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 殿争
連營2018-03-22 10:463,479

  想到大皇子,楚王微微转过龙体,呆呆的望向御书房最显眼位置的一幅字画,赫然是狂生清随云的流云图,落款小诗一首,是凡儿身陨之日,清随云所著:

  天生龙羽凡,豪杰冠群英。

  腹内藏经史,胸中隐甲兵。

  运筹如范蠡,决策似陈平。

  可惜身先丧,南楚栋梁倾。

  只记得当日,一笔提完,清随云便放声歌喉,踏风行走,衣袂飘飘,随云而化,绕梁余音,三日不退。从此仙踪飘渺,再无音讯。

  “陛下圣明!”只见大将军邓果,太仆卿薛方仲,光禄卿华阳等一干将军,以及或多或少与武职挂点关系的大臣齐刷刷下跪高呼。南楚军方,大皇子龙羽凡余威犹在啊!

  包括鲍冲在内,御书房统共十四位大臣,这一下子跪了三分之一还多,大司农杨魁,太常卿宿宗,廷尉萧之舟面色阴沉,彼此望了一眼,也是下跪道:“皇上三思啊!”紧接着又跪了几个文官,附声皇上三思,又是超过三分之一的大臣下跪。

  楚王见哗啦啦的一下子跪下了这么多人,不禁皱眉道:“自凡儿过世后,小六儿就是朕的嫡出长子了,理应由他继承朕的大统,廖卿,宿卿,萧卿,能否给朕一个合理的解释,尔等为何要反对?”

  “陛下,从古至今,何曾有不足满岁的太子?陛下春秋鼎盛,何须过早及立太子,倘若是六皇子年长后,德才兼备,乃我大楚之幸,倘若无德无才便也罢了,若是昏庸之至,便是天亡我大楚,陛下,册立太子岂可如此儿戏,即便是已故大皇子,天纵奇才,功勋累累,陛下也还未祭天告祖、许以太子之位,缘何今日如此心急?此等大事,应齐聚百官,诏告天下,得以选贤,若是仓促了事,不加慎重,对我大楚来说,乃是灭顶之灾啊。”杨魁捂胸顿足,痛心疾首,直说的唾沫横飞,天地失色,方才尽兴。只见他脸色潮红,气喘吁吁,兴奋异常,犹如战胜的雄鸡,虽不剩几根毛了,却是昂首挺胸,裨睨四方。

  “哼,杨魁,你们这群酸儒,屁大点的事,就好像捅了天似的,我老邓倒不信了,立六皇子为太子,我大楚就会有啥灭顶之灾。”大将军邓果一脸冷笑,看也不看一眼杨魁,就躬身道:“皇上,六皇子是皇上和皇后生的,俺老邓肠子直,没那些酸家伙的弯弯道道,却也知道除了俺们的大皇子,只有六皇子那才是地地道道的龙种,那叫啥来着,对了,叫,叫嫡出,就像俺老邓,今后这家业,是给俺和夫人的儿子的,哪里有给那些个小婢养的的道理。”

  楚王暗自思忖道,小婢养的这是骂人的话儿,这厮大字不识,乱用说辞倒也情有可原,不过邓卿说的甚合朕意啊。楚王宽厚,不予计较,但一些文官们,咬住了这漏洞怎肯松口。

  “放肆,大将军竟敢辱骂各位娘娘,如此无礼,简直是目无君上,你家的小妾丫鬟婢子,居然敢拿来和各位娘娘相比,这是何意,你是想造反吗?”宿宗怒目而视,赶紧穷追猛打。

  “放屁,俺老邓忠心耿耿,你拿个大帽子就想扣死俺,俺跟着陛下打南越人,打梁人的时候,脑袋都被刀子劈了好几回了,硬着呢!”一说造反,邓大将军真是又恨又怕,恨的是宿宗,这般赶尽杀绝的话也敢说,怕的是皇上听了这话,若真恼了自己,就是下一场六月雪,也洗不了自己的冤屈。

  众武将也都怒了,这厮说话忒过分,这两个字用在战功赫赫的大将军身上?若是捞着个昏君,那真是百死莫辩,杨魁与萧之舟等一干文臣也是冷汗津津,暗骂宿宗糊涂,幸好楚王虽和千古之帝没的比,但本身颇为仁厚的性情,断然不至昏庸到如此程度,可造反这两个字分量太重,若是不治罪邓果,那便要以诬告处理这档子事情。

  “宿爱卿,你这是说的什么混帐话,大将军向来忠心耿耿,为我大楚立下汗马功劳,怎会是乱臣贼子,这件事情今后休要再提,朕罚你……”说到这里,楚王若有所思的瞥了众臣一眼,徐徐开口,“闭门思过三日,再来向朕请罪……愣着干什么,现在就去!”

