没事了,自然得带着上山。嘎嘎,明天就装模作样的给他们看看,熬点黄莲水,混着解药给老道们服下,就没事了。恩,传说中的“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项南又拿起一瓶药,这是他根据黄老邪给他的医书里配出来的破坏肾功能的药丸,被项南命名为“戒色”的小药丸。要想小龙女不被尹志平玷污,还是要从尹志平这个源头来解决不是。嘎嘎,这可是帮助他戒色,省得犯戒的好药。反正他是个道士,一辈子都不需要结婚生子。而且算起来要是没有他玷污小龙女的前因,也不会有他最后死于小龙女剑下的后果,自己这可是为了救他。至于赵志敬,就顺带手也帮他解决戒色这个问题吧。嘎嘎,项南给自己找了这么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之后,贴身把药收好,躺在床上就开始琢磨着怎么下药给赵尹两人。

  阿门,小爷我真是太善良了,佛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小爷这是在救尹志平这个迷途羊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误落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误落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