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皇子失窃
連營2017-04-04 14:563,242

  南楚乾清宫

  “启禀圣上,梁国不宣而战,已破琴关,现以赵穆为帅,陈兵十万于郊野关,此关若是再失守,我南楚危矣……”大鸿胪杜轩满面焦急之色,郑总管刚刚尖声宣布皇上驾到,他就迫不及待的出列长跪干岸,痛声陈述。

  楚王轻轻瞥了他一眼,慢步走上龙椅,明黄的袍子一甩,转身就座:“无妨,郊野关乃天下第一雄关,我南楚五代以来,何曾有人能越雷池一步?梁虽虎狼之师,纵给他兵甲百万,他赵穆又能耐我何。”说道此处,楚王眼神一黯,继续道:“梁师久攻不下必退却,就和前几次一样,到时候琴关不又回来了?”

  杜轩痛心疾首道:“唉,梁主野心勃勃,这是他的狼来之计啊,他要的不只是一城一地,是陛下的江山,是陛下的性命啊!”

  “放肆!你这老倔驴……此乃军将之事,要你一个大鸿胪*的什么心!”楚王拍案而起,怒视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臣子,唉,忠言逆耳啊,这个道理他当然知道,看着老泪纵横的杜轩,那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楚王就一阵烦躁,“罢了,罢了,小郑子,拟旨,让薛光弼领龙卫军一万,增援郊野关。”

  一万,太少了啊,杜轩还想进谏,被楚王一“哼”斥退了回去。

  “启禀陛下,钱江防洪不利,万顷良田尽遭水淹……”

  “陛下,临安刁民闹事,杀官造反,现聚众数千,请下旨派天兵征讨……”

  “卢临知府贪赃枉法,残害百姓,数百民众叩阍……”

  ……

  “陛下,观星塔建成时,天空呈现七彩流金之色,浮云状若黄龙升天,此乃祥瑞之兆,为国运即将昌隆之兆,臣恳请吾皇登阁题词,开塔以泽万民。”

  总算听到点好消息了,今年还真是灾祸连连呐,楚王苦涩的脸上流露一丝笑意,刚才那些糟糕事儿他越听越烦,到了后面索性一点都没听进去,只是机械的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直到少府卿卫继出列启奏。

  楚王含笑的点点头,正想褒奖一番,只见边厅气喘吁吁的跑来一小黄门,像是在皇后寝宫看到过,对着小郑子低声说了些什么,小郑子一惊,哆哆嗦嗦的走过来,把话又传给了楚王,楚王闻言豁然起身,脸色变得极其苍白,目光阴晴不定,来回的踱步,止身,又一拳头砸在栏杆上,复而匆匆离去,这番行经,便是照例将大小事物交宰相处理。楚王一边疾走,一边宣布退朝,待把大臣们都赶出皇宫后,立即封锁宫门。

  永和宫外,“皇上驾到”之声由远而近,已经处于绝望中的楚后,加上刚经历分娩痛苦不久,根本无法起身相迎,只是神色木然、无声而泣。楚王一进永和宫,看到床榻上的楚后面色灰败,气若游丝,不由的心中绞痛,慌忙上前安慰道:“皇后,朕已经知道了,你且安心,朕立刻发动禁军,就是刮地三尺,也要把皇儿找回来,我的皇儿,朕的太子,岂能这么容易就没了!”

  楚后听到“我的皇儿,朕的太子”,死灰般木然的神情,总算有了点变化,皇上说我的皇儿,而不是朕的皇儿,是作为一个父亲对子嗣的血脉相依的情愫;朕的太子,就是对孩儿嫡系身份、江山继承者的肯定,这又何尝不是出于对自己的爱呢……?但是一想到失踪的孩儿,或许性命都已经没了,又是一阵黯然。

  发生这样的大事,众多嫔妃也在皇后寝宫,听到皇上就这样许了“太子”,各自反应不同,杨妃更是直接拂袖而去。

  片刻后,卫尉卿鲍冲,当值太监宫女,小皇子的奶妈,都已进殿侯命。

  ……

  “鲍卿,小郑子,可曾找到小六儿了?”楚王焦急的问道。

  “回皇上的话儿”小郑子躬身道,“奴才已经吩咐下去,现在内宫中所有公公、宫女们都在竭力寻找,只要六殿下还在宫内,那一定是找的到的”小郑子偷偷瞥了皇上一眼,看见他只是微微皱眉,没有动怒的现象,跟着皇上多年,他也是玲珑心思,知道这时候皇上听的进话儿,那就要尽量为皇上排忧解难,于是轻轻一咳,继续道:“只是……只是在皇上知晓此事之前,内宫已经彻查多次,只怕……”小郑子打住不再多说了。

  楚王自然明白小郑子的意思,眉心更是郁结,沉声道:“鲍卿?”

