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命运之遇(一)
連營2017-04-04 14:562,821

  周勇,方超,琴祥林一行人,随着楚王的銮驾,穿过三宫六门,直达皇后寝宫,方超摇着折扇,左看看又看看,真恨不得手里有只单反相机,咔嚓咔嚓全拍下来。

  方超在打量这偌大的皇宫,楚王却在打量这个让他感觉很特别的白衣书生,瞧他一副春游踏青的举止模样,不禁一阵愕然。而此时此刻,小书童已经收敛了平时嬉皮笑脸的鬼灵精样子,取而代之的是谨慎与庄重,或许是有一点点的紧张吧。

  “皇上驾到……”随着小黄门一声尖锐嘹亮的宣礼,太监宫娥们纷纷下跪叩拜,皇后已经气度雍容的立于殿外,朝着楚王盈盈一福,周勇一干人纷纷侧过身去避开皇后一礼。

  此时方超悄悄的扫过殿门一眼,只见皇后身着一袭墨绿宫装,青丝盘绕如乌云叠鬓,以九尾金翅凤钗固扎,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那盈盈一福,唯美的身姿宛若天成,霎时百花失色。

  只是这美人眼中噙着泪水,那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让每一个男人,都有忍不住上前好生怜爱的冲动,方超心中暗叹一声,这可以说是他此生中,见过的最有女人味的尤物了,三十出头的年纪,看着却宛若双十年华的花季少女,而那种透进骨子里的内媚,又绝非青涩少女所能散发的。

  凤目缓缓扫过周勇以及两个陌生男子,在方超身上稍作停驻,楚后便微张樱桃小口,那声音伴着略带磁性的威仪,更多的是一种极尽依人的乖巧,“皇上,您又来看飞儿啦……”看着那盈盈的一福,方超眼儿都直了,再恨没带单反相机。

  “是啊,大夫们都怎么说的?可有进展?”楚王走上台阶,轻抬一手,“平身……”

  随着太监宫娥们一个接着一个的站了起来,楚王已经上前,执起了皇后的手来,皇后袍袖抬起,螓首微微一偏,抹去了挂着的泪珠儿,略带着点哽咽:“是臣妾没有照顾好皇儿,让皇儿遭受如此罪责,如今宫中太医、民间大夫虽多,却,却也没有一点法子……我可怜的儿啊……”楚后说到此处,又低声啜泣起来。

  “唉,皇后啊,你就不要再自责了,是朕,对不住你们呐,”楚王半转过身子,指着琴祥林道,“今日周卿家向朕推荐了一位大夫,据周卿说来,此人医术精湛,想来可以为吾儿诊断一番,或许吾儿得幸可治……”

  皇后看了一眼琴祥林,微微皱眉,却是螓首轻点,“谢陛下。”

  楚王见状,也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执着皇后的手进了内殿。

  此刻的六殿下,正在熟睡当中,楚王与楚后分坐两旁,静静的端倪着这个小生命。

  看着金龙摇床里躺着的稚弱小童,方超嘴角泛起丝丝笑容,眸中更是光华万丈,这便是始皇啊,横扫六合,定鼎宇内的始皇邹飞,如今只是这么个摇摇欲坠、奄奄一息的孱弱小家伙。

  皇后凄声道,“琴先生可知,皇儿醒的时候,也是这般模样,不哭不闹的,眼神木然。

  本宫及众位太医,原以为皇儿是天生聋哑,可有一日,本宫入殿时发现侍女们都不在,正要责罚于她们,突然闻得一小童儿正在嘤嘤哭泣,那声音很轻,本宫惊疑之下,循着声响快步上前探视,发现竟是皇儿发出的哭声。

  本宫欣喜若狂,谁知皇儿发现本宫后,立刻噤声闭目,继续如平时般酣睡。

  至此以后,本宫多次安排侍女们殿外守候,而自己则轻声摸进殿中,发现每当殿中无人之时,皇儿便会独自啜泣,而非一般婴儿的嘹亮哭喊,那声音凄苦,本宫心听得心儿都要碎了。”

  方超和琴祥林听的一愣一愣的,暗想莫不是这天地之间,真有妖魔鬼怪存在,这六皇子鬼上身了不成?

