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屠夫
連營2019-12-03 16:594,278

  人的一生,总会经历很多事情,这些事情有的让你喜,有的让你忧,有的让你仰天大笑,有的则让你垂头叹息。开心的事,人们都乐于接受,而忧伤、苦恼之事袭来时,人们往往哀叹人生不幸,命运不公。

  但是,命运的乐章,它的美丽和神秘在于,你永远也猜测不到下一个音符会是什么,即使偶尔猜中了,也无法想象出整一段曲子。

  有的时候,命运会开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会让两个毫无关联的人,相遇、相知,即使他们有着不同的年龄,有着不同的生活方式。就仿佛夜空中的点点繁星,在人们奇思妙想的撮合下,一片片的连成了星座。

  于是,天机星、帝王星,相撞了……

  “方超,男,28岁,良新医院妇产科主治医师……”国安局一间漆黑幽暗的房间中,投影仪炽热的白光照射在白色的银幕上,技术部张主任猛吸了一口中华,用激光笔指着银幕上的头像继续说道:“这个家伙在黑道上,被称作屠夫,先后参与了1.24特大恶性杀人案,7.14特大恶性盗尸案……死在他手上的财团巨首、政府官员,据不完全统计,已达二百六十二人。”

  “张……张主任,这个家伙,就……就是屠夫?”特别行动组一名干事惊讶出声,似乎实在是想象不到,令奸商与贪官闻风丧胆的刽子手屠夫,竟会是这么个带着副眼镜、长相斯斯文文的医师。

  张主任弹了弹指间的烟,冷声道:“小刘啊,你不要被他的外表给迷惑了,这个人简直就是个魔鬼、变态杀人狂,你知道么,这十年来,屠夫每次作案的现场,近半数的受害者,都是被掏心挖肺的,死相极其的惨呐……”

  暗室中,又有一个人举手发言:“张主任,自从特别行动组盯上屠夫以来,整整十年了,我们都没有查到任何有关屠夫的其他信息,您这份资料是从哪里来的,又怎么能认定这个人就是屠夫?”

  “是我提供的,”阴暗角落中,缓缓站起一个身影,他用着有些生硬的中文,继续说道,“这名罪犯在世界各地,参与多起恶性杀人事件,国际刑警已经介入调查,这些资料都是国际刑警组织提供的,至于资料的真实性,大家不必怀疑。”

  张主任点点头,沉声道:“境内不少出逃的官员,我们没有办法逮捕他们,结果最后都死在屠夫的手里了。”

  小刘一撇嘴,小声说道:“那不是好事么?这些人就该死!”

  张主任看了小刘一眼,没有理他,又说道:“这次的追捕行动,代号雷霆,就是要以雷霆一击,抓捕犯人,上头已经制定好了整个行动计划,具体的东西,都写在了刚才发给你们五个行动组的文件上,参与行动的人,今天晚上都住在局里头,晚上回去好好研究一下自己的行动指南,明日正午十二点整这里集合。现在,上缴一切通信工具。”

  为了防止机密泄露,收缴了特别行动组所有人员的通信工具后,张主任才一挥手,“解散!”

  待到人都走完,张主任对着阴影中的黑衣人谄笑道,“藤堂先生,屠夫实在是太狡猾了,雷霆行动还需国际刑警组织的鼎力相助才行啊!”

  藤堂归紫取出了一根雪茄,张主任立刻递上打火机,藤堂归紫凑上嘴去,深深的吸了一口,又吹出一团白烟,“张主任,只要这次能逮捕了屠夫,帮助国际刑警铲除了这个眼中钉,你不仅能升职,同时还能获得我们的友情与馈赠,好好干吧。”

  拍了拍张主任的肩膀,藤堂归紫叼着雪茄,便踏出了暗室。出了国安局,藤堂归紫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相片,看着相片上的小男孩,阴森的笑了起来……

  六年的爱情长跑,终于等到了开花结果的一刻,方超温柔的将钻戒推入小祎的无名指,捏着那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又轻轻的送上了一记香吻,“现在你是我的人了!”

