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黄莲地龙汤
小刀屠魔2017-04-02 04:463,091

  第二天早上,项南是早早就起来了,来到大厅吃了两屉小笼包,喝了点蛋花汤,反正吃得饱饱的,去重阳宫是千万不能随便乱吃东西和乱喝水的,天知道自己下的那点药有没有被全真这帮倒霉孩子消耗干净呢。虽然咱自己有解药,可是要被自己下的药药倒了,就太没面子了吧。

  项南刚刚把丰盛的早餐吃完,刚要回房的时候,就看赵志敬和尹志平也出来了。赶紧打了招呼,问他们吃没吃饭。却见这两个杂毛一脸的忧色,说是着急赶回去,就不吃东西了。项南一想,陆思雨说不去,昨天已经说过了,当下特别仗义的说:“两位既然这么着急回去,在下现在也没什么可收拾的了,这就随两位上山,看看有没有办法解决全真上下的问题。”

  赵志敬和尹志平下山是要去找大夫的,事关紧急,都骑了马,于是三人三马狂奔上山。来到重阳宫正山门之外,两个看起来精神还勉强算好的小道士充当着迎客的任务。见自己的两位师伯带了人上山,知道肯定是请到大夫了,一个跑回去通报,一个帮忙牵马。牵马的小道士叫李清明,是个四代弟子,从小就胃不好,吃不了多少东西,所以腹泻比较轻微,被派到门前充着门面。

  尹志平问道:“清明,今天大家的情况好点了没有?”

  小道士摇摇头,说:“师兄弟们昨天还只是一天上十多次茅厕,今天看情况更惨。弟子也很不舒服,只是没有几位师兄严重罢了。掌教真人和各位师祖都在盼着两位师伯回来呢!”

  尹志平听完,只是叹息一声,不再说话。项南听着,心中暗自好笑,小爷的药就是好用,改日还得多配出点来,真是杀人放火,居家旅游必备之良药啊。

  项南虽然心中为恶作剧成功偷着乐,可是脸上却是一片着急的神情,对着赵志敬和尹志平说:“在下能不能先看看病得最重的几个,这腹泻要是严重了,人可是会因为脱水多了而死的!在下,看看能不能帮上忙,要是不成,咱们也好再找大夫来救治!人命关天,事不宜迟啊!”

  三个杂毛见项南如此着急,说得问题很严重,当下也不等通传了,赵志敬和尹志平是领着项南就往里走。一边走,项南是一边郁闷,重阳宫已经被臭味笼罩住了,那叫一个臭气冲天啊,自己这叫遭罪啊!

