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荒野农家非一般,再次遇见血刹门》
冷雪寒2017-04-03 12:042,834

  出了“义云庄园”后,冷雪寒一个人不知道该去那里,漫无目地的已经走了上百里了,想着昨天晚上那一幕,后悔自己为什么那么冲动的去吻她的额头,难道我也喜欢她,只记得当时趁着几分醉意看着玉儿动人的模样忍不住的去亲吻了她,当时的情况只要是男人都会忍不住去亲吻的。可自己却又一大早不打招呼的走了,觉得很对不起她,也不知道锰大哥他们去哪里了,会不会去“聚义寨”了,想着突然发现自己走反了方向,难道是因为想着她的原因才让我心中无目的了。

  正想回头,发现不远处有一灯火,应该有户人家,四周望望发现天已经黑了,自己走在一片荒凉之处,原来心中一直想着自己与玉儿的事情,不知不觉走了一天,反正天已经黑了,不如前往借住一晚,想到这里急忙向灯光处走去。

  来到灯光处一看,黑夜中细看。是家由篱笆所围两间茅草屋,冷雪寒在篱笆外喊到:可有人在?

  声落后没多久,只见一位老者持着一盏油灯开门而出,老者白发瘦弱,慢慢走到篱笆门口,见到冷雪寒站在门外,微抬油灯细看了下冷雪寒,见手握一刀问道:请问少侠何事啊?话语中带有点颤动之音,冷雪寒见老者口中带有害怕之意,忙轻声说道:在下路经此处,天色已晚,想借住一宿。

  老者听闻后有点害怕之意,可能是因为冷雪寒手中握有一把刀的原因,顿了顿,好象是拿不定主意。冷雪寒见老者有点迟疑不定,开口说道:老大爷莫怕,在下纯粹只是想借住一宿。

  老者听闻后不言望着冷雪寒,再次打量了一番后,打开篱笆门说道:少侠请进。冷雪寒见状露出欢喜之意说道:谢老大爷!

  冷雪寒跟随老者进入茅草屋内,定眼打量了下,虽然简陋,可还干净整洁。这时从偏房中走出一位三十岁出头的中年大汉,一身素朴之青衣,脸色红润,神采奕奕,身材和冷雪寒一般,面相隐含着非同一般的山野村夫。见到冷雪寒就向老者问道:“爹~这位是……”老者答道:这位少侠是来借宿一晚的。

  中年大汉听闻后转向冷雪寒说道:看少侠像是赶了一天的路程,应该还没吃东西,只是舍下简陋,没什么好招待的,只有些粗菜淡饭,还望少侠不要嫌弃。

  冷雪寒一听后,不争气的肚子“咕咕”的响起,立刻不觉脸色微红,不好意思的说道:“在下还真有点饥饿之感,”说完掏出一锭银子送到老者身前说道:就请老大爷为我准备点吃的,就当是饭钱和住宿之用。

  老者并不接银子笑道:少侠不要客气,山野之处也没什么好招待的,来者是客,然后对中年大汉说道:叫清儿去准备点吃的给这位少侠,说完向冷雪寒恭恭身后,转身走出门外。

  中年大汉进入偏房后不久,只见一位二十五,六左右的中年少妇出来,虽然身着朴素,可是美貌之相,不比一般的年轻少女差,可想这中年少妇年轻之时应当是十分美丽,中年少妇向冷雪寒说道:少侠,你先坐下,随后就走后门外。

  冷雪寒觉得这家人甚是奇怪,样貌个个不凡,不像是一般的农家之人。说不定还个是隐世之人呢。

  片刻功夫,中年少妇便端上了两样素菜和一壶酒,说道:农家之地并没有什么丰盛的酒菜招待少侠,就请随意用点吧。

  冷雪寒起身抱拳说道:多谢主人家的厚待,在下感激不尽。

  中年少妇说道:少侠吃完后可到这间房中休息一宿,说完就进她所说的房间去整理。

  冷雪寒觉得这中年少妇还真是热情,说道:“有劳了”。只是那中年大汉和老者一直没出现过了,冷雪寒更觉得奇怪非常,也不多去想,反正自己身上也没什么贵重之物。

  次日天刚刚蒙亮,冷雪寒就听到房门之外敲门之声,只听一人问道:少侠可否已经醒来?

