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大闹重阳宫(一)
小刀屠魔2020-01-02 14:262,805

  第二天上午,项南和老顽童两人终于到了樊川,也就是终南山所在的地界。据传说汉初开国大将樊哙曾食邑于此,因而得名。

  项南也不同老顽童比赛了,能来到终南山是目的,老顽童那几声“爷爷”,嘎嘎,项南还真看不上,他又不是真正的小孩子,并不执着与游戏的胜负,恩,反正本来也没想着赢。放任着“仔仔”放松的小跑着,项南欣赏着景色。沿途冈峦回绕,松柏森映,水田蔬圃连绵其间,就好像又回到江南一般,看得项南心旷神怡。不知不觉中,就随着老顽童踏上了上岗的路程。

  中午,两人终于到了岗顶小庙-普光寺,胡乱吃了些干粮。老顽童道:“南儿小子啊,前面不远就是终南山重阳宫了,我可不想见我那些规规矩矩的牛鼻子徒子徒孙们!一见面就要磕头,好生无趣!我们不如直接就见了你说的那个奇人好不?”

  项南心想,我昨儿个正个晚上都琢磨着收拾你的徒孙和重徒孙呢,哪能少了你的份啊,要不我这一个人闹着,回头闹出仇来可不划算。还指望着你替我背个黑锅呢,顺便我还能装个“葱”,被发现了我就说是你结拜兄弟,量他们也不能恨我,顶多我就是个从犯。这些龌龊念头也不过是一转眼珠的时间,项南主意打定,就对老顽童说:“我还没有没看过重阳宫呢,咱们蒙着脸潜进去如何?说不定能戏弄一两个人呢,我到时候玩一两个好玩的戏法,你就在旁边看热闹如何?”老顽童听说又热闹看,马上把自己刚刚不想去重阳宫的念头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连连点头说好。“不过可事先说明啊,我要是一不小心被抓了,你可得出来罩我啊,不然我就告诉他们都是你指使我干的。”老顽童想了想,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就点头应了,催促着项南赶紧去。项南一琢磨,“仔仔”带过去不方便,就给了庙里知客僧一钱银子的香油钱,关照他帮着自己照顾下马,过两天自己就过来取走。知客僧得了银子,兴高采烈,满口答应了。

  项南的轻功在两个时辰之内是完全跟得上老顽童的,所差的不过是内力而已,时间长了,内力不济,才会渐渐输给他而已。且说二人展开轻功,如离弦之箭一般,项南落后老顽童一步的紧紧跟着。

  在老顽童这个内鬼带领之下,两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重阳宫后山门。夜幕已经降临,瞧着左右无人,项南从怀里掏出个丝绸手绢,蒙住了脸。他和老顽童翻墙而入,柱身于房上。此时是晚上,整个重阳宫冷冷清清,估计所有的杂毛老道正在做晚课。本来想找到尹志平和赵志敬麻烦的项南见到这般情景,很郁闷,这重阳宫这么大的地方,怎么找这俩个王八蛋呢?斜眼看了老顽童,这个家伙肯定不认识门里的三代弟子,指望不上。

  就在这是,就看右边柴房走出一个高高大大的胖道士,嘴里一边嘟嘟囔囔的也不知道是骂着什么,一边走到最旮旯的一个角落准备着小解。嘎嘎,正愁找不到舌头的项南乐了,打了个一切看我的眼神,飞身下方,就点了胖子的睡穴,往腋下一夹招呼着老顽童往重阳宫外撤。找了个僻静的地方,项南把胖子往地上一扔,顺手解了睡穴,点了麻穴,老顽童就躲在附近看热闹。

  其实这个可怜的胖子就是鹿清笃,这倒霉孩子今天的功夫考核没过,他师傅赵志敬面子下不来,就把一口怨气发到了他身上,让他去柴房干活思过,可没想到就被项南这小祖宗给抓了舌头。鹿胖子慢慢醒来,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被人点了麻穴,心下大惊。寻思着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跑到重阳宫闹事,眼前这个蒙面人看身量也是个少年人,怎么偷袭自己的时候,自己就一点都没发觉呢,难道是个绝顶高手?胖子武功低微,自然看不出项南的深浅,可是胖子除了早年吃了杨过那“小畜生”的一次亏之后,还真没在同辈师兄弟面前吃过憋,心里的怒气一起来,也没好汉不吃眼前亏的想法,直接骂开了,“哪里来的小毛贼,居然敢在你家鹿爷爷头上动土,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不怕全真派的报复!”项南心里都笑痛了,都被捆成这样了,还牛成这样,这胖子脑袋八成有问题。

