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萍州血夜
連營2017-04-04 14:562,580

  萍州,周家大宅

  月色幽暗,寒夜阴森,打更的似乎也觉得今晚特别的冷,哆哆嗦嗦不停的搓着手背,实在没办法了才敲它一下锣意思意思,看着前方灯火全熄、陷入一片死寂的周家大宅,鬼使神差的停下了脚步,冷不防的,从脚后窜出一只通体漆黑的野猫,吓的他一个激灵。

  “啐!好畜生!”看着那回过头来,如鬼火般阴冥的两只猫眼,又看了一眼前方阴测测的周家大宅,打更的犹豫了一下,绕开道走了。没过多久,那阴影中浮现出一个人来,将手中的死猫随手一扔,看着绕道远去的打更人,冷笑一声,又消失在了夜色的掩护中。

  萍州周家,诗礼簪缨、钟鸣鼎食之族,周家有女,笑可沉鱼,泣可落雁,顾可闭月,盼可羞花,乃周家大老爷周樟高的掌上明珠,宠爱之至,犹胜长房独孙,如今年芳二八,到了婚配的年龄,终于一飞冲天,被梁文王钦点续弦,即将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只可惜,原本应是天大的喜事,却给周家带来了倾族之祸。

  ……

  “王爷……求求您了,放过小公子吧,他,他可是您的亲骨肉啊!呜…求求您了,求求您了!放过小公子吧!”“砰,砰…”小丫鬟对着跟前的黑衣人拼命的磕头,青花石板被血渍侵染,透出一股子妖异的青绯暗芒。

  黑衣人左手轻捏着下巴,右手五指有节奏的敲打着腿侧,自从踏进这四合院东厢房,双瞳中就只映出一个未满月的男童身影,胖乎乎,粉扑扑,小手一段一段的,好似莲藕一般,乌黑的大眼珠转啊转,这般聪灵可爱的孩子长大了,会是……想到这儿,黑衣人心脏不由一缩,无论如何心若磐石的一个人,看着美好事物的陨落心里总是不舒服的,更何况是亲手夭折自己的孩子,雀弱,亦会护雏;虎毒,尚不食子。

  丫鬟仍在求饶,磕头声与越发嘶哑的低泣,伴随着头皮与地面的接吻而响起的节奏,幽幽然,竟变得让人恍惚起来,那些声音犹如猫哭,又似鬼嚎,压抑的声响是如此的微弱,却像星星之火,点燃了所有人心中恐惧的火焰,杀手们一阵不安的骚动,黑衣人也从沉思中豁然惊醒,却又缓缓的闭上双眼,无力的吐出一口浊气,喃喃道:“唉,果真如啊……”不再犹豫,黑衣人对丫鬟的哭哭啼啼很不耐烦,手凌厉一挥,身后的两名男子会意,迅速让夜沉入死寂。

  年轻小妇人端坐床前,杏眼樱唇,乌云叠鬓,青葱玉手一遍一遍的抚着孩子的背脊,哼着摇篮曲,好似美丽而又和谐温馨的一副画卷儿。只要抱着孩子,她就什么都不怕了,无论是那些诡异骇人的声音,还是从小就跟随着她、情同姐妹的贴身丫鬟的惨死,她都不害怕,只要孩子仍在,就似乎没有谁能伤害到她,她已经分不清,是她在保护那孩子,还是那孩子在保护她,只是抱的紧紧的。

  下完一个简单的指令,看了眼倒在血泊之中的丫鬟,黑衣人不再吭声,依旧静静的盯着床前的这对母子。

  屋内陆续窜进身着夜行服的男子,一个,两个……,每个人进来后都对为首黑衣人身后的两名杀手一点头,表示任务完成,随着最后一个夜行服进来后,杀手向前一步,躬身道:“王爷……”。

  周家大宅七百一十四口,到了此时,除了这对母子,再无活口;周家人善,常拿每日剩余之食接济过路乞丐、流浪猫狗,这下连它们也遭了池鱼之灾,夜行杀手端的心狠,连宅外不远处流连的卷毛赖皮犬都不曾放过。

