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兀自沉沦意正浓
暖小猪2017-04-05 04:532,187

  许良辰上前走了两步,笑了笑,权当作没有看到季景年那已经冷冰冰的神色,继续柔顺的说道:“少帅,您要喝水吗?”

  她越是这般,季景年的脸色越是冷。

  许良辰心里暗自气恼,觉得自己像是拿着热脸贴了别人的冷屁股,是个人,识相的话,就已经悄声无息的告辞,离去了吧。

  但是,她不能呀,她还有很多事情必须要仰仗于他呢,她很后悔,那天晚上为什么让他在美景阁坐了一夜了,那天她不理他,现在轮到他了。

  良辰转了头,端了桌子上的茶壶,倒了一杯水,端着走到了季景年,递给了他。

  “少帅,这水还温着,喝了正好。“

  她低着头,双手捧茶。

  季景年不置可否,没有应答。

  他的眼光倒是淡淡的转了过来,细细的凝视了她一会。

  她一直低着头,都没有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眼光最终转移到了茶杯上,这明明这是自己最喜欢的茶具,可是此时此刻看起来,倒是难看的很!

  良辰捧着茶杯,手指都要僵硬了,她的睫毛颤抖着,许久,才敢抬起头,看了一眼季景年,却发现男子根本就没有看她,依旧侧着身子,对她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良辰心底愈发的恼了,面上早已经挂不住了,她是应该离去的,可是却还是固执的站在那里。

  她不想下一次再来,还是要受着重复的煎熬,她必须在今天缓和了两人的关系,如果再这般的冷战下去,性命难保!

  虽然她这一刻心里,身体都难受的很,可是只能这样。

  “走吧!”季景年开口,却显然不是对着她说的,刘副官转过头看了许良辰一眼,有些不知所措!

  良辰听到季景年脚步抬起的声音,良辰一急,也顾不得许多,腾出一只手去拉季景年。

  “不要走!”声音期期艾艾的,带着几分急切的恳求,要是季景年去了锦园,她真的就完了,绝对不能让他去,良辰死死的拉着他。

  季景年身子往前走了一步,良辰惯性的被他一带,整个人朝着季景年扑了过去,茶不偏不倚的尽数洒在了季景年的身上。

  许良辰面上惊慌不已:“少帅,良辰不是故意的!”拿着手中的丝绢在季景年身上擦着。

  心里却乐开了花,你不是要去锦园吗?不是不理我吗?让你得意?你该感谢这茶不是热的。

  良辰手上动作不停,心里却是在暗自高兴,也没注意自己的动作。

  只一直擦着,不停的擦着,然而,擦着,擦着,她却觉得,气氛,一点一点变得诡异了起来。

  而手下,似乎原本软软的触觉,变得硬了起来。

  她只顾着幸灾乐祸,一时半会也没有发觉发生了什么,只是抬起了头,去看少帅,却发现季景年的眼睛,看着她,像是要把她吞入腹一般。

  良辰被他的眼神下了一跳,手一颤,便听到了季景年一声闷哼,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的手,居然抚着他的那里。

  小脸,一瞬间便红了个彻底。

  虽说,良辰今夜来的目的便是要勾引季景年,可是看到自己的动作还是害羞的很。

  良家女子哪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小嘴里,也忍不住的脱口低声尖呼了一句,便要把手,收了回来。

  谁知道,她的手还没来得及拿开,就在下一秒被他死死地按住,紧紧的抵着他的那里。

  良辰的脸,愈发的红了,整个人也跟着有些焦躁不安,她却也说不出来是为了什么,只是觉得有点羞怯,低着头,手指想拿也拿不走,就这般羞怯着。

  季景年看到她这般的模样,只是觉得可爱的很,仿佛有看到了以前那个爱撒娇,爱害羞的良辰,原本的怒意减轻了些。

  良辰看季景年的表情缓和了,不再像刚才那般冷冰冰的,而且整个人的身子都软了,也没有马上要走的意思了。

  她心里暗自开怀笑了下,看来,留下他也不是没可能了!

  自然是要软言细语好好的哄上一番了:“少帅,良辰知道错了!你这样不去看良辰,良辰难过的很,所以良辰今天才特意过来,其实就是想少帅了!”

  “哦?”季景年一个单音出口,这已经是极难的了。

  良辰心底越发的高兴:“所以,少帅今天可不可以不去八姐姐那里,留下来陪陪良辰!良辰真的是想少帅了呢?”

  良辰故意的在他身上蹭了蹭,季景年的表情缓和多了,明知道她说这些想着他的话带着虚情假意的成分,可是他还是相信了。

  他宁愿相信他的良辰还是想着他,念着他,喜欢着他的!

  他的原本把按着她的手,微微的牵了起来,拿到了自己的嘴边,轻轻的啄了两下。

  良辰抬起头,看向了季景年,恰好跟他的眼神撞在一起,只是觉得男子的眼神,格外的炙热,与他这个平常淡然的性子,完全的不一样。

  她隐约的像是感觉到要发生了什么事情,心底还是微微的颤了一下,这便是他的目的,良辰觉得自己现在真真是贱得很,果不其然,下一秒,她便被他伸出手,一把圈入了怀里,唇瓣被他捕捉了个彻底。

  他吻的非常的认真,喉咙滚动,和他对她这个人一般,都很专注,而且一丝不苟。两个人的体温,跟着逐渐的开始升了起来。

  他的手指,修长有力,一手扣着她的背,一手拖着她的头。

  良辰只是觉得眼前一恍惚,呜咽了一下,便被他彻底的征服了。

  她有意勾引,却不想,每次最先沉沦的那个也是自己。

  欲先起,情且动,兀自沉沦意正浓。

  她以为沉沦的只有她,而他只是被勾引,却不知,单单她站在他的面前他便开始沉沦!

  她的脸,红扑扑的,眼神迷离,带着几分真,几分情,几分懵懂,傻煞是迷人,惹得季景年觉得自己的控制力,顿时烟消云散了。

  哪里还顾得了和她置气,不管是什么原因,她又得逞了!

  他抱起了她,快步的走到了大床边,把她轻轻的放下,他也跟着缓缓地压了上来。

继续阅读:第38:以柔克刚溃不成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愿以美景共良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