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婚戒
連營2017-04-04 14:563,425

  方超意识恢复过来的时候,感觉自己轻飘飘的,身边似乎有一幅幅的影像在不停的后退,猛然间想起自己已经死了,又想起给小祎戴上钻戒的那一刻,只觉得心脏像被刀戳了一记的疼,默默的淌下两行热泪,抱头啜泣了一阵,方超才开始观察起身边不停倒退的画面。

  影像中,战火刚刚息止,残破的城池内,立着一位中年人,只见他身着五爪飞龙明黄软袍,头戴六帘镶珠紫金礼冠,脚踏七星拱月香菱宝靴,座下八马啸天奔腾战车。中年人的四周,军旅像威武雄狮一般直连绵到了天际。

  中年人微微一抬手,霎时万马齐喑,百万披甲之士轰然伏地,甲叶子震颤的声音,将数百里地的飞鸟,尽皆惊得仓惶升空,方超亦是惊骇莫名,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震出喉咙了。

  下一幅影像,同样在刚才的城池这里,只是这一次,方才的中年人,正傲然立于城下,高举一把天子巨剑,大喊了一声,“杀!”

  沉睡中的威武雄狮瞬间发出一声震天彻地的怒吼,便向着面前的城池,潮水般汹涌而去,只是此刻的城池完整无缺,乍看之下固若金汤。

  一幅幅的影像,如时光倒流般一一展现在方超的眼前,方才的中年王者,此时此刻,已经化为了一位年轻威武的将军,手持一把及丈长的鸦雀战镰,仿佛死神一般,单枪匹马,于万军丛中杀得七进七出,一路连斩二十余名大将,硬是抱着一名美姝逃了出来。

  ……

  下一刻,年轻威武的将军已经化身为了一个年幼的乞丐,可怜兮兮,蜷乞路边,任人欺凌,只是眸中仍旧闪烁着不屈的光芒和仇恨的火焰。

  方超只觉得自己仿佛踩上了时光机,正欣赏着一位帝王的峥嵘一生,只不过,时间是倒退而去的,直到最后,这位英武不凡的一代雄主,已经幻化为了嗷嗷待哺的婴儿,却在襁褓之中,生父弑母……

  一切影像消失了,自己似乎仍在时光的旅途当中,只是眼前,剩下的仅仅是一片混沌罢了,方超悲戚的摩挲着掌心的那枚钻戒,嘴里轻轻念叨着小祎的名讳,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轻轻滑落,直到一滴落入了掌心,猛然间,仿佛有一股电的激流通体而过,方超全身汗毛倒竖,精神一阵恍惚后,睁开双眼,混沌的景象已经消失了,又出现了方才那位雄主持着一把鸦雀战镰,大杀四方的场景……

  方超并没有在意,依旧沉溺于哀伤之中,直到下一次,眼泪再次落在掌心的钻戒上,又一次从混沌回到了中年雄主征战天下的场景……

  怎么回事?方超茫然的看着手中的钻戒,又尝试了几次,时空旅行再次发生,他发现,眼泪的多少,摩挲的轻重,似乎能影响穿越的时间距离,方超心中狂喜,是不是凭着这枚戒指,就能回到过去?回到自己来的地方?回去找自己的爱人?

  只是方超尝试了无数次,最远的,也只能到达他最初看见中年帝王的画面,绝望的跌坐在地,方超又将钻戒凑近了研究起来,这一次,终于有了重大的发现,令他感到惊异的是,从影像中显示的时间可以看出,钻石的周圈,有些细小的标文,正是他刚才一次次穿越的起点年限,而其中在十二点方向的一道标文,赫然写着2010/9/25,正是小祎与他购下这枚钻戒的那天……

  方超用指尖,颤抖着向着这点标文按去,霎时,钻戒发出耀眼的金光,四面八方的影像中,显露出一排排的文字,开头正是:永恒之红,七二之变,万人之坑,食日之辰,糟糠之血……

  将金文看完后,方超面色煞白,嘴唇早已被牙咬破,只听他喃喃说道:“这样就可以么?这样就可以回去么?找到那位帝王……找到他!只要能回去,再大的代价我也愿意!小祎,我要回来了,等我!始皇邹飞……你也要等我啊!”

  过大的情绪波动,过多的穿越次数,让方超的精神有点恍惚,他仿佛看见了,在那位帝王出世之前的一段段历史:北齐、北魏、北汉、南梁、南楚、南越,以及巴蜀,七国纷乱不休,漫天的战火,延绵数百年。

  时光一点点的倒退,七国渐渐消失,出现了更为混乱的一段历史,中原群雄割据,南蛮入侵,北胡乱华,大国不足百年,小邦不满十岁,神州大地一片荒芜……

  战场上,倒在血泊中的士兵缓缓的站了起来,鲜血从地面、铠甲反向流回了他们的伤口,长矛、刀剑从血肉中缓缓退出,交战撞击在一起的士兵纷纷后撤,又形成了两个对峙的战阵……历史的一幕幕正在往回重演,直到出现了王莽篡位,西汉亡,而之后的一切,又走上了自己熟知的历史正轨。

