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节 桑梓山庄
小孩他妈2017-04-03 10:382,512

  桑梓山庄肃穆庄严的大厅里,中年医者徐仲威恭恭敬敬地站在大厅里候着。近年来,老庄主姚旭常年奔波在外,边云游四海,边收购和采集各种奇珍药材,庄里的事,全部交由少庄主姚远打理。

  偏偏这个少庄主姚远,令人十分头痛。整日拈花惹草,自命风流不说,还嬉笑怒骂,喜怒无常。上一分钟把你捧上天,下一分钟又把你揣下地,让你永远也捉摸不透,那张比女人还俊美的脸上,哪一种表情,才是真挚诚恳的。

  更令人望尘莫及的是,这个少庄主姚远,不但有一身精湛决绝的武功,还聪明睿智的令人敬畏有加。他将桑梓山庄打理的风生水起,井井有条,让老庄主对他是一百二十个的放心,所以,那些不足为齿的小瑕疵,老庄主也就视而不见,不放在眼里了。

  现在,整个桑梓山庄,他是唯我独尊,为所欲为,谁敢不唯他马首是瞻啊!再加上他行事素来乖张无常,不循常理,所以,有些事,还是先请示他之后再去做,省得被他秋后算账,吃不完兜着走。

  “徐叔,您怎么又来烦我了?”

  话随人到,一位玉树临风的翩翩佳公子,笑眯眯地从后堂走了出来,身后,跟着四个美艳妖娆的婢女,春花,秋月,夏荷,冬竹。

  徐仲威一瞬间,是一个头,两个大。少庄主这深不可测的笑容后面,不知又在酝酿什么阴谋?

  姚远走到太师椅前,大摇大摆地坐下:“徐叔,您不在天威医馆坐阵指挥,跑到这桑梓山庄来,有何大事禀报?”

  徐仲威是天威医馆的总管,虽深得老少二位庄主的宠信和器重,仍是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的疏忽怠慢。

  譬如,今天的事……

  姚远双眸微微眯成一条缝,变得深沉而犀利:“怎么了,徐叔?您是没事找事,存心来消遣本庄主的吗?”

  徐仲威:“不敢——不敢——少庄主,老奴——老奴只是有口难言,不知从何说起啊!”

  姚远睁大俊眸:“秋月,敬茶。徐叔,您坐下,一边喝茶,一边说,本庄主会耐着性子听的。”

  徐仲威心想,你有耐心听,才怪!若说是你勉强在听,倒还差不多。

  “少庄主,出了一件影响天威医馆名誉的事,这件事,可大可小,老奴不敢擅做决断。”

  姚远:“哦?”不由得剑眉微耸。徐叔是桑梓山庄的中流砥柱,他说这件事可大可小,那可就非同一般了。

  “少庄主,五天前,医馆来了一位重病垂危的老人,和一位二八年华的姑娘,老奴亲自坐诊,给他开了两服药,共计一百二十两银子。”

  “哦,看病抓药,很正常啊!”

  “是,老奴也没觉察出什么异常。但是,今天上午,老奴在护国寺外,看到了不该看的一幕。”

  “那个重病的老人,死在那里了?”

  徐仲威:“不是,是那个姑娘,在白纸黑字,卖身救父!”

  姚远不由得睁大双眸:“什么?卖身救父?天子脚下,皇上眼皮底下,她卖身救父?”

  徐仲威:“是,那个重病老人,是她养父,而非亲生父亲,她在卖身救养父。”

  姚远:“她是在沽名钓誉吧?卖个好人家,就能摆脱她养父这个累赘了?”

  “这个——老奴就不得而知了。”

  “有人买吗?”

  “她要价千两白银,卖身为奴,一开始,倒是无人问津。”

  正如徐仲威所料,姚远,真的来了兴趣:“什么?千两白银?这个姑娘貌若天仙吗?怎敢开出天价卖身?”

  徐仲威:“据她自己说,她的孝心,仁义,忠心,才华,智慧,各值二百两,少一钱银子,也不行。”

  姚远慨叹:“价值不菲啊!到底有没有人买啊?”

  “有啊,就是这买的人,才叫我们头疼呢!”

  “哦?一个愿买,一个愿卖,这叫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关我们屁事?”

  “问题是,这买的人,可是孕荣小王爷啊!”

  姚远一下子坐直了慵懒不堪的身形:“啊?孕荣?有没有搞错?他花千两白银,买个奴婢?就是买个侍妾,也用不了这么多银子吧?”

  “是啊,老奴也不理解,小王爷为何会有此举。”

  姚远深思地:“那个女孩,是不是有什么异与常人之处?”

  徐仲威实事求是地:“在老奴眼里,实无过人之处。”

  “这就怪了,这个孕荣小王爷,一向眼高于顶,不好女色,怎会在大众广庭之下,上演这么一出人尽皆知的绯闻呢?”

  徐仲威有些哭笑不得:“少庄主,我想,我们该关心的,不是孕荣小王爷的事,而是这个姑娘,给我们天威医馆,造成的不良影响。”

  “有何影响?”

  徐仲威看着有些神经大条的少庄主,不得不郑重重申:“少庄主,您想啊,这个姑娘卖身救父,可是在我们天威医馆看病抓药的啊。咱们开医馆,悬壶济世,救苦救难,是份内之事。如今,*得他们父女走投无路,不得不出此下策,若传扬出去,咱天威医馆,落个恃强凌弱的骂名,可是得不偿失啊!再者,这女子若口风不紧,被孕荣小王爷知道了此事,对您的误会,恐怕就更深了。”

  姚远沉思不语。

  徐仲威:“少庄主,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请少庄主三思。”

  姚远:“这名女子,家住哪里?”

  徐仲威:“不知道,好像是异地它乡而来,一副风尘仆仆,满脸倦怠的样子。”

  “老人得了什么病?咱们专设的慈善堂,不是每隔七天,就免费开诊一天吗?他即没钱,为什么不去那里看诊?”

  “他的病,那里根本看不了!”

  “哦,他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吗?”

  “不是,也相差无几了!”

  姚远拧起好看的剑眉,不悦地叫道:“徐叔,您啥时变成算盘珠子啦,我拨一下,您动一下啊!”

  徐仲威:“少庄主,他不是病,而是内伤。久治不愈的严重内伤,已经损坏了他身体的各项机能,纵是华佗在世,恐怕也无力回天了。”

  “他是个练家子?”

  “是,应该还是一个武林高手,非同一般的高手。”

  “何以见得?”

  “他的伤,应该有四年了,若没有深厚的功底,他不可能坚持到现在。”

  “即是回天乏术,为何还要他浪费银子?”

  徐仲威:“他的伤,只是治不好,但是,固本培元,苟延残喘些时日,还是可以的。”

  姚远:“他什么时候来复诊?”

  “明天。”

  姚远:“好,明天我亲自出诊。”

  这下,轮到徐仲威瞪大了双眼。乖乖,少庄主亲自出诊?那个老人,交了什么好运了?众所周知,少庄主的医技,得老庄主的真传,非但如此,还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老庄主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呢,少庄主有个怪癖,只给他感兴趣的人看诊,不感兴趣的人,那可是千金难求哦!

继续阅读:18 节 医怪姚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血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