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伪太子
連營2017-04-04 14:563,528

  方超看着琴祥林从房间里出来,略有些焦急的问道:“怎么样?”

  “大富体内残留的毒素,已经全部祛除,这毒能让人手脚瞬间脱力,幸好中毒不深,大富才能用功力压制,否则撑不到我们前来营救。”琴祥林郑重道。

  方超点点头,皱眉道:“这南疆侏儒居然能伤到大富,倒是不简单,以后我等还是要小心行事,幸好大富不曾泄露了身份,否则被一用毒高手惦记着,也只能废一番功夫,先把他除掉了。”

  “大富又岂是好相与的,那南疆侏儒已被大富废了一臂,若非大意着了道,那条命也得交代在这儿。”琴祥林傲然说道,公子麾下四位仆从,各个身怀绝技,南疆侏儒虽名声在外,却还进不了他们的法眼。

  “唉,琴祥林,我等所谋,兹事体大,下错一子,便是满盘皆输,万万不可失了谨慎啊!”方超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书童闻言一惊,慌忙下跪:“琴祥林知错了,请公子责罚。”

  “唉,起来吧,有时候,错了,就再也没有机会知错了,切记,切记。”

  “是,琴祥林铭记于心!”书童肃然道。

  “嗯,大富何时可以叙话?”方超将茶杯放置一旁,已然起身,向着房间里头,望了进去。

  书童缓缓站起,肯定的说道:“依照大富现在的情况,只需静养数日便可恢复如初,现在可以叙话,无妨康复。”

  “如此便好。”方超点了点头,就走进了房间。

  床榻上,大富的面色还是有些苍白,但比起之前已经好看了不少,见公子进屋,大富眼神不由一黯,低下头小声道:“大富有负公子所托,请公子责罚……”

  方超洒然一笑,嗖的一下就窜上了床,与他分左右而卧,两腿交叉,一蹬一踢,鞋子就落了地:“你们一个个的都请公子责罚、公子责罚,就是看在公子我面慈心软,从不曾责罚过你们,所以才这般说的吧?”

  大富闻言一窒,讪讪不知说什么好。

  “好了好了,到底怎么回事?”方超转过头,肃然的看着海大富。

  大富沉默片刻,整理了下思绪,方才道:“原本一切都是依计而行,海川也出了梁国,已将那娃儿带入了南楚,我在暗处一直尾随其后,顺便帮他解决一些追兵,不想途中遇到了南疆侏儒,就与他战到了一处,那南疆侏儒武技倒是不怎么样,毒功却很是阴险,见不敌我,竟以断臂为代价,他血液中有毒,我就着了道,他受伤严重,已无力再战,我也提不起功力,又要压制体内之毒,我与他都无心恋战,便各自小心离去。”

  大富顿了顿,继续说道:“待我赶回,想继续尾随海川,准备将娃儿带回与公子汇合的时候,不想途中发现梁国追兵,正与一玄衣男子鏖战,那男子还抱了个与邹飞一模一样的娃儿,我本以为那便是邹飞,惊骇之中正欲现身相助,却发现这娃儿身上并无追魂香之味,没有我家传的解法,无人可以祛了追魂香的味道,况且追魂貂所示,那香味也并未消失,所以我断定那娃儿并非邹飞,想是梁国追兵也弄错了对象,待玄衣男子与娃儿被灭口,追兵退去之后,我便继续搜寻追魂香之源,发现海川竟与南楚禁军在一起,其中有一人功力极高,我不敢过于靠近,杀了一禁军小校,从他口中得知,南楚宫中刚出生不久的六皇子被劫持,我细细一想,便知定是那些南楚禁军,把邹飞当做六皇子带进了宫……那六皇子乃皇后亲出,听说楚王已允诺册立他为太子了。”

  大富一口气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的解说了一番,方超闻言频频点头,待到听说邹飞错被当做了南楚六皇子,并且楚王已允诺册立他为太子,不禁勃然变色,旋即狂笑不止。

  “哈哈哈!想不到我方超改变了历史进程,却改变不了人的命运,邹飞真乃真龙天子也!”时空隧道中的影像中,后始皇邹飞为梁惠王之子,出生未满周岁,便沦为乞儿,原因未明,后遇贵人,抚养成人,后辗转各国,逢时揭竿而起,灭六国,平天下,一代雄主,万世人王。

  方超竭智尽计,为推动历史进程,想依照史书所述发展,以助其王霸天下,不想弄巧成拙,免去了他为乞儿之苦,直接将其送上太子之位,日后登基帝位,有自己相助,何愁大事不成。

  方超越想越兴奋,连说了数次好,嗖的蹦下了床榻,在那边来回走动,把大富弄的一愣一愣的,看来这次把事情办砸了,倒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那么,我们之前的计划就要做调整了,待我细细斟酌一番再做定计。”折扇一拍,方超点头笑道。

  这一番筹谋对邹飞究竟影响几何,是好是坏孰难预料,功过是与非,还待后人评,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历史之章已骤然更迭,命运之轮正悄然转动。

