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章 命运之遇(二)
連營2017-04-04 14:563,241

  小家伙听了这话,小脸扭曲了起来,一副惊恐的表情,一双小手依依呀呀的又摇摆着。

  “嘿,这小子难道听的懂我说的话?”方超心中一乐,变戏法似的手中多出了个木制的魔方,用充满诱惑的口吻在他耳边低声道,“听哥哥的话,做一次催眠治疗,这个就送给你,怎么样?”

  小家伙眼中迅速布满了星星,伸长了小手想去抓那魔方,皇后见了心中欢喜,整个人也明媚了几分,小声对着楚王问道,“皇上,臣妾还不知道这位先生姓名,那先生手中的又是何物?”

  楚王也是龙颜大悦,看着皇后那一脸开心的样子,心情更是畅快,乐呵呵的将方超与琴祥林的名字一一告诉皇后,至于方超手中那块六彩方木,自然是从来没有见过。

  缓缓的站直身子,方超右手食指轻轻摩挲着鼻翼,开口道:“陛下,草民现在要给六皇子殿下诊疗,接下来的步骤若有人打搅,恐有危险,还请陛下与皇后娘娘暂避。”

  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楚王就携着皇后出了内殿,径直走向偏殿饮茶,等待消息去了,其余人等也随着楚王的銮驾而去,偌大的皇宫只剩下方超和摇床中的六皇子。

  “大哥哥,你怎么知道抑郁症,以前妈妈就有轻微的忧郁症,还有,你那个魔方是从哪里来的?”

  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方超瞪着双眼望着六皇子,三个多月大的孩子就能说话了?那声音含糊不清,显然声带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但这已经彻底颠覆了常人的认知。

  “你、你说什么?”

  六皇子呢喃着小嘴直到把话说了三遍,方超才完全听清楚。

  “嘿,魔方,魔方,”方超带着略微嘶哑的声音说着,就算再蠢,也该明白了,什么梁王世子、始皇邹飞,原来也是从那个遥远的世界迫降而来的,这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太他娘讽刺了。

  方超哈哈大笑:“这难道就是所谓的人生何处不相逢?六皇子此前是男是女,是美是丑,若是个大美女,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了个男儿身,这手术、这刀法,堪称神迹啊……”说到这里方超暗自庆幸,还好没有免费做了个那个什么手术,若是变成了……额,其实,貌似,也不坏嘛……

  成天跑到别人家小姐的闺房里打打闹闹,卿卿我我,揩了油也没人怪罪,实在不行,看看自己也……嘿嘿,嘿嘿,“啪”拿着折扇狠狠敲了自己脑袋一下,方超越想越反胃,自己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想法。

  来回晃了几圈脑袋,揉了揉面孔,方超又道,“我生于一九八二年,成长在伟大祖国的雨露下,作为最最幸福的八十后一代,毕业后在医院打工,有一次给病人做手术,医院氧气瓶突然爆炸,就被炸到这儿来了,你呢?又是怎么死过来的?”

  六皇子鼓着小脸,茫然的看着手舞足蹈的方超,吃力的呢喃道:“我妈妈正在生小妹妹,我在手术室外面等她,好像是良新医院,那里来了好多黑衣人,还有一个拿手术刀的医生,我还杀了一个人……我可是已经有十二岁啦,到了这里很害怕,又很想妈妈,所以就……”一口气说完这些,小脸红红、气喘吁吁的。

  “啪嗒”魔方落地,方超颤抖的手指着六皇子,惊恐的说道,“什么?你……你就是那个小男孩!”

  六皇子用尽力气抬起小脑袋,极为吃力的问道,“大哥哥你说什么……”随后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以这么小的身躯说了这么多话,似乎是有点困了。

  方超脸上阴云密布,青筋如虬龙般蜿蜒凸起,嘴中渗出丝丝殷红,分明是自己咬的,此刻的表情显得格外的狰狞,半响后,紧闭起双眼,轻轻叹道,“那位给你妈妈做手术的医生就是我啊,我便是那个医生……”

  方超说完后,又徐徐睁开眼来,眸中再无一丝涟漪涟,“我们的事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以后你就要像个普通婴儿一样,只能哭、笑,不能说话,以你现在六皇子的身份,将来可能会成为太子,甚至楚王,这次不知是谁杀“你”不成,但这宫中是步步危机,你若是想活命,在有能力自保之前,就暂时装成之前痴傻的样子,明白了吗,我会让琴祥林和海大富保护你,记住这两个人的名字,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要知道,你就是始皇邹飞!”