  小祎有些害羞的偏过头去,“才没有,你想的美呢!”

  “啊呀呀,你都带上戒指了,还不算我的人啊?难道你不想嫁给我?”

  “谁要嫁给你……”小祎低下头,声音越说越小,偷偷瞥了一眼方超,待到看见他那狡黠的笑容,芳心一颤,娇嗔道,“讨厌!你欺负我!”

  “哈哈哈,都是我的人了,不欺负你欺负谁,我还要欺负你一辈子,今生今世只欺负你一个人,哈哈!”方超将她拦腰抱起,原地转了好几圈,而小祎,悄悄的将螓首靠在了他宽厚的肩膀……

  “嘀……对猪弹琴,你已在睡梦里,多少个春花秋月我只想陪着你……”美妙的铃音响起,方超将小祎放下,又狠狠的嘴了她一下,才接起了电话,“喂,小王,什么事呀,我今天不是请假了么?”

  “方医师啊,快点,快来单位!这里来了个难产的病妇,得了忧郁症的,居然在生产的时候割腕,现在失血过多,我们都不敢剖腹了,都折腾半个小时了!就指望你了!快点!嘟……”小王一说完就把电话挂了,方超一愣,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小祎。

  “傻瓜,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呀,这可是两条性命耶!”小祎刚才可是贴着方超的手机,人工“监听”他的谈话内容的,听完后就这么嗔怪道。

  方超会心一笑,“诶,那我去了,你就在那边的茶楼等我吧,去去就来。”

  “扑哧!”小祎捂着嘴巴笑道,“哪有你这样的医生,这么不关心病人的,去去就来,哼!给病人动手术的时候要用心一点。”

  “晓得了,嘿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刀法。”方超比了下刀子砍人的手势,将小祎逗乐了,才提起一口气,开始往医院的方向狂奔过去,这里和医院近的很,跑过去五分钟就够了,比打的还快。

  方超一路风风火火的跑进医院,早有人在门口等着他,直接将他领向了手术室,方超刚想要走进手术室,斜着跑出来一个十岁多点的小男孩儿,哽咽着抱着他的腿,“叔叔,你一定要救救妈妈……”

  方超摸了摸他的小脑袋,温柔的笑道,“放心吧,有叔叔在,不会有问题的。”

  小男孩这才将他放开了。

  一进手术室,方超就开始卸下手上的婚戒,里面也早有小护士等候着他,给他换上了消过毒的手套与外挂后,就静悄悄的走出了房门,方超从门口收回了目光,一边观察着孕妇分娩的情况,一边问道,“小王,那个小护士新来的么,以前没有见过哦。”

  “是的……新……新来的!”小王的声音有些颤抖。

  方超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便伸出手,捏住了手术刀,在五指间把玩了一阵,闪电般的往孕妇下面划去,几下后,婴儿顺利出身,还没出多少血,就被方超缝合住了刀口。

  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方超正想说什么,手机又响了……

  又是谁啊,方超向屏幕上瞟了一眼,顿时瞳孔一缩,“小王,这里已经没问题了,我去接下电话。”

  “嗯,快去快回。”

  走出了房间,那个小孩仍在,见到方超出来,欢喜的问道,“妈妈没事了吗?”

  方超给了他一个噤声的动作,一边接起电话一边向着洗手间走去,“喂……谁啊?”

  “屠夫……跑!嘟……”电话立刻挂掉了。

  “暗号呢,喂?小刘?”方超停下了步子,电话那头的人,没有说暗号就报了他在黑道上的名字,是不是安插在国安局的小刘,他不敢肯定,无论是不是真的小刘,有没有危险,都必须先考虑到自身安危,因此,现在就该立即遁走。不好!戒指还留在手术室!

  “叔叔,妈妈怎么样了?”