  只听皇后继续道,“本宫甚至请了一些高僧前来作法,仍是没有起色……”待到将六皇子的病症一一叙述,楚后便问道,“琴先生可知皇儿得的是什么病?”

  琴祥林闭目苦思,半晌后睁开双眼,低声道,“依娘娘之言,草民心中已有所判断,但仍需细细诊断一番,尚可下结论。”

  “先生请便,”皇后看着琴祥林未带药箱,疑惑道,“若需要些什么,尽管吩咐。”

  “多谢娘娘!暂且还不需要,”说完后,小书童从袖中取出一雕刻精致的竹筒,将其一端轻轻贴放在六皇子胸口处,而他则侧耳去听另一端的声响。

  待过了一段时间,又将竹筒移往六皇子躯体的另一处倾听起来,如此反复三五次后,便收起了竹筒,将六皇子的手臂放在手中轻轻捏着,似是在感受他的臂骨,四肢都揉捏过后,又轻按着他的额角处,片刻后,方才起身。

  楚王和楚后第一次看见这样诊断的,不仅不切手脉,还做出这番怪异的举动,如此与众不同,不禁生出些期盼来,“琴先生何以不切脉诊断?这番举动又是什么诊断法儿?朕可是从未见过。”

  只见小书童起身后,转过头去看着方超,轻轻的摇了摇头后,方躬身对着楚王道,“皇上,孩童手臂脉象过于微弱,额角处亦有动脉,轻按其额角,便如臂手切脉一样,草民轻捏六皇子四肢后,可以断定六皇子殿*质健壮,根骨奇佳,用竹筒探听可判断心肺肝胆是否有杂音,以此判断出殿下内脏亦是无恙,事到如今,唯一可能的病症便是……脑疾。”

  楚王与楚后彼此对视一眼,心中哀叹,看来刘老太医诊断无误,喃喃道:“我可怜的皇儿啊,便真是没有法子医治了么?”

  “不然,还有一种可能性,”一直未说话的白衣儒士此时神色凝重,对着皇上微微一揖身,继续道,“也是脑疾的一种,在我家乡,称为心理疾病,假以时日,却是可以治疗康复的。”

  皇后也不管认不认识这位白衣儒士,芳心急颤,慌忙道,“何谓心理疾病?先生可有办法医治?”

  “人云,心病还需心药医,这心病也可算作心理疾病的一种,而从娘娘对六皇子病情的叙述、以及琴祥林诊断的结果来看,六皇子所患极为可能是另一种心理疾病,名曰,抑郁症。”方超看着娇艳如花的皇后,侃侃而谈,“只是以六皇子的年纪,就患这症状按理来说是绝无可能的,但娘娘所述确确实实乃抑郁症状,恳请陛下与娘娘允草民一试!”

  此刻谁也没有发现,当抑郁症这三个字出口时,正酣睡着的六皇子猛的张开眼睛,竟吃力的转过头来,使劲的摇着小手,奈何摇床完全遮挡了他的视线,任他用尽气力,也没办法看到什么……

  “这心病朕自然知道,可这心药,岂是人人皆有?”楚王已经心动,还是忍不住问了句。

  “草民家乡有一种催眠术,可以一试。”

  “先生尽管一试!”皇后不待楚王再问,赶忙应允。

  方超微微颌首,踩着从容的步子,走到摇床前,不禁一愣,只见六皇子扑闪着大大的眼睛,依依呀呀的摇着小手,正动个不停,这似乎和皇后之前所说完全不符嘛,这明明是个好动的小鬼。

  众人也随着方超的身影,将目光放在了六皇子身上,见到此状,皇后吃惊的掩住了小口,楚王更是噌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周勇却瞪大双眼,忽而又阴晴不定的看着摇床中的六皇子。

  六皇子已经停下了乱晃的小手,圆溜溜的双眼一闪不闪的盯着眼前的白衣儒士,小嘴微张,看得方超心花怒放,楚王楚后及众人的表情方超悉数收在眼底,暗忖定然是这小家伙行为反常了啊,不愧是始皇,难道看的出老子和别人不一样?

  “六皇子殿下,草民现在要为你医治病症,请你尽量配合我,”也不管这小家伙听不听的懂,方超继续说道,“请六皇子殿下照着草民所说去做,我们先做一个次‘死亡体验’的催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