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输了天下亦无妨
暖小猪2017-04-05 04:531,687

  良辰侧过头,看到季景年懒懒的坐在那里,他的眼底淡漠一片,她怔了一怔,陡然间清醒了过来。

  他早就不是她一个人的景年了。

  良辰突然觉得心有点疼,纠结在一起,难受的很,甚至想赶快逃离。

  她坐起身,缓缓地捡了自己的衣服,忍着身体的疼痛,迅速的穿好。

  她觉得心底堵堵的,带着一点点的失落,那个失落,从何而来,却又不知。

  现在的良辰习惯了伪装自己,曲意奉承着所有的人,待她穿戴好,原本化了妆的脸,此时早已经散了,唇色红红的,眼睛大大的,一副清纯的样子。

  “少帅………良辰告退。”良辰这次是真的想要离开,面对这样冷漠的季景年她想落荒而逃。

  季景年这才转过头,看了她一眼,眼底并没有太多的情绪。

  他的气息很冷,冷的像是不是他一样。

  良辰抿了抿唇,下意识的低下头,她觉得心底充满了委屈,这个委屈,她清楚的知道,是被一个男人,不重视带来的委屈。

  只是,这条路是她自己选的,似乎没有太多委屈的资本。

  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就是,女人总是,自以为是的说着,自己不爱,可是,到了后来,爱的比谁都疯狂。

  男人总是,深情款款的说着,自己很爱,可是,到了最后,薄情的比谁都直接!

  良辰挤出一抹冷笑,到底是女人傻还是男人薄凉。

  看来,她还要费很大功夫才行,不然,她就算等到老死少帅府也别想实现。

  季景年缓缓地别开了头,动了动唇,像是要说话,最后却选择了沉默,看也没有看一眼她,反而,闭着眼睛,开始养神了。

  良辰有些心事重重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是让她走,还是不让她走?

  良辰看着面前这个闭着眼睛的男子,美的惊艳,美的华丽,美的清贵,心底盘旋着迟疑。

  摇曳的灯光下,他的轮廓线条完美而柔软,闲散的用胳膊低着脑袋,眯着眼睛他,竟然如此的悠然静雅。

  良辰再一次的开口轻轻的说了一句:“少帅,良辰退下了。”

  他的睫毛颤了颤,她知道他听见了,看到他没有说话的痕迹,拖着沉重的身体转身,离去。

  她似乎是真的累倒了,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从楼梯上下来的时候,腿有些软,差点摔倒,良辰以为自己肯定死定了,要从这楼梯上滚了下去了。

  可是身子突然的一轻,已经被人从身后拉住。

  熟悉的怀抱,熟悉的味道,良辰不用回头,也猜出是季景年,只是刚才他明明是在睡觉的,怎么会这样的快?

  良辰这才回过头看她,季景年的表情复杂,说不出是爱还是不爱,良辰看不懂,所以越发的不明白。

  季景年抱了良辰再次上楼,直接把她放到了床上,也不说话,在她的身边躺了下来。

  关了房间的灯,一下子暗了下来,季景年看着边上熟睡的女人,眼神深情极了,良辰,我对你说的话,你,听到了么?

  良辰,我想你!

  他只能这样,发泄着自己心底压抑着的疼痛!

  她一直是个聪明的女子。

  极为的聪明。

  其实,她现在是在利用他吧?她到底想做什么?

  她的眼神有时候会对他突然的敌视,为什么?

  当年一声不响离开的是她?

  天知道,他先在每一次看到她的时候,他是怎样才能忍住了自己的感情,不让自己露出来任何对她有着一抹渴望的样子。

  他知道,如果她知道他心底的想发,如果她知道他爱着她,那么她会像三年前一般么?

  两个人,总有一个要先走出那一步的。

  他不怕输给她,怕的是输了她!

  其实,他不是怕她利用,只怕自己在她心中毫无用处。

  她虽然在自己面前,乖顺听话,微笑温婉,可是他却知道,她的心,现在,从未真真正正的对着他打开过一次。

  他和她之间,隔得是一层城墙。

  她不让任何人跨了进去,而她自己也不肯跃了出来。

  季景年想到这里,眼神带着一抹感伤。

  他的唇瓣,不由自主的抿了抿,他该怎么做,顺着她的想法么?

  接下来的三天,少帅每夜都会派人去接良辰到风雨楼的。

  少帅府很快传开,九姨太现在是少帅府最得宠的女人,连八姨太都不敢怠慢呢?

  少帅只要白日里在府必然会请了八姨太在风雨楼的湖心亭里弹上几曲,韩瑾儿远远的听着,原来那天弹琴的人不是徐莹莹而是许良辰,她那天偏偏弹的是那首曲子,难道,许良辰真的和少帅以前有什么关系?

继续阅读:第40:良辰出府遇故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愿以美景共良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