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节 虎口脱险
小孩他妈2017-04-03 10:382,322

  泰山双煞真的不敢再往前一步。母凭子贵,郑吉一共有七个老婆,可就妹妹许仲玲肚皮争气,给他生了这么一个独种宝贝儿子。所以,这么多年来,妹妹一直很受宠,若失了这个宝贝儿子,妹妹的后半生,可就不堪设想了。

  高成飞见威慑已起到作用,右手挟持着郑泽伟,左手,从腰间摸出一个瓷瓶,递向小安嘴边:“张开嘴,这是解药。记住,只咽下三颗就可以了。”

  服下解药不久,小安很快一跃而起,她整理好衣衫,站在郑泽伟面前,狠狠抽了他两耳光。

  郑泽伟伸出舌头,舔着嘴角渗出的血丝,恨恨地瞪着小安。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他如何能心甘情愿?

  小安:“爹,我们走吧。”

  高成飞:“知府衙门,警卫森严,让他送我们出去。”

  小安纳闷:“爹,我们……”

  但是,她看到了高成飞制止的眼神。爹的伤势,应该不轻吧,否则,以他们飞檐走壁,如履平地的绝世轻功,带着他,岂不是个累赘和麻烦?

  小安伸手,点住郑泽伟的穴道:“别耍花样,送我们出去,否则,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郑泽伟乖乖地,从后门,送高成飞和小安出去。泰山双煞,紧随其后。

  送至一片荒郊野外,高成飞吩咐泰山双煞:“退后二百米,不许靠近。”

  泰山双煞不敢违拗,只得乖乖照做。谁的筹码多,谁做主,他们不听不行啊!

  小安:“爹——”

  高成飞已是气喘如牛,气血翻涌。他艰难地吩咐:“小安,再点他哑穴,不许他喊出声。”

  小安依命行事:“爹,您怎么样?”

  “小安,那后面有两棵树,我们靠过去,把他摆在树中间。”

  高成飞,真的已经是力不从心了。

  泰山双煞等了半天,仍是不见高成飞的动静,心中异常焦急。许仲仙舌绽春雷般怒吼:“好了吗?我们可以过去了吗?”

  一遍,没有回应。

  两遍,仍是没有回应。

  第三遍,还是寂静无声。

  他们小心翼翼地靠过去,终于发现了猫腻。原来,远处看,是两个人押着郑泽伟,近处看,却是两棵树夹着郑泽伟,他们上当受骗了。

  许仲仙怒不可遏:“妈的,中了他金蝉脱壳之计了!”

  许仲道已解开郑泽伟的穴道:“小子,这朵带刺的玫瑰,可不好摘哦!”

  郑泽伟恨得咬牙切齿。山高林茂,林风呼啸,他突然对着幽幽夜空,怒吼道:“高心安,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这辈子,我要定了你做我的女人!”

  小安和高成飞,躲在一处山崖后面。听着郑泽伟誓言般的怒吼,小安气的浑身颤抖。

  高成飞双手握紧小安的双手,给她鼓励和安慰。但是,他的双手,一只炙热如火,似乎能把人融化;另一只,却凉气*人,令人冷彻心扉。

  小安大惊失色,痛心疾首地轻呼:“爹,您的手……”

  高成飞痛苦地抽搐成一团:“小安,爹现在是冰火两重天啊!”

  小安泪如雨下:“爹,您放心,就算是踏遍三山五岳,寻遍五湖四海,我也一定要带着您,访遍名医,为您求药治病!”

  漫漫求医路,耗尽万贯家财,小安也从天真无邪,善良单纯的小女孩,慢慢蜕变得心思敏锐,城府极深。唯一不变的,就是那颗至善至孝的心了。

  是他,拖累了小安。

  当初在泰山脚下,他之所以大肆张扬,把自己弄得名震一方,那是因为,他和吴皓的约定。

  如果他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无名小卒,吴皓带着吴心平来找他时,天大地大,人海茫茫,该如何才能找到他?

  但是,是他粗枝大叶,忽略了心安的美丽,低估了心安的诱惑。男人,为了心爱的女人,是可以不计其所,不择手段的,偏偏心安,就遇到了这样一个混球郑泽伟。

  所以,他按部就班的计划,也就这样泡汤了。

  唯今之计,是该如何想办法,说服心安,孤身去漠北,寻找吴皓和吴心平了。鳌拜,已经被皇上设计除去,此仇,已无处可报,剩下的,是心平和心安,如何替父母鸣冤昭雪,恢复清誉了。

  “爹,您睡着了吗?小心着凉!”

  高成飞睁开眼,又喜又恼:“丫头,出去疯了一天,还知道回来啊?”

  “爹,我出去办正事呢,又不是故意不陪您!”

  “京城里,我们人生地疏,无亲无故的,你有啥正事办?”

  “爹,我出去筹银子,明天带你去复诊。”

  高成飞心中微微一怔:“复诊?我们哪里还有银子?那哪里是吃药,简直是吃银子吗!”

  小安噗嗤笑出声:“爹,药再贵,那也得吃,是为了药到病除;银子再多,也不能吃,那可不消化啊,所以,银子换药,是最妥当的。”

  高成飞:“小安,你从哪里弄来的银子?”

  小安:“爹,您放心,咱们用的银子,一清二白,绝对干净。”

  高成飞:“小安,你要时刻谨记在心,你可是顶天立地的大将军彭振岳的女儿,你的言行举止,可不能给你死去的爹脸上抹黑啊!”

  小安清澈的双眸里,澄净无澜:“爹,您放心,女儿再急,也不屑去做那梁上君子的勾当。女儿是卖身为奴挣来的银子,清清白白,绝无污秽!”

  高成飞大惊失色:“小安,你卖身为奴?”

  小安:“是,卖身锐王府的孕荣小王爷为奴。”

  “这样太委屈你了,你可是高高在上的小姐啊!”

  “爹,什么小姐奴婢的,还不都一样要吃饱穿暖啊!”

  高成飞长叹一声:“小安,你赶紧走吧,去漠北,找你哥和吴皓叔叔。”

  小安:“爹,您又来了,要走,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等您的身体稍有好转之后,咱爷俩一起走。”

  高成飞:“傻孩子,我不能再拖累你了。”

  小安:“爹,我们彭家人,受人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没有您,哪有我的今天?我怎能狠心抛下您,独自远走高飞,任您自生自灭?”

  高成飞:“小安,你……”

  小安打断高成飞:“爹,女儿心意已决,您别说了。我去做饭去了啊,明天一早,咱们进城去。”

  高成飞审视着小安故做忙碌的身影,心中泛起阵阵酸涩。

  “这孩子,太苦了,也真的长大了,大到连喜怒哀乐,都不愿与他一起分担了。”

继续阅读:17 节 桑梓山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血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