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少女思怀心中爱,醉酒浪子真情露》
冷雪寒2017-04-03 12:043,194

  自古都说:美人爱英雄,英雄又何成不是爱美人,难道英雄之人还会去爱丑女?

  此时正接近十五之时,明月高悬于空,一阵阵竹叶散发出的清香让人陶醉,可清晰的听到竹林之中蟋蟀之叫声,在竹林不远出的泉溪之中倒映出一轮明月,如有诗人在此,肯定会放声高诵一首诗词,如此美景和月光下却无一人欣赏,惜之叹之。

  正如“明月高悬水中映,竹香随风入我味。”

  “义云庄园”——大园之内寂静一片,黑漆一片。放眼望那客厅之内,灯火通明,豪笑之声不断响起,客厅之旁的偏房之内,只见一位美丽动人的少女坐于床边,双手当枕趴在床边睡着了,床上躺着一长发青年,他正是今早血战“神逋营”司马天威和八大捕头的冷雪寒,慢慢的,他睁开双眼,脸色看起来还不错,四周看了看,微抬头看着睡在床边的少女,心思:我怎么会在这里,只记得当时看到锰德被伤,心中怒气爆发,全力耗尽内力施放那招“天魔斩”本想和“神捕营”众人同归于尽的,锰大哥他们呢……

  冷雪寒想到这里,正想起身,发现少女正双手当枕趴在自己身上,少女好象被微微的动作惊醒,睁开眼睛看到冷雪寒已经醒来,揉揉眼睛激动的说道:你醒了,一声极甜极清的声音问道。

  冷雪寒看着刚刚睡醒的少女,不失那楚楚动人的模样,笑道:恩~~忽然又问道:其他人呢?他问的其他人当然就是锰江兄弟。

  少女见他微笑着对自己问话,不好意思的脸红起来,说道:“他们应该在客厅里呢”。少女怎么会不脸红呢,她正是冷雪寒在京城官道边的羊肠小路上所救的少女,一看到冷雪寒,就想到自己的身体被他看过,怎么不脸红。

  可是冷雪寒根本没去在意这事,也没去想这里多,只有少女才会在意在事,想这事,少女的心是每天胡思乱想的,“我睡了多久了”?冷雪寒问道。

  “都快一天了”,这时少女不好意思的站起来说道。

  冷雪寒看她站起来后,立刻起身,忽然觉得头晕晕的,应该是睡久了的原因。看着床旁边放着那把粗布包裹的刀,顺便拿起,好象检到宝贝一样,随口问你,姑娘,你就在这里陪了我一天?

  少女被她这一问,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因为他确实是在这里陪了一天,低着头说了声:“恩~~~”冷雪寒一听,觉得还真过意不去。

  对了~~姑娘。能否带我去见锰大哥他们?冷雪寒说到。

  少女鼓起勇气似的看着他,最后轻声说了声“恩”~~说完就走出房门,冷雪寒紧跟着出去。

  冷雪寒跟随少女来到客厅内,却不见一人,只见有位丫鬟正在收拾酒桌上残留的酒菜,少女走过去问道:我爹他们人呢?

  丫鬟见是小姐来了,说道:老爷送他们出去了,刚刚走不久。

  这时只见段德豪走进客厅,一见到冷雪寒就开口笑道:冷少侠醒了,看冷少侠气色还颇为精神,小翠!立刻再去准备点酒菜,冷少侠应该饿了吧。

  冷雪寒确实是有点饿了,想到锰大哥怎么突然走了,开口便问道:段庄主,请问锰大哥他们呢。

  段德豪笑道:你锰大哥有事先走了,看你还未醒来。就没去叫醒你,应该是想让你多休息下,你也睡了一天了,先吃点东西吧,玉儿~~你也一天没吃东西了,等下一起吃点。

  玉儿听自己爹这样一说,脸上刹那间变的通红起来,本身就动人的脸蛋,更加的动人可爱。轻声叫道:爹~~冷雪寒并不是傻子,他知道这如花似玉的玉儿对自己有意,可他自己是个逍遥惯了的人,叫他现在成家立业,他可做不到,怕这段德豪继续提起婚姻之事,怕像上次一样把好好的一顿酒饭又搞砸了,立刻说道:段庄主,既然锰大哥已经走了,在下也想告辞了,冷雪寒本想再问问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想想还是没问,转身准备就走。

  玉儿一见急的也顾的自己是个女儿家了,忙说道:“就算是走,也得吃点东西,你都一天没吃东西了。”语气气愤却又带着爱意的口吻。

  冷雪寒怎会听不出来,心想:这玉儿在我昏迷之时,陪了我一整天,听那段庄主说她也一天没吃东西了,可见她很在意我,难道是因为我救了她的原因吗?如果真的就这样一走,总觉得有点对不住她的一番美意,可是不走,又怕像上次一样弄的大家不愉快,正是为难之时……段德豪说道:冷少侠还是听玉儿一句,就算是走,也得吃点东西再走。

