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血剑60节景山猎场(二)
小孩他妈2017-04-03 10:382,806

  突然,喜从天降,迎面疾驰而来的两匹马,令纳兰喜出望外。他声嘶力竭地高喊:“孕荣——孕荣,快去救驾!皇上有危险!”

  孕荣早已拨转马头,向纳兰这边驶来,。耳边呼呼的风声,将纳兰的话,一字不漏地传入耳内。孕荣心中骇然,急忙问:“皇上在哪里?”

  纳兰手指后方:“就在后边,小心,杀手人数很多!”

  两匹马,背道而驰,两个人,擦肩而过。孕荣吩咐:“纳兰,你先回去。”

  马蹄如飞,不做丝毫的停留,向康熙身边飞去。

  此时的康熙,已是身陷重围,凶险万分。四个骑马的杀手,已被他杀死两人,还有两人,已经和他一起,从马上,战到地下。刀剑往来,瞬息间,就可以毙命。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后面的杀手,已经陆陆续续聚集到身边。好汉难敌四拳,一个养尊处优的皇帝,纵然再神勇威猛,也有精疲力竭的时候。

  而更糟糕的是,螳臂挡车的两个侍卫,似乎也已命丧黄泉。因为围攻他们的杀手,也在迅速向这边增援。

  康熙心中暗暗叫苦,看来,今日,是此劫难逃了!真后悔自己不听孕荣的劝阻,执意一意孤行,兴冲冲地跑来打什么猎啊!

  一心不可二用,心念微动间,一个疏忽大意,臂上,已经挨了一刀,虽然伤得不深,却也是鲜血直流,痛苦,也在瞬间漫延全身。

  康熙不敢再一心二用,全神贯注地,集中精力,对付身边的敌人。

  又一轮刀光剑影之后,又有两个杀手,倒在了血泊中。

  同病相怜,剩下的杀手们,怒不可遏,不给康熙喘息的机会,又发动了新一轮的进攻。

  十多把刀,同时向康熙砍去。纵然是项羽在世,拥有盖世神功,也未必抵挡得住十多个武林高手的一同袭击。

  康熙怒睁双目,挥剑去抵挡,心中却暗呼一声:“我命休矣!”

  十多个杀手,却心中大喜,这一人一刀,一齐砍下去,这个狗皇帝,必死无疑。这样,他们就可以功德圆满,回去向主子交差,然后和父母妻儿见面团聚了。

  一把剑,十多把刀,已经兵刃相碰,瞬间就能分出胜负了。

  突然,一条矫健的身影,从天而降般,落在众人面前。手中的钢鞭,夹杂着凌厉的风声,向围成半圆的众杀手头顶袭去。

  众杀手们猝不及防,一时手忙脚乱,各自抽回兵刃,护住要害。

  一击毙命的杀伤力,瞬间消失殆尽。康熙抽回宝剑,惊喜交集地喊:“孕荣!”

  “皇上,怎么样?”

  “没事,胳膊划了一道口子。”

  “骑我的坐骑,快走,我来断后!小松,保护皇上!”

  此时,小松已带着孕荣的马,驶到近前:“皇上,快上马!”

  康熙喊:“孕荣,一起走!”

  孕荣:“皇上,你骑马,我用轻功。好汉不吃眼前亏,咱们不宜恋战!”

  康熙喊:“哦,快点!”他跃身上马,向前驶去。

  孕荣也不恋战,钢鞭似龙飞凤舞般,将敌人围了个水泄不通。看康熙走远,他亦飘身后退,准备离开。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计划赶不上变化,就在孕荣要功成身退时,突然有几个轻功好的杀手,绕开孕荣的纠缠,向康熙的坐骑追去。

  首尾相顾,康熙和小杰,只得回身,和杀手们又战在一起。

  这几个杀手武功奇高,一时半会之间,康熙和小松,竟然被他们纠缠住,无法脱身。

  孕荣心中骇然,这批杀手,个个都是亡命之徒,武功高强的令人心惊胆颤。看来,京城,将风云际会,杀机四伏了。

  他不敢恋战,使出必杀绝计“风卷残云”,将手中的钢鞭,无情地向杀手们袭去。

  又有两个杀手,在钢鞭挥过时,惨叫一声,倒地身亡。兔死狐悲,其余的杀手们,攻势减弱,稍稍后退。

  孕荣也不驻足,飞身向康熙身边赶去。此时,迫在眉睫的首要任务,并不是杀敌立功,而是保护圣驾的安全。

  后面的杀手们,并不追赶,而是不约而同地,取下了背上的弓箭,开弓拉弦,将带有倒钩的毒箭,向康熙和小松射去。

  毒箭,夹带着狰狞的呼啸声,向康熙飞去。孕荣大惊失色,急忙喊:“皇上,小心箭!”