  正走着呢,就看前面急匆匆来了个小道士,见到三人赶紧上前,便走边说:“掌教真人和各位师祖都等着两位师伯呢!这位公子,请跟我来!”

  ~~~~~~~~~~~~~~~~~~~~偶是邪恶的分割线~~~~~~~~~~~~~~~~~~~~~~

  重阳宫大殿内(这里是现在全真教中唯一味道还好的地方)。

  马钰、丘处机、王处一、孙不二等人都聚在一起讨论着。听说带回个年轻的大夫,不知道具体的医术怎么样?能不能治好自己的门下弟子们。

  待到赵志敬在门前求见,全真教目前的实权人物都停止了讨论,迎了出来。可是众人一看,大夫是个十几岁的少年模样,心中不免埋怨自己的徒弟,这么个小小少年,怎么可能有高超的医术呢。但是这帮老家伙一个个的都是人精,即使是心中不愿意,也都不表露出来,怕在外人面前失了礼数,还是很热情的把项南迎了进去。项南的师傅黄老邪是和王重阳同一辈分的人,项南按辈分来讲,就是和全真七子一辈的,实在是不愿意称这几个老家伙为前辈,只是尊称众人为仙长而已。一众人在大殿中说了些客套话,项南就开门见山的提出,要去见见病最重的几个弟子。马钰等一听项南上来就说看看病人,都觉得备不住这个少年有点真材实料,赶紧打发弟子去把几个病的最严重的弟子搀过来。

  等不多时,就看几个四代的年轻弟子,被带了上来,一个个的面露菜色,脚步虚浮,有气无力的样子。见到掌教真人和各位师祖,师伯之后,全都有气无力的见礼,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练武的人了。其中有一个还是老熟人,项南一眼就看见鹿胖子了,谁让他那个大光头实在太引人注目的。话说鹿胖子本来饭量就大,而且还有个习惯就是一遇到烦心事就会化悲痛为食量,比平常多吃好多东西。前几天鹿胖子被项南整了之后,被赵志敬骂得狗血淋头,而他自己也是悲愤万分,毕竟谁被那么玩都会很委屈很郁闷的。所以项南那加料的伙食,就成全了鹿胖子,令他在短短的几天之内成功的减掉了二十多斤,现在再叫他胖子似乎有点名不副实了。

  项南装模作样的展开中医看病的手法望闻问切。先是看各个重病患者的脸色,舌苔,扒开眼皮,假模假样的看了看,之后是给病患号了号脉,问了是什么时候出现的症状,吃过什么东西之类的,总之怎么专业怎么来。毕竟项南上世就是中医药的研究生,没少到医院去实习,穿越后又拜了黄老邪当老师,那医术也不是盖的。况且本来就是他下的药,这中间到底是怎么回事,更是心知肚明。只是装模作样的探查一番,骗骗全真的众位老道而已。

  老道们看项南一番做作,好像是有真材实料的样子,眼中渐渐展现出热切来。项南都问完了,就开始沉默不语,皱着眉头就不说话了。丘处机是个急脾气,见项南沉默不语,张嘴问道:“陆公子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些全真弟子是怎么了?”

  项南装了这么半天,就等着有人问这句话呢,道:“贵派弟子应该是属于食物中毒,腹泻不止,由于长时间没法补充食物和水,又进一步造成了身体虚弱,肠胃不适,如此恶性循环,恐怕就是腹泻医治好了之后,人也会体虚一段时间,只能通过食疗才能要好,这期间不能干重体力活,要保持空气的流通。而且这药方里的药还比较贵。如果只有那么三五个人,还不成问题,可是贵派的人数众多,山下的药铺里恐怕还真没有这么多药。”说罢,项南一声长叹。

  丘处机见他说得头头是道,仿佛真有办法这腹泻一般,马上说道:“陆公子您先写个方子吧,只要方子管用,我全真上下记得陆公子大恩!”项南见丘处机这样说,又装模作样的犹豫了一下,说道:“其实我手里还有个土方子,是家传的,药是很好找,也廉价,就是需要我配上点药,只是这药方的配比和煎药的火候,我不大方便透露出来,毕竟是家传的,请道长见谅!”宋朝期间,别派的武功都是不轻易交给别人的,更何况是家传的药方了,丘处机知道规矩,表示出理解,并一再表示出只要能治好,必有重谢!项南提笔写下黄莲和地龙两味药材,告诉丘处机山下药铺有多少要多少。

  黄连:清热燥湿,泻火解毒。用于湿热痞满,呕吐吞酸,泻痢,黄疸,高热神昏,心火亢盛,心烦不寐,血热吐衄,目赤,牙痛,消渴,痈肿疔疮;外治湿疹,湿疮,耳道流脓。酒黄连善清上焦火热。用于目赤,口疮。姜黄连清胃和胃止呕。用于寒热互结,湿热中阻,痞满呕吐。萸黄连舒肝和胃止呕。用于肝胃不和,呕吐吞酸。

  项南要黄莲的原因嘛,嘎嘎,一个就是黄莲味苦,不是有句俗话嘛,叫“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二就是它真的有治疗腹泻的作用,可以起到掩人耳目的效果。

  地龙:味咸、寒,主归肝、脾、膀胱经,具有清热息风、通络、平喘、利尿的功效。

  至于地龙嘛,不过是项南小小的恶作剧而已,想想正常人要是知道了自己吃了蚯蚓是啥表情吧,嘎嘎,一定很精彩!

  ~~~~~~~~~~~~~~~~~~~~偶是邪恶的分割线~~~~~~~~~~~~~~~~~~~~~~~~

  在伙房中,项南打发小道士们去打了整整两缸水,熬起来了黄莲地龙汤,熬到水咕嘟咕嘟冒泡后,等汤温了后,瞧着房外没人注意,就把解药倒了半瓶在黄莲地龙汤里,搅拌了一下。又叫来小道士把这锅鲜汤抬到大殿之上,马钰他们都在等着,项南只说先让几个腹泻的厉害的弟子一人一碗饮下,又叮嘱他们最近多吃点热乎的流食,比如热汤面,热粥什么的,注意保暖。几个弟子千恩万谢退了下去。项南又对几位全真大佬道:“在下只能试试,咱们先观察一下他们的情况,要是半日之后症状消失的话,就证明这方子对了,再让全真其他弟子服用。要是到时候还不成的话,在下就无能为力了!”之后又是一番客套,在这里就不多提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误落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误落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