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亡命之旅(一)
連營2017-04-04 14:563,124

  一队队士兵游弋在萍州城的大街小巷之中,明晃晃的钢刀照的路人心中发寒,往日文化鼎盛、游人云集的大梁双珠之一,如今正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周家大宅里,满地的尸首,除了长女周凝英的已经被急急的运往了大梁国都,其余七百一十四口,依旧死不瞑目的躺在血泊之中。

  周家惨案,天子震怒,百官惊惧,萍州牧被贬为庶民,萍州大小官员,革职的革职,流放的流放,梁文王一道命令下来,更是直接宵禁了一整座城池。

  不过这一切,都不再与海川有关,打从周家大宅出来之后,自己与这个出生不久的婴儿,就一直被王爷秘密的安置在城外一偏远村庄里,王爷还送了一个奶娘来照顾这个孩子,只是整整两日过去了,王爷再不曾露面过。

  海川心中烦恼,不知王爷究竟要将自己软禁到什么时候,这个孩子究竟是留,还是不留?一声不吭的给自己斟了半杯酒,张口就闷了下去,随后,海川一整个人就这么轰然跌倒在地了,惊得那尚在奶娃子的女人一声尖叫。

  没过多久,从屋子外面进来了两个黑衣大汉,其中一瘦高个儿的,用刀背拍了拍躺在地上的死尸,狞笑的看了一眼床头上正瑟瑟发抖的奶娘,“听王爷说这家伙武艺高的很,还不是被咱兄弟俩给毒倒了,哈哈。”

  “你去,把床头上那两个家伙也宰了,咱们就可以收……工……,”瘦高个儿不可置信的看着从背后插到胸前的那柄钢刀,双眼一翻,就没气了。

  那矮胖的见了大骇,不想这厮竟是诈死,慌忙的一甩袖子,一大片的白色粉尘便直朝海川飘来。海川冷笑一声,低下身子抄起瘦高儿的兵器唰唰挥了两下,那片毒尘就瞬间被绞杀的四散纷飞。只见他后腿发力,一个箭步追了上去,顷刻间,便与矮胖的黑衣汉子交战了起来,倘若两个黑衣杀手俱在,恐怕海川还需费些功夫,如今只剩下一个,几招之后,手中的钢刀便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面。

  “黑虫,就你和白虫这么两只臭鸟蛋也敢来招惹老子?活腻了是吧?那老子就送你归西。”

  “别!别!海爷饶命!只要你不杀我,我……我告诉你个秘密。”

  海川冷笑道:“哦?怎么死到临头之人,都有这么多的秘密,说吧!老子听着呢!杀不杀你,还得看这秘密值不值钱、老子心情好是不好!”

  “是……是王爷派我来的!”

  “呸,这还用你说,除了王爷,谁还能指挥的动你二人,这就是你说的秘密?”海川嘴角一撇,又将钢刀一提,唬的黑虫赶紧讨饶,“还有!还有!”

  “说!”

  “那日夜里随王爷出去任务的,除了海爷,其他的……”

  海川一惊,“都怎么了?死了?”

  “是的,是的!”

  “都是你和白虫毒杀的?”海川皱眉问道。

  黑虫怯怯的说道:“王爷的命令,小人哪敢不从啊……”看着海川涨红了的面孔,黑虫慌道,“你……你若是敢杀我,师父……师父不会放过……”

  “干你娘的!”海川大怒,钢刀一抡,飞起好大一只头颅,“哼,老子逃的远远的,你师父南疆侏儒还能拿老子怎么样!”

  海川将手中的血刀子一丢,看了眼远处的萍州城,正欲跑路,似乎想起了什么,又走回了屋子,见那奶娘抱着娃儿,惊惧的缩到了床脚,咧嘴一笑道:“跟着老子跑路,还是留在这里等死?”

  *******************************************************************

  王爷,你可真是狠啊,兄弟们为你刀里来,血力去的卖命这么多年,你还是不放过我们,多好的兄弟啊,就这么都没了,想到这里,海川心中难受,把怀中的婴儿紧了紧,继续不歇片刻的奔走,你连自己儿子都不放过,就知道一定会把咱们兄弟都灭口的,幸好老子多了个心眼,也多亏了那人的提醒,要不就真应了拜把子时的誓言了。

  弟兄们,莫怪老哥不守诺,这条命,等给你们报了仇,再……该死,又追上来了,海川急忙噤声,为了避开追兵的马匹脚程优势,猫着腰窜进了荆棘密林中。

  你要杀你儿子,你那仇人却要你儿子活着,嘿嘿,这真他娘什么世道啊?王爷,你要兄弟们和这小畜生死,老子偏偏就不让你如愿,可惜,那奶娘昨儿个被追兵弄死了,这小畜生不知还能坚持多久,娘的,没想到都逃到南楚了,王爷你还是不死心。

  这些个日子,这小畜生还算乖巧,倒是不怎么哭闹,除了……搞的好几次老子都以为这小子已经死了,海川气喘吁吁的瞥了眼那黄绸缎子包裹的小家伙,这小东西“咯咯”的展颜一笑,还笑的非常非常的妩媚,要是放在平常,海川铁定会伸出大拇指头,大赞一声,不过现在海川只觉得遍体生寒,妈的,这小畜生可是邪门的很啊!