  冷血的杀手们,不惜以自己同伴的性命做铺垫,势必要将康熙置于死地。

  康熙和小松一边手忙脚乱地拨打疾射而来的毒箭,一边还要应付身边几个杀手的攻击。显得力不从心,险象环生。

  又是一排毒箭,呼啸而来。康熙和小松,已经是顾头不顾腚。幸好孕荣已奔到近前,他手中的钢鞭挥舞出去,裹住了数支箭,还有两支箭,似漏网之鱼般,张牙舞爪地向康熙冲去。

  康熙,此时正和身边的两个杀手激战,根本无暇顾及背后飞来的毒箭,近在咫尺的小松,也被一个杀手缠住,根本脱不开身。

  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孕荣奋不顾身地扑了过去,用钢鞭的鞭柄,及时磕飞了一支毒箭,另外一支,则再也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无情地穿透自己的血肉,牢牢地插在了自己胸口上方。

  他忍不住痛呼出声:“啊!”剧痛袭击全身之后,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一瘫甩不上墙的烂泥,酥软的只想瘫倒在地。

  康熙大吃一惊,奋起神威,手起剑落,又杀死一个杀手。他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的孕荣,惊慌地问:“孕荣,你怎么样?”

  孕荣苦笑:“皇上,你快走!今日,我们凶多吉少!”

  康熙:“不行,要走,我们一起走。”

  孕荣:“一起走,谁也走不掉!你先走,小松留下照顾我。”

  其实,他是想留下小松断后,因为他知道,自己已身中剧毒,失去了最根本的抵抗力。

  康熙:“不行,我是皇上,君命难违,你一定要跟我一起走!”

  孕荣头上的冷汗,涔涔而下,一向身强体健的身躯,仿佛被痛苦抽干了元气似的,虚弱的两腿发软,只想躺在地上,好好休息一番。但是,他知道自己还不能倒下,他必须坚强地站着,说服皇上,尽快离开。

  “玄烨,你再固执己见,我们的牺牲,都将毫无意义。快走呐!”他和康熙,自幼一起长大,不是手足,胜似手足,除非他在生气时,才会忘乎所以地喊康熙为“玄烨”,否则,他会时刻谨遵君臣之道,决不逾越常规。

  康熙,亦是重情重义之人,他不能无视孕荣还插在胸膛上的箭,而独自离去。他一边抵挡另一个杀手的进攻,一边扶着孕荣已不堪承重的身体,边打边说:“孕荣,我们是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我绝不会抛下你。”

  假如孕荣没有受伤,他可以选择一走了之。因为他知道,以孕荣的武功,杀手们想拦住他,无异于痴人说梦。他留下,只会成为他的负担和累赘。现在,则不同了,孕荣为救他,已经身负重伤,他若还在此时一走了之,那么,孕荣只有死路一条了。他舍不得,那可是自己情同手足,最得力,最信任的兄弟啊!

  孕荣不知是气,还是疼,浑身发抖,不由自主地向后倒去。

  康熙惊骇地一把搂住他:“孕荣——孕荣,你怎么样?”

  孕荣,却紧紧盯着康熙的身后,气若游丝地呐喊:“玄烨,小心——身后!”

  原来,是那个杀手,见康熙顾念孕荣,身后露出破绽,以为有机可乘,竟抡起大刀,凶神恶煞般,向康熙的后背砍去。

  小松力战一人,自顾不暇,根本无力援手。孕荣有心无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刀,凶狠地砍向康熙。

  根本就没有给康熙躲闪的机会,那一刀若砍在后背,必将一分为二,死无全尸……

继续阅读:赤血剑61节景山猎场(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血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