  小妇人见夜行服一个个进入房间,泪水终于夺眶而出,没有哽咽,只是无声的趟过脸颊,却怎么止也止不住,她望着那张清秀的小脸蛋,那亮亮的大眼睛,傻傻的笑着的小家伙……“飞儿,母亲对不住你,母亲好想看着你长大,看着你牙牙学语、跟着先生读书写字、考取功名、娶妻生子……”

  黑衣人的五指一僵,眉头锁的更浓……

  “可惜母亲看不到了,你要好好的活着,将来……将来……呜……”妇人再也忍不住,死死的抱着孩子,呜咽出声,泪水打湿了那张粉嫩的小脸。她并不畏惧死亡,她只是担心她和他的孩子,担心他不会放过孩子,即使他不忍,她也知道,他不可能收养飞儿,儿子,儿子……她不敢想下去。

  飞儿并没有哇哇大哭,母亲的悲伤情绪似乎没有影响到这个出生不久的婴儿,只是可爱的笑脸上挂满了母亲的悲伤结晶,没有人知道,一颗晶莹的泪花正从飞儿的眼角悄然滚落……

  “王爷!”杀手催促道黑衣人首领无奈叹了口气,微微一点头。杀手提剑而上。

  妇人猛然抬首,“不必了!王爷!飞儿,飞儿可是你的亲骨肉!你若真做出那种事儿,人在做,天在看,老天爷是一直盯着你的!”说完从袖中滑出一把匕首,一剑扎进自己的心窝。鲜血似玫瑰般怒放开来,点点嫣红,血染衣襟,妇人把孩子托离胸前,不让血沾上他的小身子,然后轻轻放在床上,温柔的笑眼中,那一抹哀伤渐渐消失……

  杀手显然没想到这个妇人会自尽,不过也只是微微一愣,然后将目光转向了床上的婴儿,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婴儿似乎也在注视着他,但是,但是眼中居然透出丝丝了寒意,莫非自己看错了?

  “王爷,小公……”话到嘴边,觉得似乎这个称呼不妥,杀手索性闭嘴,等待最后的命令。

  黑衣人首领嘴角苦意更浓,“英妹,你活着,本王又怎能安心,本王也是迫不得已啊,为了补偿你,本王也只能让咱们的孩儿下去对你尽孝了,谁让他也流有你的骨血呢?本王……确实是……没有办法啊……谁让皇兄,唉,原谅本王吧,本王知道你会的……你是个善良的女人,本王知道的,你一定会原谅本王的!”黑衣人心里肯定的想着,一步一顿的向床边迈去,随之停下,一双大手颤抖着伸向骨肉。

  “吧……吧吧……吧……咯咯……”小家伙傻乎乎的笑了起来,小手晃晃悠悠的伸了过来,正好碰到黑衣人那只沉重震颤的手。肉嘟嘟的感觉,黑衣人的脸狠狠的抽搐了一下,“他……他叫我爸爸?他想我抱他……虽然是个孽种,但毕竟也是我的血脉啊,或许,留他一条性命也是可以的,只要把这件事……这些奴才……哼,反正他们也是要死的,但这股‘善念’很快就被扼杀了,哼!不就是一个小畜生么,何必为了一条贱命,而留下这么个大隐患呢?”黑衣人想到这些,心里又立刻阴霾下来,看似风轻云淡的对下属瞟了一圈,夹杂的精光一闪而逝。

  “海川”

  “属下在!”一直藏在阴影中的那名杀手站了出来。

  “留下准备好的东西,你带这小畜生随我出来?”黑衣人又看向另一名杀手:“你,照原计划行动”说完便大步迈出房间,向宅外踏去。

  “是!”两名杀手同时喝道。

  海川将床头上的小婴儿抱在怀里,目光阴沉的瞥了一眼王爷,随后取出了袖口里藏的火折子,轻轻的吹上了一口,终于点燃了命运的熊熊大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