  ***************************************************

  南楚皇宫,御书房。

  “哇哈哈!好你个鲍冲,你为朕,为皇后,救回了小六儿,为大楚,救回了六皇子,说吧,要朕怎么赏你。”楚王是个撒手皇帝,大大小小的事情,基本都交给宰相和另外几位大臣处理,他主张垂拱而治,也不知道是真得了无为而治的精髓,还是纯粹偷懒罢了。

  自从六皇子失踪以来,楚王便从寝宫移驾到了御书房,每天都在这里批阅奏章,勤勉从政,偶尔也会起驾永和宫,探望安抚一下皇后,大臣们都道皇上转了性了,唯有小郑子知晓其中深意。

  这皇宫之中,只有御书房,是宫廷禁卫与大臣们可以直接通传见驾的,大臣们若是有什么急事,这宫外若是有什么消息,皇上只有在这御书房里,能最快知道。这回鲍冲风风火火的直奔御书房觐见陛下,把这两天追捕刘誉贵的来龙去脉结结巴巴的总算完整的说了一遍。楚王听闻六皇子安然无恙,不禁龙颜大悦,这样的大功臣,自然免不了重赏。

  “皇,皇上,这是臣分内,之,之事,臣,臣不求功赏,”鲍冲身为卫尉卿,禁军统领,名至实归宫廷第一高手,人也不笨,但就不知为什么,每次面圣,说话就这个结巴样儿。

  楚王脸色一绷,微愠道:“怎么,你认为朕是诺不守,功不赏,过不罚的无道之君?”这话可是极重了,但说出来却有点软绵绵的,加上楚王眼中的那一丝笑意,御书房内的几位大臣,哪个看不出,楚王又在调侃“鲍小娘子”了。

  “鲍小娘子”是大臣们给鲍冲取的别称,便是嘲笑他在圣上面前像个小媳妇、小娘子一般,用羞如处子来形容也不为过,当然这话没人敢当着他面说,只要皇上不在,那鲍冲就是猛虎入山、蛟龙入海一般,没人敢惹他。

  曾经有个不开眼的六品朝官,竟不知死活的当众调笑于他,把“鲍小娘子”这个别称摆到明面上来了,结果之后数月,他都只能在家躺着……听说是被人装进了麻袋里,被狠狠的揍了顿,还断了好几根骨头,连头发眉毛都被剃了,就连那话儿,也秃了,没有证据能指证鲍冲,可谁都晓得是禁军干的,谁又能指挥禁军干这缺德事呢?不是他难道是皇上?

  众人都晓得这楚王在调侃“鲍小娘子”,惟独他自己低着头支支吾吾的浑然不知,结巴道:“哪,哪能啊?啊不,微臣不敢。啊不,不是微臣不敢,是陛下乃千古明君,非是无道之君,啊不不不,微臣确实是不敢,陛下确是无道之君,啊不……哎,哟。”

  以宰相为首,一干大臣皆捂嘴偷笑,甚至有人为了不发出声音,捂的太狠,竟憋出个屁来。楚王把众人表情尽收眼底,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指着鲍冲点点点点愣是说不出一句话。

  得了,又闹了个笑话,明日又要成为“风云人物”了,想到恨处,鲍冲忍无可忍,抬手抽了自己一个耳光,这下灵台总算清明了,说话也不再结巴了:“陛下洪福齐天,六皇子乃真龙子嗣,这番浩劫却不曾伤到分毫,”说罢就刷的跪下,双臂高举朝天,“此乃天佑大楚!”竟朝着楚王深深拜了下去。

  这下可乱了套了,刚才还掩嘴偷笑、前仰后合的大臣们顿时一个踉跄,身体平衡好的还能慌忙跪下,高呼天佑我大楚,运气不好的欲跪不能,直挺挺的就是一跤,整个御书房七上八下,横七竖八的,跪着的,躺着的,扭着的,摔着的,都高举双臂,大呼天佑大楚,这场面把楚王都乐的差点从龙椅上摔下来。

  “咳,咳,呵呵,呵,罢了罢了,看你们这群人,成何体统,还不快起来,”楚王捋捋胡子,又偏过头道:“小郑子,记下了,卫尉卿鲍冲忠勇可嘉,救六皇子于危难,册封太子太傅,领双俸禄,即日起……”

  “太子太傅?皇上,”满朝文武,也只有宰相周勇敢打断楚王拟旨,太子太傅官居三品,虽不及三公,却是天子近臣,更是未来天子的老师,卫尉卿兼任太子太傅,这权利有点大过头了,可最重要的是,没有太子,何来太子太傅?

  “哦,呵呵,是朕忘了告诉各位爱卿了,按照祖宗传下来的族谱,朕的第六子应该就叫……龙飞,小六儿乃皇后所出,便应册封为我大楚太子,”说道此处,楚王眼神中,不易察觉的流露出一丝黯然。

  这太子之位,已经空了整整八年了,想若是凡儿还在朕的膝下承欢,何尝不是大楚的太子,六岁能诗,十岁披甲,文韬武略,无一不胜人三分,上至文武百官,下至黎民百姓,何人不服?天下间哪里还能再找出第二个如此美太子来,皇后也是可怜人,这么多年来总算又诞下小六儿,若不封其为太子,朕心何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