  方超看了眼那个孩子,刚才自己打电话没有理他,竟然一直跟到了洗手间里,“你母亲已经没事了,叔叔现在有急事要离开,你在手术室外面等着就行了。”

  “哦……”

  方超疾行于回手术室的走廊间,渐渐与身后的小鬼拉开了距离,看着前面朝自己走过来的两名黑衣人,方超猛然发力,闪电般的甩出两把手术刀,正中对方咽喉,那两人不可置信的低下头,看着喉间的夺命利器,身子一软,就跌翻在地。

  屠夫冷笑着走了过去,一脚踢飞黑衣人挣扎着摸向的那把手枪,轻轻一踏,干净利落的踩断了黑衣人的颈骨……

  小鬼呆呆的看着前方杀人如麻的叔叔,看着前方飞来的一泼热血,直溅到了脸上,才惊骇欲绝的跌坐在了地上,只见那位刚才还和蔼可亲的叔叔,捏着两把手术刀,像一只敏捷的猎豹一般,像一个魔鬼一样,收割着生命,那些中刀的人,无不被锐利的手术刀开肠破肚……

  屠夫的动作很快,短短两个呼吸间,走廊上的五个人,全都横在了地上,洒了一地的内脏,小鬼看得面色发白,疯狂的呕吐了起来,只见那位叔叔走到了手术室的门口,停下身子转过头来,朝着自己温柔的一笑,下一刻,一声巨响,那位叔叔倒飞了回来,然后一个叼着雪茄的男子,从手术室里面踹开了门,拿着枪,顶在了他的头上。

  “藤堂归紫?”屠夫一边吐血,一边惨笑着,“原来是你这个畜生,可恨我一直找不到你!今天竟然让我碰上了!”

  “屠夫,我们终于见面了,”手术室中又走出一名男子,从怀中取出了一副手铐,“还是乖乖的让我铐上吧,等着接受法律的制裁,这里四周都是狙击手,你今天是跑不了的。”

  “国安局技术部张主任?哈哈……哈,放心,在我死之前,一定会让你来陪葬的,你也是我屠夫的目标。”

  张主任冷笑道:“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劫富济贫的大侠?惩奸除恶的神?就算你杀再多的贪官恶人,在世人的眼里,依旧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犯罢了!这里四下没人,落在了我的手里,就直接送你一程吧,回去写个报告就可以,像你这样一个疯子,污蔑你暴起伤人,实在是太容易让人相信了。”

  “屠夫,你杀了我爷爷,今天我就亲手替他报仇!”藤堂一口吐掉雪茄,食指慢慢按了下去……

  只听“呯”的一声,藤堂捂着鲜血狂喷的脖子,不可思议的转过头来,看着那握着枪,正瑟瑟发抖的小鬼,直接跌翻在了地上,一下一下抽搐着。

  屠夫趁机暴起,锋利的手术刀划开了张主任的胸膛和脖颈,又一个翻身躲过了远处飞射而来的狙击子弹,正好滚进了手术室,捂着胸口涓涓流淌的鲜血,靠在墙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哈……哈哈,我说过,屠夫的目标,都活不成,藤堂归紫,你爷爷该死,漏网的甲级战犯,我怎么会让他活着,你从贫穷国家四处收购人口,做活体研究,也该死!”

  藤堂归紫转过头去,望了一眼那个小鬼,诡异的一笑,便两眼翻白,死的不能再死了,方超皱了下眉头,不知道他临死,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的笑容,只是说道:“小弟弟,谢谢你!放心,那些狙击手不会杀你这样的一个孩子的,叔叔要赶快离开了……”

  “呜呜……叔叔救了妈妈,我不能让叔叔死的……”小鬼被吓的不行,说到这里,猛的一惊,慌忙道,“妈妈怎么样了?”说完便丢了枪,站起身,往手术室这边跑来。

  方超将婚戒握在掌心,只觉得这重量不对,正想要低下头来看个究竟,只听“嘀哒嘀哒”的声音响起,这一刻,他终于知道藤堂归紫死前,为什么笑的那么诡异了,因为房间里的四只氧气瓶,同时爆炸了,愤怒的火焰吞噬了整间手术室,医院的病人哭天抢地的奔走了出来,望着燃烧着熊熊大火的楼房,没有人知道,这一刻,灵魂,穿越了。

  **********************************************

  若您觉得好,请收藏献花,鼓励一下连营哦,谢谢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