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大闹重阳宫(二)
小刀屠魔2017-04-02 04:463,676

  项南和老顽童又跑出了十里地,终于停了下来,捂住肚子狂笑不止。老顽童也是没心没肺的,项南整了他全真门下弟子,他还笑得出来。项南眼珠一转,琢磨着要是就偷偷整了鹿胖子,只能算是小打小闹,自己这次有老顽童撑腰,要闹就闹大点,只要不出人命,不会出什么问题。

  “嘎嘎,老顽童,这场戏过瘾不?”

  “嘿嘿,你小子有意思,那胖子的大光猪样太有意思了!”

  “还想不想看更有意思的?”

  “怎么讲?”

  “一会儿,你悄悄解了那胖子的麻穴,他绝对满处乱窜捡衣服,肯定很滑稽!然后这胖子肯定会偷偷回重阳宫的,你跑过去大叫抓贼了!全重阳宫的人肯定都能听见,嘎嘎,到时候我们就能看一场好戏了!明天早上在庙门前会和。”

  老顽童想了想好像确是挺有意思的样子,而且整的是自己门人,不怕丢面子,有点跃跃欲试,道:“嘿嘿,我这就去给胖子解穴去!”

  项南忽悠走了老顽童,展开轻功,偷偷又溜回重阳宫,找到了藏经阁,藏在附近。项南这次来终南山最大的目标是活死人墓中的九阴真经,但是如果来到全真教,都不顺手拿点什么,岂不是对不起自己。何况从鹿胖子口中得知,这个月负责藏经阁安全的是赵志敬,要是丢了点全真秘籍重宝啥的,嘎嘎,赵志敬怎么也得受点处罚不是。这种一举两得之事,他项南用脚趾想也得做不是,等事后抄录一份副本,把正本交给老顽童,就万事大吉了。

  且说项南在附近蛰伏了将近一个时辰,才听得重阳宫内有人叫喊:“抓贼了,抓贼了,贼人在这里!”心知是老顽童动手了,不一会儿,重阳宫东边就开始热闹起来,看来是惊动了不少人。藏经阁前守卫的两个小道士听见了,凑在一起琢磨着要不要过去帮忙。项南仗着轻功厉害,趁着他们凑在一起的功夫,从他们头上掠过,停在阁楼外屋檐上,从二楼的窗户翻了进去。

  藏经阁中连个灯都没点,可项南那眼力多好,只要稍微借着点月光,就能把看得清清楚楚。轻手轻脚的在藏书中找着有点价值的武功秘籍。挑挑拣拣当中,还真让项南从个角落里找出了雕花小箱子,看着花纹十分的精美,凡是好东西,不是一般都装在好包装箱里嘛。嘎嘎,看来小爷是误打误撞找着好东西了,小爷就“借”这个了,不管里面是什么,总算没空手来一场不是。项南从旁边桌上找来块开来比较干净的桌布,把小箱子包了起来,往背上一背,扎好了。从窗户往外看,只见刚刚那两个小道士还在伸着脖子往东看呢,猜测着倒是是哪个小贼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跑到重阳宫闹事。项南暗自叹息了一声,全真自王重阳之后,只有全真七子能勉强撑起局面,往后的三代四代弟子当中就没啥能人,难怪日后全真式微,最终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项南的感叹一闪而过,全真的道士越是平庸,自己这几日的行事就方便。施展轻功,飘过两个小道士头顶,落地之后往普光寺方向跑去。