  迷迷糊糊的听了一大半,知道有人要害自己,以前跟着妈妈看过很多关于宫廷的电视连续剧,知道皇宫中有些人很坏,哥哥为了皇位会杀弟弟,如果自己痴痴傻傻的就不会有人害自己的,还有琴祥林和海大富,牢牢的记住这两个名字,至于始皇邹飞是谁自己并不知道,自己只是很想爸爸妈妈……还没说出个“嗯”字,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看着摇床中入睡的六皇子,方超思绪已经飘远,半晌后方才抬起头,望向殿外天空中那一片片炽烈的火烧云,脸色通红,不知是那霞云所映,还是心中所想而发,只听他口中念念有词,“日落西山红霞飞,帝星乘风下翠微,千年浮世独徘徊,梦里伊人常相随,小祎……等我回来!始皇,我已经找到了!”风儿吹过,衣袂飘飘……

  永和宫,偏殿。

  楚王放下白玉茶杯,看着眼前的白衣儒士走近、俯身下拜,赶忙唱了平身,满怀期待的看着他,等着他禀告诊断结果。

  此前偏殿中,无论是楚王、楚后,还是周勇及宫里的太监宫娥们,都对着方超神奇的医术啧啧称奇,待晓得小书童琴祥林是他的亲传弟子后,也自然而然的将琴祥林页奉入了神医之列。听着小书童介绍医术的博大精深,待他说道西医的诊疗方法时,更是引得一阵惊呼,眼下方超含笑而来,众人怎会不期待呢?

  “启禀陛下,经草民诊断,六皇子的病,可治!”楚王楚后对视一眼,终于得到了期盼已久的结果,不禁笑容浮上脸来。

  “但需要时间,待六皇子殿下稍稍年长,开了灵智后,方能开始正式治疗,少则一两年,多则一、二十年,必可康复如常人。”闻得此言,楚王眉角上浮起一丝忧愁,但是,无论如何,能治便好,得遇神医如斯,即使等上个一、二十年,皇儿才能康复,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方超沉吟片刻,抬起头来看了眼楚王,有些焦躁不安,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楚王见状,便开口道,“我与方先生去御花园走走,尔等,且退下吧。”

  御花园中,楚王龙行虎步的开路在前,方超尾随其后一步,却不发一言,等了半天,楚王不耐,骤然转身开口问道,“方先生,你是否有什么话要对朕说,现在但说无妨。”

  方超闻言点点头,略一沉吟,便问道:“六皇子殿下可是受了什么惊吓?”

  脸色一沉,楚王说道,“不错,曾有人劫持了小六儿,幸得侍卫们一路相救,才保得此命。”

  “唉,便是这个原因了,陛下,不管之前如何,再不可让殿下受此惊吓,否则只会加重病情……”方超躬身恳切的说道。

  “这点毋庸方先生担心,朕不仅会好好的保护小六儿,还要查出那幕后之手,将其碎尸万……”楚王虎目生煞,面色发青,这话说出来更是咬牙切齿的。

  方超不敢再听下去,赶忙插话,“陛下,草民这两年家中有事,怕是要离开一段时间,不能为六皇子殿下亲自治疗,况且目前也只能暂时做一些辅疗,可让琴祥林以及草民的另外一位随从暂时照顾六皇子殿下,草民认为,凭琴祥林的医术,足以治疗六殿下了。”

  楚王听了这话感到无比郁闷,作为一位帝王,他显然属于一位仁主,对下一向宽厚,但是这并不代表君臣的尊卑就没有了区别,之前的以礼相待就是希望方超能全心全意的替六皇子治疾,如今这位先生以家中事为托辞,要离开两年以上的时间,若是小六儿突发什么事,他的随从不能照拂,该如何是好?

  楚王心中不悦,又不想完全撕破脸皮,用强去留下这位白衣儒士,淡淡的说道,“方先生不必出宫,若是家中有什么事,朕替你解决,此事毋庸多言,就此定下,先生只需将事告诉小郑子便可。”

  “唉,家中有事只是其一,六皇子殿下的病,若想要完全根治,需要一种名为三针尾草的药物,搜寻这药才需要时间啊”

  “原来如此,”楚王面色稍霁,“这药材可以让宫廷药师去收集,先生何必亲自前往?”

  食指轻轻摩挲着鼻翼,方超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三针尾草与七步毒草颇为相似,认得的人很少很少,若是稍出差错,殿下性命堪忧,草民便是百死莫赎了,陛下且放心,俗语有云,医者父母心,草民既然已经为殿下诊断了病情,必然竭尽所能助其康复,至多三五年,定然返回。”

  事已至此,楚王唯有答应,千叮万嘱方超定要按时返回,本打算派几个侍卫随他一起寻药,却被方超断然拒绝了,也只好任之独自离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