  记得那天晚上,都已经逃到梁楚边界了,好不容易找了间客栈投宿,结果半夜里这小畜生突然哭的惊天动地,恼的人根本没办法睡觉,只得起身查看,结果奶娘说,不是肚子饿,也不是尿床,可能是……想妈妈了……妈的……想妈妈了……想你娘那平时怎么不想也不哭,非要大半夜的闹腾,丫丫个呸,还哭:“小畜生,你老子要杀你,再哭老子也掐死你。”嘿,这小家伙被一吓还真不哭了,那哭声还是戛然而止的,哈哈,老子这杀气还真不是白练的。

  “说什么畜生,畜生的,也不怕教坏了孩子,”奶娘嗔怪的剜了海川一眼。

  话音刚落,只见一道优美的弧线迎面而来,从那迷你的子孙根到那粗黑的刀疤脸,睡意彻底被浇醒了,怒火彻底被浇旺了,这小兔崽子竟敢在老子头上撒尿?!

  笑,这会倒是笑了,你再笑,看老子不劈死你,而就在这时,窗外隐隐传来低沉脚步声,海川行走江湖多年,来人似乎故意压低行军声响,却也逃不出他的那双听风耳,不好,是追兵,起码有一队人,没想到这小畜生倒是救了咱们一命,二话不说,海川引路而退,由于发现的早,几番遁走后,很容易的就寻机潜出了包围。

  接下来的亡命之旅,每每追兵将至,小家伙都会哭闹一番,倒是帮了不少忙,奶娘已经将这小畜生敬若神明了,每天起床拜一拜,睡前拜一拜,小祖宗小祖宗的喊着,到了后来干脆叫……菩萨,啐,你要是菩萨,老子就是玉皇大帝,在老子眼里,就算变了天了,小畜生依旧是小畜生。

  事实证明,老子是英明的,所以,奶娘死的不能再死了,老子还是活蹦乱跳的:前天一大早的,这小畜生又哭了,弄的人心烦意乱的,还趁着不注意往那锅粥里撒了泡童子尿,海川说什么都不肯吃,可奶娘硬要说这是菩萨撒过仙水的粥,喝了延年益寿,还要打包了带回老家给自家的娃娃们也尝尝鲜,这不,才半碗下肚,就见血封喉,死的不能再死了,当场连海川都被吓了跳,这童子尿怎会有毒?

  不过海川可没这么容易被吓傻,当仔细查看了奶娘那慢慢腐蚀消融的躯体,才真的傻了,巫毒!南疆侏儒!……王爷连这号人物都派出来了,南疆侏儒,童子身形,武技平平,一身毒功却让人防不胜防,这回怕是真的要去兄弟们这儿报到了,但不知怎么的,之后南疆侏儒再也没有出现过,可海川依旧不敢随意吃食。

  小畜生平常不哭不闹不笑不叫,偶尔哭一回,倒也没什么,很容易就能避开追兵,再危险的情况,也总能化险为夷,最可怕的是,这小畜生一旦笑起来,海川就厄运连连,邪门,真他娘邪门,难怪你老子要杀你,换了谁也受不了啊。

  记得有一次,途径一小镇子,那有条河,就顺便下去洗洗一身泥,正当海川惬意的闭目享受时,这小畜生又开始咯咯咯的发笑了,海川心惊胆颤的睁开眼,就看见一黑一黄两条细流,从身边趟过,顺着两条细流往上看,发现一赤条条的汉子也在河里,一个人而已,还好还好,什么!一个人!那汉子像乌贼一般,游到哪里都有乌黑的“墨汁”喷出,海川恶心的赶紧刨水,还是不幸的被“墨汁”给包围了……

  现在的海川,只要看见婴儿咯咯咯的笑,肌肉就自觉的紧绷起来,变得神经兮兮的,防贼一样小心翼翼的对待一切,幸好这小畜生极少哭笑,否则这票生意打死也不干,就快到交货点了,只要把小家伙交到那人手里,下半辈子就有依仗了,还有,兄弟们的仇,也得好好合计合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