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亡命之旅(二)
連營2017-04-04 14:563,458

  这小祖宗又笑了,天呐!海川牙都开始打颤了,跑到一棵小矮灌木下缩了起来,紧张的四下张望,这里荒无人烟,能让自己倒霉的应该是什么毒蛇猛兽的,不过这小畜生向来邪门,偏偏越不可能的倒霉事,就越会碰到,说不定就出现个细皮嫩肉的娘们,还是狐狸精变的,来催老子的精血的。

  嘿嘿,还真是想到什么来什么,只听“沙沙,沙沙”的刮擦声从对面的矮桩子灌木林里传来,枯枝嘎嘣的折断声,荆棘划破什么的帛裂声,混成一股子难听的噪杂之音,海川死死的盯着对面,一手已经按在了那大一号的缳首直刃刀上。

  只见人影依稀浮现,最后走出一位玄衣胡裤的粗壮汉子,白色麻布绑腿,黑巾罩面,仔细一看,这人露出一双秋水般的眸子,睫毛弯弯,蛾眉曼睩,秀额凝白,好似一块完整的璞玉般,分明又是个千娇百媚的娘们嘛。

  这到底是姑娘是爷们?难不成是个兔哥儿?那怀里还抱了个娃娃,绸黄缎子裹着,看这样子应该还未满月,咦,这……这身行头怎么和自己抱着的世子一个样?天哪,这小畜生果然邪门的很。

  那人也是紧张,以为是龙骧军所属绕到前面来了,待瞥见对面大汉的一身行头,也是一愣,阴晴不定的看着海川,又看了看他怀里的娃儿,大感惊异。

  两人就这么王八对绿豆,大眼瞪小眼的,最后那灌木中跑出来的先忍不住了,开口问道:“阁下是?”

  这一出声,就泄了底儿了,海川一真恶寒,原来真是个兔儿,还是兔儿中的极品,皇帝御用的公公啊,海川随王爷多年,不是没见过公公,这厮还抱了个小娃子,难道是和哪个嫔妃、还是和皇上?呸呸呸,老子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想法。

  蒙面人见海川那厌恶的眼光正上上下下的打量自己,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时间紧迫,后面隐隐传来声响,就先动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往侧面走去。海川见那人动了,也紧张了起来,连忙对着蒙面人,从反向侧面对走过去,俩人就像走太极八卦一般,始终保持一定距离的走出个圆,然后各自往反方向快步离去。

  海川没走多远,就停了下来,回头看着那个渐渐消失的小黑点,暗自思忖:“不对啊,不对不对,这么恶心我一下就完了?这就算倒霉了?太简单了吧?”

  海川一边嘟囔着,没走几步,看见前方荆棘刺上挂了个长命金锁,应该是刚才那娃儿身上的,是不小心被荆棘勾下来的,刚伸手取下,就听“嗖”的破空声,一墨绿色的劲弩矢堪堪从耳边擦过,紧接数十只弩矢落在了周围。

  海川脸色刷的就白了,“来了,来了,这回是真来了。”竖耳一听,东面,西面…四面都有人,是何时被包围的?王爷怎么可能派的出这么多人,来南楚追捕我?

  “刘公公,你已经被包围了,就是插翅也别想飞出去,只要放下六皇子,本官保证,绝不杀你。”远处传来清朗的啸声,那声音由远及近,话一说完,人影已经出现在眼前。

  海川定睛一看,只见来人着及胯竹纹轻甲,掩颈薄钢精盔,傍臂蛇皮护肩,裹足鹿革蛮靴,再佩上一把黑檀木鞘战国剑,端的威风凛凛,顾盼生辉。

  那年轻将军呼吸粗重,倒并非是一路狂奔所累,似乎是紧张些什么,一脸的焦急,待看见海川怀中娃儿喃喃蠕动,眼睛一亮,目放光华,紧接着狂喜之色涌上面颊,随即打量海川,待看清容貌,不禁一声轻咦,怎的不是刘誉贵?

  虽然来人很帅,还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但王爷的手下又岂是好相与的,海川抽刀对峙,缳首直刃刀铿锵出鞘,横在胸前,想都不想的就愤然道:“呸,你们想杀这孩子,先从老子的尸体上踏过去。”

  年轻将军愕然,那黄绸缎子裹着的分明就是六皇子,只有天家贵胄才能用这等颜色和料子的织锦,这大汉手里还拿着六皇子的长命金锁,鲍冲相顾左右,那些禁军皆是一脸疑惑之色,于是鲍冲比了一个手语,八名亲兵领命,提刀而上。

  海川的武艺好生了得,几个亲兵都是军中高手,竟也不是一合之敌,只见缳首直刃刀挥的虎虎生风,滴水不漏,这厮气力极大,碰撞中,南楚亲兵的刀刃皆卷,甚至还有直接断刃的。

  眼看阵型不稳,亲兵就要落败出现伤亡,年轻将军虎吼一声,战国出鞘,一剑递上,正对着海川执兵刃之手的肩胛处,角度极其刁钻,迅若野蜂飞舞,海川只觉得身后有一股冰寒杀气喷薄袭来,浑身汗毛唰的根根竖立,不及回头看去,便身形前扑,腾空中猛然回身格挡,战国剑刃堪堪顶在海川脖颈不足半寸距离,若是迟疑片刻,必血溅五步。