  鲍冲一听这声音不对,慌忙起身:“回,回皇上,自寅时到宫门封锁,唯,唯有内务府御厨房管事太监刘誉贵,随菜棚车出宫采买,一般情况下,宫,宫内所需都是由外面送进来的,只有在极少情况下,或者特定的几天,宫内管事太监才会直接出宫采买,今日正是循例御厨房采买的日子,必,必是那菜棚车藏有暗阁,否则,微臣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地方能藏匿六皇子出宫门而不被发现的,况,况且……况且……”鲍冲嗓子有点发干,后面的话怎么也不敢说出来了。

  “哼!况且什么?”

  吓的一个激灵,鲍冲只觉得背心的锦布和甲片全粘在了背上,说不出的难受,妈的,况且个屁啊,叫你多嘴,鲍冲悔的肠子都青了,脑海里不知道扇了自己几个嘴坝子,哎,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是王八是仙龟,就看死不死了,心里一横,钢牙一咬,拼了:“况且,况且那刘公公可是陛下眼前的红人,前不久御赐的厨仙,只怕,只怕守门禁军也没有照例认真盘查。”

  “嗯?”楚王闻言大怒,正欲发作,小郑子见状忙轻唤一声,“陛下”。楚王似触电一般转过头去,看着小郑子那苦楚的神情,猛然醒悟,只觉得浑身发寒,仿佛身处三九严冬之时,被冰水泼了一把的冷,无限的凄苦不禁从心头升起。

  是啊,这刘誉贵是半年前入宫的,相貌倒颇为俊朗细腻,朕第一次尝他的厨艺就被折服了,天下间竟然有如此美味可口的料理,还特封了厨仙的美称予他,原来,这一切,都只是阴谋啊……又有什么人,能把时间扣的如此契合,皇后分娩的第二天,正好是御厨房循例采买之期,还是朕的御前红人、御封厨仙亲自出宫,加上这神不知、鬼不觉的偷梁换柱之计,朕的皇儿,大楚未来的太子、国君,就变成了一只狸猫?哈,哈哈,这,这需要什么?需要多少身兼要职的太监宫女作为内应,需要多少缜密精确的策划实施,除了皇后和宫里头掌权的几位嫔妃,以及小郑子外,谁还会有这个能力?呵,可能会是皇后么?也绝不可能是小郑子,那,就只能是陈妃,贞妃,柳妃,以及杨妃,或许一个,或许两个,或许……都参与了!

  楚王满脸狰狞的念叨的这四个人的名字,口型变换,却没有发出一点点的声音,小郑子也终于开始瑟瑟发抖,这是真正的天子之怒啊,皇上只有怒极了才会是这般模样,再也承受不住这发自内心的恐惧,小郑子膝盖一屈,直挺挺的倒了下来,额头吻地,整个人匍匐在地上:“皇上,不是奴才啊!”

  缓缓舒了口气,楚王柔和的看着这跟随了自己多年的奴才,从朕还是一普通皇子时,就一直伺候自己直到现在,想朕所想,乐朕所乐,忧朕所忧,真是个贴心的奴才啊,朕想什么一点也瞒不过他,“起来吧,朕知道不是你,放心吧。”

  小郑子微微将头抬起一点,用满腹委屈的眼神望了一眼皇上,从皇上眼中看到的尽是安慰……

  “唉,想必,小六儿已被劫出宫了……鲍卿,既然你已断定刘誉贵可疑,就速速将其缉拿,朕,要活的……朕的小六儿……就靠你了。”内宫中找不到,十有**,就是真的被刘誉贵劫了,只怕活命的几率,太小了啊,楚王说出这样的话,其实已经不抱太大的希望了。

  “臣接到秘旨时,第一时间就产生了怀疑,怀着多一线希望的心态,在进宫之前,就已下令禁军龙骧部先去追捕这可疑之人。”鲍冲见皇上神情已经缓和下来,胆子也大了许多,说话也不结巴了。

  “哦?”楚王诧异的看了一眼鲍冲,小郑子则是含笑的点了点头。

  “好,做的好,此时此刻,时间,就是小六儿的性命。”楚王欣慰的点头道,“你若是能救回小六儿,朕,便封你为太子太傅,今后教导小六儿的武艺。”

  鲍冲完全傻了,也忘记了自己现在的举动是君前失仪,是要吃参的,就那么愣看着皇上。

  “哼,还愣着干什么,若是找不回六儿,你就回家种田去!”

  鲍冲立马跪了下来,谢主隆恩,本来做对有奖,做错不罚的,由于自己一个**硬是变成了有奖有罚,好不懊悔,脑海中又给自己来了几个嘴坝子,才慌忙退下,急匆匆的调兵出宫,追捕刘誉贵去了。

  “小郑子。”

  “奴才在呢,皇上。”

  “这些人,相关的人,你知道怎么处理。”楚王抬起手来,指了指那些跪着的,正瑟瑟发抖的当值宫女太监们。

  郑贤冷冷的瞥了一眼龙榻之下:“奴才醒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