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血剑44节英雄救美
小孩他妈2017-04-03 10:382,345

  姚远走后,孕荣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将身体蛰伏下来。因为,他忽然意识到,今夜,对高成飞死尸感兴趣的人,应该远不止他们三人。

  虽然他很想飘身闪进停尸房,安慰小安,但是,他也知道,现在,他还不宜直接露面。小安孤身一人在明处,敌人隐蔽在暗处,如此暗潮汹涌的局面,对小安是百分百的不利,他决不能掉以轻心,疏忽大意。

  不知过了多久,只见两条人影,如崇山峻岭间敏捷跳跃的猿猴,在毗邻相连的房舍间,轻巧地跳跃而来,直奔停尸房而去。

  孕荣忽然紧张起来,这两个人,是敌是友?悲痛欲绝的小安,是否警惕地觉察到,危险,正在向她步步*近?

  他毫不犹豫地揭起一块瓦片,对着即将跃门而入的两个黑衣人,运足功力,掷了过去。

  突遭攻击,泰山双煞许仲仙和许仲道,也是大吃一惊。他们原本想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来个毁尸灭迹,死无对证。但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是,有人,似乎和他们,同样重视高成飞的存在。

  许仲仙本能地运起掌风,将横空飞来的不明物体,震了出去。

  瓦片“砰”然落地,摔成碎片,在万籁俱静的夜里,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清脆响声。

  听闻声响,小安机敏地闪身到暗处。屋外月华如水,她可以清楚地看清外面的状况,外面,却很难分别屋里的状况。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她怒视着泰山双煞的双眸里,燃烧着熊熊怒火。

  “死者入土为安,现在,纵然我无权将爹爹送入黄土,但是,我也决不能任由你们两个人渣,来打扰他的安宁。”

  一念及此,小安提气纵身,轻飘飘如一阵清风般,旋出门外,稳稳地站在了距停尸房三丈开外的院子中。

  她娇声喝道:“你们两个人渣,如果想进去给他磕头谢罪,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

  泰山双煞是老江湖,且武功绝顶,凶狠残暴,但是,小安的“飞天无影”轻功,愣是闪花了他们的双眼,他们不可置信地以为,是他们老眼昏花了。当他们眨巴眨巴眼睛,再定睛细看站在院子里的小安之后,他们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是遇到了高手。

  他们二话不说,兵分两路,同时向小安狠下杀手,务求一击必中。

  小安早已防备,见敌人来势汹汹,不敢硬碰硬,再次飘然跃起,扯开腰间的腰束,向敌人袭去。

  腰束柔软如绸,但是,此时此刻,在小安手中,却如一条脊椎柔软灵活的长蛇,上下翻飞,左右移动,伺机置敌人于死地。

  没有人知道,这是高成飞集毕生精力,结合赤血阴阳剑的柔韧,和绝世轻功“飞天无影”的灵活,专门为小安独创的一门武学。它即适合女孩子的轻巧飘逸,又适合女孩子的以柔克刚。只不过,在这之前,除了他高成飞,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貌似娇柔的弱柳扶风般的小安,会是一个身怀绝技,深藏不露的女孩子。

  今夜,爹爹已死,再也没有人来庇护她,她只有依靠自己,自强不息了。长路漫漫,她必须先想方设法地活下去,才能完成心中未遂的心愿。

  泰山双煞大吃一惊,没想到,打了一辈子鹰,临老,却叫鹰啄了眼。这个貌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啥时变成武林高手了?

  两人边联手出招,边嘀咕着外人听不懂的暗语。

  突然,许仲仙只身一人,向小安欺进,火焰掌,运足功力,向小安击去。

  许仲道,则回身后撤,欲闯进停尸房。

  小安武功虽高,江湖经验却不足,很快中了泰山双煞的调虎离山之计。她迅捷地闪开许仲仙的攻击,柔韧的腰束,狠狠击向许仲道。

  许仲道突然回身,露出狰狞的笑容,大手,扬起。

  小安只觉得,鼻端,忽然涌进一股熟悉的幽香,沁人心脾般,令人昏昏欲睡。手中的腰束,再也没有了挥舞的力气。

  “哥,得手了!”许仲道喊。

  “弄走她,泽伟那小子,可是刻骨铭心地想着她呢!”许仲仙边说,边张开双臂,欲去接住脚步漂浮,踉跄欲倒的小安。

  许仲道随声附和:“这回,得让泽伟那小子,先来个霸王硬上弓,省得和上次一样,费了千辛万苦弄上床来,倒最后却横生枝节,落个竹篮打水一场空。”

  许仲仙*笑:“是啊,再刚强的贞妇烈女,只要食髓知味,就会欲罢不能,哪还舍得离开男人的怀抱!”

  他的手,已经触及到小安的衣衫,但是,一道寒光,也准确无误地,射向他五爪张开的大手。继续抓下去,则手掌势必要被穿个对过通;把手缩回来,则眼看已经到手的猎物,又会失之交臂。出于一种自我防护的本能,许仲仙潜意识中,缩回了手。

  一条黑影,如大鹏展翅般,以雷霆万钧之势,俯冲而下。他手中的钢鞭,甩出震耳欲聋的响声,击向许仲道,阻止他欺身近前,救助许仲仙。

  另一只手,则适时抓过摇摇欲坠的小安,顺势带入怀中。

  许仲仙缩手躲过寒光后,欲再伸手去抓小安,却为时已晚。他怪啸一声,火焰掌掌影翻飞,一波接着一波,击向黑衣人。

  孕荣手舞钢鞭,怀拥小安,哪敢恋战啊,识时务者为俊杰,三十六计,还是走为上策吧!他的钢鞭,夹杂着凌厉的风声,向泰山双煞二人卷去。

  泰山双煞,亦不敢疏忽大意。这九节钢鞭,可不是闹着玩的,万一被它击中,轻则皮开肉,痛彻心扉;重则粉身碎骨,一命呜呼哎!

  他二人急忙跃身后退,躲开强劲的袭击。钢鞭落空,击在地面上,地面上,尘土飞扬,模糊了人的双眼。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孕荣抱起小安,跃身上房,如飘忽闪烁的鬼魅般,瞬间消失了踪影。

  泰山双煞气得暴跳如雷,恨得咬牙切齿。煮熟的鸭子,就这么再次飞了,传出江湖,以后,他们还怎么在道上混呢?一世英名,毁在一个无名鼠辈手里,不值啊!

  但是,他们也不敢再滞留此地。因为此时的刑部衙门,被人闹腾了半宿,终于惊醒了睡梦中的差役,他们像玩接力比赛一般,一个喊一个,一个喊一个,整个衙门,瞬间人声鼎沸,灯火通明。

  泰山双煞虽然不惧怕他们,但是,也不想和他们起正面冲突。二人互施眼色,翻墙跃瓦,飞身而去。

  李明忍不住伸出手,抹了一把额头上渗出的冷汗。乖乖,刑部衙门,几时这般热闹过?

继续阅读:赤血剑45节两情缱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血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