  这时那小翠的丫鬟已经端上了酒菜,冷雪寒见状,也不好推辞了,说道:那谢段庄主的款待了,说完就往桌边走去。

  这是一顿无言的,冷雪寒现在能说什么呢,如果锰江在的话,他还想说下“血刹门”之事,可现在只段德豪和那玉儿,他并知道段德豪其实也是个江湖之人,所以只能默默的吃着,时不时的和段德豪碰杯饮酒。而坐在旁边的玉儿却时不时的看着冷雪寒,无言的酒往往让人不知不觉喝出了超量……冷雪寒已有七,八分醉意了。

  月光只下,竹林旁边,只见一位少女对着身边的灰衣青年说道:自从上次冷大哥救我和娘之后,我还没好好的谢过冷大哥呢。

  冷雪寒闻着竹林散发出来的清香,细听着少女对自己的心事,和对自己示爱,这时的他已有七,八分的醉意,身边的玉儿如此的美丽动人让他有点陶醉的感觉,转头望着玉儿说道:我可以叫你玉妹吗?少女不答的看着他点点头,冷雪寒说道:玉妹,我……玉儿望着他,等着他说下去。

  可是冷雪寒却始终说不出口,其实他想说“玉儿,我也喜欢你,只是我现在还不能接受你”可是他说不出口。两人就这样一直在月光的竹林之下对望着,夜深人静,耳边只听到蟋蟀的叫声和两人的心跳声,冷雪寒是个男人,而且是个二十岁左右的血气方刚男人,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对他如此的用情示爱,他怎会不知,怎么会不心动呢,玉儿可是他第一个接触过的少女,从上次接过衣服触到玉儿的手开始就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今天自己昏迷一天的他,玉儿又陪着自己一天不曾离开半步,就算是再无情之人也会被打动,更何况冷雪寒并非是个无情之人,而且对玉儿也有爱意,可是逍遥自由惯了的他怕去接受。

  玉儿被望的心跳不直,忍不住的叫了声“冷大哥,”随后扑到冷雪寒的怀中,冷雪寒被这突来的投怀送抱不知所错,也不知怎么就抱住了玉儿~一股少女的体香入鼻,酒醉七,八分的他忍不住的低头轻吻了下玉儿的额头。玉儿被他这一吻,满意的露出了含羞的微笑,轻声叫了声:冷大哥,充满着无限的爱意,冷雪寒只是望着她,并不说话。就这样两人在月光之紧紧的相依着。

  正所谓是:少女思怀心中爱,醉酒浪子真情露。

  翌日清晨~玉儿一大早就高高兴兴来到冷雪寒房门前叫到“冷大哥”。本来就对冷雪寒有意的她,经过昨天夜晚冷雪寒对她的相抱和那一吻,让这位怀春少女深深的爱上了他,玉儿见没人回答,又极甜的叫了声冷大哥,可是还是没人回答,玉儿忍不住的推门而入,见床上空空无人,心急之下忙跑出房间,看到正从庄外走进来的段德豪,好象猜到了什么似的,立刻急忙上前焦急的样子问道:爹~~冷大哥人呢?

  段德豪见女儿的神态如此的焦急,他轻声又不忍的说道:“他走了”,他知道自己的女儿很喜欢冷雪寒,他更知道冷雪寒是个江湖浪子,浪子当然是喜欢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然后又说道:“玉儿,你还是忘了他吧,他不适合你”。他知道说这句话有多么的让女儿伤心难过。

  玉儿一听,眼泪刹那间就流了出来,嘴唇微动,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转身跑向自己的房间。段德豪看着自己的女儿如此的伤心,自己更加的伤心难过。“哎”的一声,长长的叹了口气。

  他为什么就这样一走了知,上次也是,没和我说一声就走,这次又是就这样走了,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昨天又为什么对我那样……玉儿想着想着就趴在床上失声痛哭起来,她知道冷雪寒在她心里是永远抹不去的。她不知道冷雪寒昨天晚上趁着醉意对她的一吻,回到房间后有点后悔,他是个重情之人,他知道他如果在留在这里,他会把持不住,一定会舍不得她,说不定还会伤害到她,所以他趁破晓之时就走了。

  玉儿伤心,冷雪寒更加难过,玉儿可是他这一生中第一次接触过的少女,玉儿对他的好,对他的情,他怎能不清楚呢,所以他更加的伤心,可是他有他的生活,所以他决定离开,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他这次的离开,很可能是永远的见不到玉儿了。

继续阅读:第18章《荒野农家非一般,再次遇见血刹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刀魔豪情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