  只听叮的一声,剧烈撞击下,海川硬生生退了五步才抵消了这股冲力,年轻将军也被震退三步,海川抱了个娃儿,还是仓促应战,才稍显下风,倘若公平而战,这两人的力道应是不分伯仲。

  然而先前不敌海川的几位亲兵都是老兵油子,一见有机可趁,立即欺身而上,协作而击,几乎封死了所有去路,海川挡了六七下,终于有了来不及招架的,一亮闪闪的光影从死角漏过,竟是朝着那娃儿去的。

  年轻将军见状骇然失色,目眦欲裂,怒喝一声:“混账”,却是不及营救,眼看着六皇子就要被劈成两瓣,年轻将军只得用围魏救赵之法,一击劈腿横扫那兵士,心中祈祷奇迹发生。或许是天公照应,只见大汉竟然弃了刀刃,不顾自身性命,徒手招架那夺命一刀。

  海川身形魁梧,块块肌肉瞬间收缩,如虬龙盘起,随后掌心发力,如蟹臂嵌刃,可那袭来的锋刃却依然剁入熊肩,若换了普通人,这胳膊必会齐根而断。

  一声虎喉怒彻山林,海川以肩膀肌肉夹住刀刃,蟹钳下划,生生握住那兵士的手掌,只听咯嘣一声,这厮的腕骨便碎如粉渣,那刀也反劈而去,刀背砸在他的头上,这名亲兵顿时白眼上翻,不知死活。

  同时年轻将军也一脚正中他的心窝,这厮就像炮弹一般飞了出去,砸在树上,又跌落下来。鲍冲心有余悸,收脚后急忙喝退属下,看着这位大汉刚才那番惊险举动,暗忖他必非刘誉贵的同党,莫非,莫非是他从刘誉贵手中救了六皇子?以为我们也是要杀这娃娃的?必是如此,绝无二种可能。

  “好汉子,误会了,误会了啊,我等是禁军龙骧部所属,鲍某乃宫中卫尉卿,奉皇命营救六皇子,这可怜的娃儿刚出生不久便被宫里一天杀的太监劫持,必是壮士相助,击退了那太监,才保住了六皇子的性命,鲍某最是敬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义士,得幸相遇,请受鲍某一拜。”说罢便真的直挺挺的弯下腰,直到九十度,停了数秒才起身。

  海川这下可听明白了,眼珠子一转,敢情刚才那太监劫持了南楚的六皇子,这些禁军搞错对象了,丫丫个呸,老子还以为是王爷派来的,这群龟儿子害的老子白吃了一刀,海川恨恨的想,虽心中怨愤,却也无可奈何,不欲再多做计较,正打算告知实情,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众人一惊,纷纷循声望去。

  鲍冲收回目光,笑眯眯拱手道:“前方不知发生何事,好汉子,不如同去看个究竟?”话是对海川说的,眼睛看着的却是他所谓的六皇子。

  翻个白眼,海川心想:老子能拒绝么,你们枪多鸟多腚子多,放个屁还刀架别人脖子上问臭不臭,真真不是个东西,遂只得无奈的跟着鲍将军疾行而去。

  不远处传来兵戈交击之声,依稀可以看见十来个南楚禁军正在与两个黑衣人交战,地下已经倒着几个禁军服饰的兵士,死活不知,数倍人数的围攻下,两个黑衣人也只能拼命闪躲格挡,渐渐不支,处于下风。

  海川一眼就看出那是王爷的人,不着痕迹的缓下脚步,最好不要被王爷的人看见,以免节外生枝,随着两声闷哼,黑衣人在源源不断的禁军围攻、及弩手的偷袭下,终于饮恨而亡。

  “这两个是什么人?竟使得禁军损失这般大?”鲍冲皱眉愠怒。

  “小的不敢肯定,从他们所用的袖弩来看,应该是梁人”一兵士禀告道。

  鲍冲闻言惊疑不定,来回踱步,“梁人?他们来我大楚干什么?刺探军情?也不该来这里啊?你们是怎么遇到他们的?”

  “小的按将军吩咐绕前截击,远远从高地看见此处正有人打斗,待到走近时,打斗已经结束,这些人正带着一尸体往东北方向撤退,小的打出旗号,让他们就地受检,谁知那些人一听,走的更快,还分出那两个死鬼挡道,呸,死的好,其他人等便带着那尸体便匆匆离去,我等人手不足,派出追击的兄弟也都被击杀了……将军,替我等报仇啊!”那小校双目通红,哑着嗓子叙述着。

  鲍冲皱着眉点了点头,又走向刚才险些杀了六皇子、被自己与大汉合击而杀的禁军士兵,悉悉索索的摸了起来,卸下此人脖颈上一古怪的项圈,便命人将其尸体秘密带回宫中。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姓鲍的处理这些军务也不避讳海川,听到这些有用的消息,海川不禁松了口气,看来王爷也是弄错了,把那太监和南楚六皇子当成正主给灭口了,以王爷的手段,必定毁尸灭迹,南楚根本不会查出个所以然来。

  这下好了,也不用再担心被追杀了,看来只要谨慎行事,待把这小东西交到那人手里,隐姓埋名也好,给弟兄们报仇也好,都可以按自己的计划去做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