  公元前202年,垓下之战,楚军败,项羽自刎于乌江,汉高祖刘邦建都长安。

  公元前206年,秦王子婴出降,刘邦进占咸阳,秦亡;

  秦朝末年,天下大乱、诸侯割据,军阀混战,霸王项羽于巨鹿之战、漳汙之战全歼秦军主力,旋即长驱入关;

  公元前221年,始皇嬴政横扫六国,一统天下;……

  方超看着这些影像有些发呆,猛然看见前面的一个漩涡状的东西,再往前行,自己就会从那里掉下去了,若是落在了秦朝,岂不是永远也见不到影像中的那位帝王,永远也无法回去再见小祎了?

  方超咬碎钢牙,用尽全身气力,再次发动钻戒,又是一阵电的激流过后,方超发现自己跌入了始皇邹飞出世之前不久、七国乱战纷争的年代,精疲力尽之后,终于可以欣慰满足的沉睡过去……

  意识朦胧中,天气似乎有点冷,自己正执着小祎的手,揽着她的小蛮腰,两人依偎在一起相互取暖,当自己抬起头的时候,看见远处的钱塘潮正向着这边呼啸而来……方超大骇,慌忙将小祎抱到了身后,自己迎面对着潮水,直到它将自己吞没……

  “阿嚏!”浑身一个激灵,摸了一下湿漉漉的肤发,方超缓缓睁开了双眼,只见四周草木城深、一片残垣断壁,再往前面看去,两个乞丐一般的小鬼,正狞笑着打量自己,其中一个,手中还拎着只破水桶,一脸的嘲弄。

  原来是这个乞丐往自己身上泼水,这么冷的天,方超恼怒的质问道:“小鬼,你找死么?”话一出声,方超不禁一愣,声音怎么不对,再往自己身上一看,浑身破破烂烂也就算了,居然,居然只是一个六、七岁的孩童身形,方超懵了……

  两个十五、六岁的小乞丐闻言也是一愣,那拎着个水桶的旋即大笑道,“驴蛋,你皮又发痒了么,昨儿夜里,那一顿好揍还不够么,大家伙儿还当你死了,这才把你扔到这来的,没想到你小子命还挺硬,居然又活过来了。”

  听得这些古文一般的说辞,记忆瞬间像是洪流般涌进了自己的脑海,方超想坐直身子,顿时觉得浑身一阵胀痛,却是强忍着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另外一个乞丐亦是笑道:“驴蛋,你以前蠢的和驴一样,昨儿个死了一次,现在倒是比那畜生还不如了,话都不会说了么,哈哈,这大太阳正当中的,不是午时还能是什么时候,嘿!蠢货。”这人说完,就是一脚踢向方超,看来灵魂穿越之前,这些人,就是这么随意虐待驴蛋的。

  这一脚踢的自己骨头都快散架了,方超忍着疼问道,“现在几几年了?对了,是公元多少年!”

  “公元?”两个小乞丐对视一眼,放声大笑起来,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才说道,“驴蛋,你他娘的真是越来越蠢了!什么公元,现在是梁文帝一十一年!哈哈,这个傻子。”

  “是了……现在还没有公元这个说法……”方超低下头,反复的念道,“梁文帝一十一年,距离始皇邹飞出生,应该是还有十年光景,原来我来到了这个年代,也不算差太远,小祎啊,你要多等我一会儿了……”

  “驴蛋,昨儿个装死,你是不是去盗墓了?”其中一个小乞丐狞笑着问道。

  “盗墓?”

  那人又是一脚踹来,骂道:“少他娘给我装傻,不说出来,老子这回真的踹死你!”

  “我没有盗墓,我不认识你们,不要来烦我!”方超挣扎的站了起来,一阵寒风吹来,忍不住缩了一下身子。

  “哟喝”那小乞丐将方超推得一个趔趄,冷笑道,“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从你身上,老子可是搜出了好东西!”

  方超闻言大惊,慌忙摸向胸口,不在,浑身上下又摸了一把,还是不在,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咆哮道:“我的戒指,快还给我!”

  “还给你?”两人面面相觑,只觉得今天的驴蛋实在是傻的太可爱了,那人将方超的钻戒在他面前晃了晃,露出一脸的贪婪,“啧啧,老子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首饰,就是城南杨员外家的小妾们戴的,也没这么漂亮,驴蛋一定是发现了个大墓,嘿嘿,只要你告诉咱们哥俩,今天就放过你!”

  方超看着那枚心爱的钻戒,不禁目呲欲裂,只觉得刀子在心头一下一下的划着,奈何现在年幼的身体,再加上浑身的伤,连动都很吃累,方超阴冷的盯着二人,咆哮声被嗓子压得低沉:“惹怒了屠夫,你会死!”

  ***********************************************

  若您觉得好,请收藏献花,鼓励一下连营哦,谢谢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