  快到了普光寺,项南寻思着那个小箱子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实在忍不住诱惑,就打算现在打开箱子看看。根据小说定理,一般精美的箱子里都会有些机关暗器或是暗格之类,所以项南是一边时刻做着准备,一边拿着宝剑砍向箱锁(宝剑是鹿胖子的,项南看着剃头不错,就顺手背自己身上了)。锁头应声而落,又拿宝剑挑开箱盖,却是一点暗器也没有。项南一琢磨,自己武侠看多了,人家既然把箱子放到了藏经阁就是要给人看的,哪有道理还安排机关暗器啊,难道还打算害死自己的门人不成。伸头看看,小箱子放着书,项南取出来翻开一看,郁闷了,这本册子是王重阳留下的日记。难怪门下弟子没人动它呢,估计都是一看是重阳真人的私生活记录,又不是武功手札,还是重阳真人的遗物,就放到藏经阁供着了。项南这个气啊,自己费了半天劲儿,就弄了这么个没用的东西。可一想,自己还是好好研究下,说不定能有惊人发现呢,顺手把书塞到怀里。在普光寺附近找了棵树,坐在树上歇着,等着老顽童过来。

  ~~~~~~~~~~~~~~~~~~~~~~~~偶是邪恶的分割线~~~~~~~~~~~~~~~~~~~~~~~~~~~~

  项南在树上勉强和衣休息了一下,迷迷糊糊的觉得天好像亮了起来,睁开眼睛,跳下树,舒展了一下筋骨。想起那个精美的小箱子还在自己的手里,又见自己刚刚休息的那棵树上有个挺大的鸟窝,是个藏东西的好地方,反正自己晚上就取走,应该没有啥问题。项南轻轻跳到树上,见那鸟窝里面满是枯叶的样子,知道是个被废弃的,把箱子小心的放上,又从油布上撕下一条布,固定住,觉得收拾妥当了,跳下树看看没有什么破绽,心中默记下具体的地点,就溜达着走向了普光寺。虽然时辰尚早,但是寺里的和尚是要做早课的,项南向知客僧讨要了点米粥和馒头,就在寺里的“食堂”边吃边等着老顽童。

  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呼呼喝喝叫着:“南儿小子,你在哪啊?”那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听起来都是一样大小的,项南知是老顽童到了,赶紧吃掉最后一口馒头,冲了出去。只见老顽童在庙门口正转着呢,项南赶紧招呼:“老顽童啊,我在这呢,你吃早饭没?要没吃的话,就一起去寺里吃点。”老顽童现在却是一脸的兴奋,“不吃了不吃了,你可没瞧见,昨晚好玩啊!”项南一听,祖宗,你是不怕,在外面就这么大呼小叫的,赶紧做了个“嘘”的动作,“慢讲,慢讲,等我们找点地方再说。”随后,二人找个棵离普光寺不远的高大杨树,坐在树杈上聊起了老顽童的遭遇。

  大致情况如项南所设计的,老顽童昨晚偷偷解了鹿胖子的穴道后,惊魂未定的胖子虽然猜不出究竟是哪位“高人”所为,但是为了不至于裸奔,只得一件件的去捡树上的衣服,不怕项南那个小煞星去而复返,胡乱穿上了衣服就往重阳宫跑。就在他偷偷摸摸进了后山门之后,躲在一边的老顽童便叫起捉贼,引着老少一群杂毛来抓胖子这名“秃贼”,等胖子被众人打翻在地后,胖子是大呼冤枉,哭着喊着说自己是鹿清笃,今天被那啥“杨小畜生”抓了侮辱,经过一番“斗智斗勇”,好不容易才逃出,恳请师长为自己报仇。之后就是众人散去,单独留下秃驴胖子,跟着丘处机和他师傅赵志敬三人去了丘处机处。之后老顽童觉得热闹也看完了,肚子有点饿,就偷偷跑到了厨房,吃了顿夜宵,又在房梁上舒舒服服睡了一觉,赶来和项南汇合。

  说完,老顽童还笑:“明明是你小子收拾的他,他还非说是那个啥姓杨的小畜生,你说可笑不可笑。”项南一笑,略一思索,明白过来。自己也是个十几岁的少年,可能身材和杨过有几分相似,又这么羞辱了胖子,而胖子从来没得罪过别人,唯一不对眼的就是日后的神雕侠。想来杨过在活死人墓修炼的几年当中也没少修理过胖子。所以自己这一番做作,便让杨过背了个黑锅,还是蛮大蛮黑的一口锅。反正虱子多了不咬,杨过已经得罪全真不少了,不在乎多这一条不是。

  项南心中的坏主意不少,可是有些实在是比较“损”,不想让老顽童知道,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老顽童支开。

  “老顽童啊,你知不知道活死人墓啊?”

  “知道啊,这个还是当年我师兄建得呢,只可惜我还没进去过,那地就被我师兄赌输给古墓派了。”

  “我说的那个会指挥蜜蜂的奇人就在哪隐居呢,你去哪就能见到她。”

  “真的,我这就去看看,南儿小子,你去不去?一起吧。”

  “那个我就不去了,我比较怕蜜蜂的,被它们蛰得都怕了,我可不去!”

  项南听了是连连摆手,我可没有被虐的倾向,又不是你这种怪胎,只不过想把你支开而已,犯不着现在就招惹小龙女去。

  老顽童在路上的时候,就听项南说过这人如何如何的神奇,现在知道了“奇人”身在何处,心中是痒痒的,仿佛被小猴挠着似的,听项南说不去,也不勉强,嚷嚷着自己去,让项南不要后悔。

  与老顽童分别之后,项南就停在了树枝之上,把王重阳那本“笔记”拿出来要细细的拜读一下,看看能不能得出点有用的东西。书拿到手里,项南就觉得王重阳也是个闷骚的人,一个大男人,居然用这么好的册子记日记,前后的封面都是硬皮的,纸张也细腻,放了这多长时间居然也没有泛黄的迹象。忽然一道灵光闪现,鹿鼎记中的四十二章经,难道是书页中还有夹层不成?可是项南仔细的翻着每一页,用手摩挲着,也没发现有夹层的书页。又看了看封皮,难道在封皮中?项南当下取出自己的小匕首,轻轻划开了前后两个封面一边,也没有夹层。难道真的是本普通的笔记,可是重阳真人真会这么无聊嘛?不成,把整个封皮裁开,要是实在没有就先收着,以后再研究了。等到项南小心翼翼的裁开前封皮三面的时候,打开一看,不由目瞪口呆,是一幅图,而且是幅建筑图,在右下角写着“活死人墓上层结构图”。那是不是表示,后封底裁开之后就是“活死人墓下层结构图”呢?项南赶紧的裁开后封面,果然如自己所料,正是“活死人墓下层结构图”和终南山密道的位置所在图。项南就像被天上掉下了一个“大馅饼”给砸得晕晕乎乎,赶紧拿油布包好,收入怀中,心脏砰砰直跳。这份图纸对别人来讲可能一点用处都没有,可是对项南就不同了。读过金庸大大书的人都知道,这活死人墓里可是存着一份不完整的九阴真经的,如今有这结构图,自己就能轻松的从水下密道进入密室,从容不迫的在杨过和小龙女眼皮底下抄录下这绝世武功。之前自己想的怎么混入古墓的问题迎刃而解,而且暂时不用和小龙女杨过见面,不至于影响到神雕世界自己运行的轨迹,简直是太好太完美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误落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误落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