  冷雪寒被敲门之声惊醒,起身开门后见到那位大汉,昨天晚上没看清楚这大汉模样,今天仔细一看,真是样貌非凡,可与猛大哥相比。如果不是穿着一身的素服布衣,还真当他是位当时的豪侠再生。只是脸上带着着急之色。大汉见冷雪寒开门就急说道:少侠,天色已亮,舍下简陋之极,还望少侠早点起身赶路。

  冷雪寒一听觉得更是奇怪,哪有天刚蒙亮就开始赶人之理,不过想想人家已经好心借宿一晚上,还好心的给自己弄吃的,说不定人家也是不方便,或是要出门做事,才这样的急催着自己走,农家本来就是早出晚归的去下地,也不多想了,说道:多谢这位大哥的好心收留借宿,说着就掏出一锭银子,请这位大哥一定要收下。

  大汉见状伸手一推说道:我并非贪图银子才撵少侠走的,少侠不要多心,还是请少侠赶紧起程吧。

  冷雪寒见他这样一说也不好再说下去,抱拳说道:那在下就告辞了,说完就出门而去。

  冷雪寒一出茅草屋后边走边想,这家人真是奇怪,看样子并非是一般的普通之农家,给银子也不要,那锭银子可是一般农家半年生活之费用。如果是一般的农家人见到这锭银子那可不知道有多开心,这一家人个个都好象并非在意金钱。不想那么多了,反正自己现在没有目的,不如去找锰大哥,走着不到半里发现离路边远处有个小河,正好可以去梳洗一下,刚刚自己被主人家急催出来,还没来得及梳洗。

  正在梳洗之际,隐隐听到不远处的路上有一批人马蹄之声,转身望去只见一群之人急奔向茅草屋的方向,看不清楚是什么样的人,相隔太远。冷雪寒也没去在意,继续梳洗。

  此时茅草屋处,一片激烈的打斗,只见是一群面具人和中年大汉,中年少妇和一位老者正在打斗。见那老者和中年少妇满身是血,被十几名白色面具人围攻着,中年大汉正在持双刀力战另一名看来好象是为首蓝色面具之人,这为首之人却是空手迎战持刀大汉。显然大汉处与下风,大汉虽然一双大刀舞的虎虎生威,刀过之处,刀光耀眼,速度急快,可那面具人好象根本不在意大汉的一双大刀,刀刀轻松的躲过。

  “爹~~”一声女人大叫着,原来是那老者冷不防又中一面具人的一剑,由胸口刺入,看样子是活不成了。大汉正在和为首面具人打斗着,忽然听到少妇一叫,转头回望看见老者被刺倒地,正想赶过去支援,却不觉得自己胸口被一掌打的飞身出去。原来是那面具之人趁大汉回头之际一掌打向大汉。

  冷雪寒梳洗完后来到小路之上,准备去找锰大哥,走了几里后停住脚步,心想着那茅草屋一家人为什么一大早就急催着自己走,自己刚刚一走,又有一群人赶往茅草屋的方向,越觉得这事情很是古怪,我得去看看,想完纵身急飞而去。等他来到茅草屋处之时,只见地上有三具尸体。正是那老者和中年男女,冷雪寒急忙来到三人试题旁边,见到地上留有“血刹一出,江湖群伏”的血字,原来是“血刹门”的人,怪自己当时为什么不跟来看看。

  这时突然听到一声轻微的喊声“少侠……”冷雪寒放眼望去,只那中年大汉还存有一口气,忙走到身边急问道:可是“血刹门”所为,大汉此时已经是呼吸困难的说道:“义……云庄……园”说完断气了。

  冷雪寒一听“义云庄园”,心中立刻想到了玉儿。心想:这“血刹门”真是惨毒之极,难怪这家人一大早就赶我走,原来是怕我也被遭杀害。

  冷雪寒心念着玉儿,可是见这三人的尸体不忍心岂之不顾,还是先把他们安葬下,处理完三人尸体后,冷雪寒心急挂念玉儿,立刻施展“踏雪无痕”的身法急速飞向“义云庄园”。

  来到“义云庄园”前,冷雪寒觉得两眼发黑,眼前的景象让他无法去接受。

继续阅读:第19章《义云庄园遭灭门,血刹平息江湖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刀魔豪情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