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节 医怪姚远
小孩他妈2017-04-03 10:382,443

  小安推着高成飞刚走进天威医馆,徐仲威就迎上前来。

  小安:“医生,我带我爹来复诊。”

  徐仲威:“两位,请跟我来,我家少庄主,今日要亲自给老先生把脉。”

  小安不可置信地睁大了双眸:“真的?此话当真?”

  徐仲威:“决无戏言,请随我到后堂。”

  小安惊喜交集地看着高成飞:“爹,这下,您有救了!”

  高成飞,亦难掩心底的激动。千里迢迢而来,就是为此啊!

  世人传言,京城天威医馆,有两大神医。医侠姚义,见者皆救,美名传遍神州大地;而医怪姚远,专救那些半死不活的疑难杂症。他常说:“世人吃五谷杂粮,都会有些小灾小病,世上医者皆能看,我不能去抢了他们的饭碗。”

  就这么个医怪,世人偏偏可遇而不可求。今日,小安遇到了,怎能不欣喜异常呢?

  走进后堂,高成飞即感受到,两道凌厉的目光,已向小安袭去。

  他心中微凌,京城果然是卧虎藏龙之地,他们刚到京城,难道就被他们嗅出什么来了?

  小安平静地迎接两道目光的审视。

  那个俊逸非凡的公子,就是医怪吗?他身后四个貌似天仙的姑娘,就是他如影随形的侍婢吗?据说,他可是眠花宿柳,缠绵不醒的花花公子呢!

  姚远露出一副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姑娘要诊病?”

  小安秀美微蹙:“不,是家父身染顽疾,故此慕名而来。”

  姚远:“我看姑娘也病得不轻,我先替姑娘诊病好了。”

  小安:“在下身体健康,并未染恙。”

  姚远:“姑娘是心病,有口难言啊!”

  小安微愠:“心病还须心药医,家父就是在下的心病,家父好了,在下的心病,也就好了。”

  姚远:“姑娘既然讳病忌医,在下也不强求,只希望姑娘病势汹涌之时,还记得来找在下,在下愿为姑娘免费诊治,分文不取。”

  小安:“多谢公子美意,请公子替家父诊治。”

  姚远露出一个“我只对你感兴趣”的邪魅笑容,看的高成飞气愤填膺,怒不可遏。

  这个小安,现在的这副尊荣,难道还是太过诱惑男人吗?如果再丑一点,万一巧遇心平,引不起他的注意,又该怎么办?唉……

  眼观鼻,鼻观心,姚远似乎长着一双洞澈人心的双眸,透彻地看穿高成飞的内心。

  “老人家,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您女儿花容月貌,着实令人赏心悦目呢!”

  高成飞恨不得剜出他的眼珠子:“承蒙公子赞誉,小女只怕受之有愧啊!”

  姚远微笑,他的手,搭上高成飞的手,高深莫测的双眸里,隐藏着深深的震惊和诧异,这个老人,非同一般,否则,怎么会伤得这么重?

  “老人家,在水火交融的滋味中,煎熬了几年了?”

  高成飞和小安,俱都大吃一惊。

  姚远不屑一顾地:“别大惊小怪的样子,世上医者皆能看的病,你们还会来找我吗?”

  高成飞咬咬牙:“四年了,四年了!”

  姚远:“冰火掌,中了泰山双煞的冰火掌,你能支撑这么久,简直是奇迹了。只是我不明白,这两个凶神恶煞,别人避之唯恐不及,您怎么还单往刀口上撞呢?”

  高成飞一语双关地:“我本不是是非之人,是非即来找我,我也不会束手待毙,只好放手一搏了。”

  姚远:“实言相告,您的伤,实无治愈的可能,但是,延年益寿,减轻痛楚,还不是难事,您意下如何?”

  高成飞:“只能如此了吗?”

  姚远:“我已经尽力而为,除非,您还能遇到医技比我更好的人。”

  高成飞苦笑,情不自禁地摇头。这几年下来,他早已不心存奢望了,是小安,一直不死心而已,这下,她总该死心了吧?

  “小安,付了诊金,我们走吧。”

  “爹,我们还没拿药呢?”

  “吃了也无用,还拿它做啥?”

  “爹,延年益寿,减轻痛楚就好,我会为您养老送终,照顾您一辈子。”

  “小安,走吧,我们走!”

  小安却走到姚远面前:“请公子开方抓药。”

  姚远审视着小安,那强自隐忍的珠泪里,究竟承受了多少次打击和失望了呢?可曾有宽阔的胸膛,接纳它肆意的流淌和倾诉呢?

  小安:“公子,请你开方抓药。”

  姚远收敛心神,不禁自嘲地一笑,只是一个清秀玲珑的小姑娘而已,自己怎么会心神不定呢?只是她那双忧郁的美眸,怎么会那么引人遐思呢?

  他提笔在手,一挥而就,将药方交给小安:“行了,去前台抓药吧,令尊服下这五服药之后,症状一定会大有改善,届时,你再来换方抓药。”

  小安:“多少银子?”

  姚远思忖了一下:“这药,我免费赠送。”

  小安:“无功不受禄,在下愧不敢当!”

  姚远:“我只是在试着用药,心中并无把握,等令尊症状好转后,再一起结算吧。”

  小安:“那怎么行,我们素不相识,公子不怕我们逃之夭夭吗?”

  姚远:“放心,我会盯牢你——你们,不会给你们机会逃的。”

  小安:“我有银子。”

  姚远:“我知道。”

  小安:“我还是给你好了。”

  姚远:“不用了,你的那些银两,不够。”

  小安吃惊地叫出声:“不够?”

  姚远:“嘘,小声点,我可不是拦路打劫啊!”

  小安惴惴不安地问:“那要多少?”

  姚远一语双关地:“我的诊金,就要白银千两,药钱还不算,你说够不够啊?”

  小安咬紧了下唇,这该叫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吧!千两白银卖身,竟然不够给父亲看诊抓药的,这人世,岂不是太残酷?

  姚远诡笑道:“姑娘,不如,我们交换,如何?”

  小安:“交换什么?”

  姚远:“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免去令尊的诊金。”

  小安:“我穷家破业,身无分文,公子和我谈条件,岂不是亏大了?”

  姚远:“吃亏赚便宜,那是我的事,姑娘只衡量衡量自己,是否受益就好。”

  小安:“什么条件?”

  姚远:“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小安破釜沉舟般,握紧了纤纤玉手:“好,我答应,成交!”

  高成飞焦急地制止:“小安,不可以!”

  小安苦笑:“爹,我们除了两条命,已经身无它物,还怕被别人算计去什么呢!”

  高成飞无言,今昔早已不同于往日,他愧对大哥的一番重托啊!

  关注《平平安安》的朋友,书名最近更名为《赤血剑》了,请您继续关注,我会再接再厉,努力写好它。谢谢!

继续阅读:19节 进府为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血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