  项南很配合我变现出一副小爷好怕怕的模样,口中叫道:“好怕怕哦,吓死人了!”接着又嘿嘿冷笑道:“全真派的名头是比较大,小爷也真是怕,不过你这全真的无名小卒,小爷却是不怕的!嘿嘿,胖猪,你刚刚骂了小爷,小爷就给你上刑好了!你慢慢享受下吧!”其实项南一开始不过是打算抓个舌头,问问赵志敬和尹志平的下落,可是刚刚胖子那句鹿爷爷,立马让项南想起那个被杨过恶整的倒霉胖子,鹿姓很少见,估计整个全真派就这么一个了,也不问是不是胖子的全名,就开始整他,反正“宁可错杀三千,不能放过一个”是至理名言,就是整错了,也没啥大的罪过。“第一刑,剃刑!”项南抽出胖子背后的宝剑,一看剑保养得不错,很锋利的样子,就开始给胖子剃头,一边动着手还一边念叨:“叫你得罪小爷,小爷叫你杂毛变秃驴!我看你还骂不骂?”可这胖子却毫不嘴软,口中还不停的骂着:“你这王八蛋,狗娘养的,老子和你没完!”项南听得烦,就扒了胖子的臭袜子,塞到他嘴里,嘴硬的胖子立刻只能发出“呜~呜~呜呜”的声音了,不到一会儿,一颗光头就出现了。“第二刑,冻刑!”嘎嘎,所谓冻刑就是扒了胖子的所有衣服。项南摸着胖子的肚子,嘿嘿,重阳宫的伙食好啊,连个四代弟子都能吃出这么多油水来,果然不亏是天下第一大派,福利待遇没话说啊。项南一手提着宝剑,一手摸着胖子肚子。胖子只觉全身上下都被风吹得凉嗖嗖的,尤其是这个蒙面人时不时扫向自己,更是觉得从后脊梁上冒冷汗,惊慌的眼神便流露出来了,连连摇头,显出哀求的神情。老顽童看着有趣,差点没乐出来,果然是冻刑啊,脱了晾着,能不冻得慌嘛,这小子有意思,好玩!项南看胖子服软了,知道现在问他什么都会说的,掏出臭袜子,对他说:“胖猪,怕小爷了吧,问你什么答什么,不然小爷手一哆嗦,备不住这宫刑就下了哈,那时候你小子可没地方找后悔药去!”胖子连连点头,心里却抱怨着自己的师傅师伯们怎么还没发现自己失踪,赶紧救他来啊。

  “大侠,您问,您老问啥,小的答啥,半点不敢隐瞒!”

  “你叫啥?”

  “小的鹿清笃”

  “你们全真派三代弟子当中,谁比较厉害?”

  “小的的师傅赵志敬,师叔尹志平,李志常都是极厉害的。”

  “他们平常都在哪住着啊?”

  ……

  虽然明知道眼前这个蒙面人要对全真不利,可是为了以后能继续当男人,胖子是问什么都说,恨不得连自己的祖宗八代都交代出来。

  项南想了想,反正自己都把鹿胖子收拾成这样了,胖子已经很丢人了,而且自己也不想伤人,也不能玩笑开得太狠,要不以后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也不好!自己还想在江湖上混呢,不能平白无故的树敌,修理这混蛋胖子一顿也就是了,而且想知道的东西也都知道了。过两天找到机会把赵志敬和尹志平框出来,来点阴招,让他们犯个戒,让全真七子去惩罚他们!看看光溜溜的胖子,又把臭袜子塞到他嘴里,坏笑着,把他所有脱下来的衣服东一件,西一件挂在不同的树上。拍拍胖子光光的脑袋,说:“麻穴两个时辰就解开了,小爷我不陪你玩了,嘎嘎。”项南捉弄完人,又弄到想知道的信息,心满意足的施展轻功跑了,老顽童是紧追其后,唯独留下浑身嫩肉的肥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误落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误落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