  宿宗心头恼怒,却也无可奈何,皇上都开金口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只好悻悻而去。杨魁与萧之舟是暗暗松了口气,这事可大可小,就算将他一屁股踹回老家种田去,也没什么好说的,皇上仁厚啊。

  御书房内的将军们忿忿不平,脑瓜子不行的仍在骂骂咧咧,活络的则心中暗喜,趁机向文官发动进攻,双方你一言,我一句的,吵的不可开交,最后又绕到立长还是立贤、这千古难断的话题上,任谁也没办法完全推倒对方,以巩固自己的观点。

  楚王起初还认真的思量,之后越听越是不耐,这文武大臣们眼看又要吵起来,赶紧跳出来和把稀泥,看了看那撵着肚子,眼观鼻,鼻观心,心观肚子的宰相周勇,又看了看那一副眉开眼笑、摆明了看大戏乐吱乐吱的鲍冲,顿时觉得气不打一出来,“鲍卿,你说,是怎么个意见,到底该不该立六皇子为储君,朕看你优哉游哉,必是胸有丘壑,智珠在握了,若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鲍冲闻言唬了一跳,那眉开眼笑的脸孔就那么刷的变得凄凄惨惨戚戚了,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是在演戏,只见他苦着嘴可怜巴巴的说道:“皇,皇上,臣,臣以为,有,有太子太傅,怎,怎能没有太子,啊不,臣,臣不是这个意思。臣的意思是,有太子太傅,就必须有太子,啊不不不不,是没有太子太傅,就没有太子……”

  鲍冲紧张的冷汗直流,那意思始终表达不清楚,心里到跟明镜儿似的,就是这张嘴,说出来的话儿咋老不能跟心里的话,尿到一个壶里去呢,真是急的直跳脚。

  光禄卿华阳看他可怜兮兮的,好心欲助他一把,小心翼翼的问道:“鲍大人的意思是不是,皇上既然已经开金口封你为太子太傅,若是没有个太子,你这太子太傅就定的荒唐了?”

  “啊对对对对对,华大人啊,我,我就是这个意思啊!”感激的看了一眼华阳,鲍冲赶紧附和道。

  “那么说来,你既是赞成立六皇子为太子的咯?”华阳目光炯炯的盯着鲍冲,生怕他说出个不来,好歹刚才帮了你一把。

  鲍冲见到皇上就紧张,但可不傻,要不怎么会被皇上封赐卫尉卿,现在又立了一大大的功劳,更是为圣上所青睐,连未来太子都打算交给他**了,只见鲍冲向龙榻作了一揖;“臣,臣听闻陛下已向皇后娘娘允诺,若是六殿下无恙,便,便立为储君,若是早立太子,微臣,微臣也可尽早开始将一身武艺传授给殿下”

  这话说的极为圆滑,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却是隐隐站在了大将军一边,鲍冲身为卫尉卿,掌管宫中禁军,虽未见识过大皇子龙羽凡的勃发英姿,但也是掌兵的将军,自然也是向着武官一系的,可这话说的委婉,不曾直接表态,只是搬出了皇上,天子金口一诺,岂可戏言,蛇打三寸,文官一系只得气焰一弱再弱。

  楚王微微皱眉,细细思量一番,开口道:“周卿?”

  宰相周勇为百官之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对事向来秉公而断,绝不徇私,楚王对其信任有加,大大小小的政务大都经宰相之手再为上传楚王,楚王只例行公事的校阅一番,极少再做改动。

  周勇见楚王问话,略微一犹豫,便徐徐开口:“陛下,臣以为,宿大人这些话,却是……危言耸听了。”众将大喜,事情到了南楚宰相周勇这里,基本就是一锤定音的,周勇大公无私,是众所周知的,只要他也点头,这事儿,就再无那帮酸儒的回旋之地了。

  杨魁心中焦急,涨红了脸,忍不住开头:“恩相……”

  周勇缓缓偏过头,淡淡的瞥了杨魁一眼:“廖大人,何须如此心急,待本相将话说完,尔等,再议不迟。”

  轻轻掸了掸袖子,抚平紫金官袍胸口褶皱处,周勇继续说道,“大皇子乃皇后所出,六皇子亦皇后所出,虽说这未能证明六皇子必与大皇子一般天纵奇才,但也不至于立六皇子为储,就会危及江山社稷,皇上,依微臣之见,不如待到六皇子年长之后,再观其是否具有明君雏形,到时再由皇上定夺立储之事,这么做既消了众位大人的顾虑,就是皇后娘娘这儿……也好交代。”

  楚王一听,低下头想道:朕欲立小六儿为储,却并未与皇后说过何时告天祭祖,正定名分。周卿这是教朕,用拖字诀呢,不过这事不可明说,给皇后知道就不好了,再说,这几年,朕只要多多倾注精力,何尝不能将小六儿教导的和凡儿一样?

  “罢了,罢了,就依周卿之言,此事便等小六儿年岁稍长,再做定计。”楚王微微一叹,无奈的摆摆手。武官们面面相觑,宰相竟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这一拖不知道会是怎么个样子。

  “小郑子,起驾永和宫,朕要再去看看朕的宝贝皇儿,精神可曾好了点儿。”楚王觉得立储之事现在也只能这么着了,便迫不及待的要去探望小皇子。

  昨日鲍冲救下六皇子的消息传到了宫中,楚王是亲自到宫门迎接的,能让楚王亲迎,除了十年前大败叛军、凯旋而归的大将军,也只有战功赫赫的大皇子龙羽凡了。

  想起昨日乍见小六儿,那奄奄一息的可怜模样,楚王是心都要碎了,皇后更是哭的直接晕厥了过去,唉,这小人精,才那么点儿大,就会这般折腾爹娘了,今后可得好好敲打敲打这小东西,想到这里,楚王已是面泛笑容,摩拳擦掌的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