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血剑59节景山猎场(一)
小孩他妈2017-04-03 10:382,583

  和李明商讨了一会高成飞的案情,走出府衙大门,见为时尚早,决定去一趟皇宫,见见皇上。他已经连着三天,没去见皇上了。

  南书房里,只有一个当值的小太监,并不见皇上的人影。孕荣很诧异,这个时候,皇上应该正在南书房处理政务啊。

  他问小太监:“皇上呢?”

  小太监不敢怠慢,忙恭恭敬敬地回答:“回荣王爷,皇上打猎去了。”

  孕荣一怔:“打猎?跟谁去打猎?”

  小太监:“和纳兰侍卫一起去打猎的。”

  孕荣大惊失色:“纳兰?这个书呆子,他能做什么?”

  小太监不敢回答,这两个皇上身边的大红人,他就是把脑袋别在裤腰上,一个也不敢去得罪啊。

  孕荣急忙走出殿外,翻身上马,对小松说:“走,去景山,皇上去那儿打猎去了。”

  小松也翻身上马,紧随其后:“这个皇上,可真够潇洒的,现在内忧外患,他还有闲情逸致去打猎?”

  孕荣:“皇上是在跟吴三桂玩心理战呢。”

  小松纳闷:“王爷,什么意思啊?”

  孕荣:“吴三桂来势汹汹,锐不可当,妄想一鼓作气,一口吃掉一个胖子;皇上,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你以为,他隔三差五地去景山游猎,真是闲来无事,打发时间啊,那是做给黎民百姓看的,让黎民百姓知道,他这个年少有为的皇上,对待三藩之乱,是运筹帷幄,成竹在胸。”

  小松:“也对哦,民能载舟,亦能覆舟,若民心浮动,将对朝廷大大的不利奥。”

  孕荣:“榆木脑袋,开窍了?”

  小松:“嘻,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吗!”

  孕荣:“孺子可教也!”

  小松:“哎,王爷,咱们去景山干嘛?”

  孕荣:“我担心皇上。吴三桂的青蛇死士已经出动,皇上再这样大摇大摆地招摇过市,只怕会以身涉险,危机重重呢。”

  小松:“您也太大惊小怪了吧,皇上不是带着侍卫的吗?”

  孕荣:“纳兰吗?读书,做赋,写文章,他行;打仗,他不行。”

  马蹄声声,疾驰如飞,孕荣的担心,并非庸人自扰,杞人忧天,而是一语成谏,恰好印证了事实的发生。

  此时的康熙皇上,正身陷重围,危机四伏。

  早晨,下朝之后,康熙忽然心血来潮,带着纳兰和几个贴身侍卫,去了景山猎场。

  一天下来,收获颇丰,人也疲惫不堪。正当众侍卫在清理猎物,准备回宫时,一只惊慌失措的野羚羊,窜出林外,慌不择路地一头撞了过来。

  众人大喜过望,到嘴的肥羊,焉有不吃的道理?留下纳兰和两个侍卫在此,继续清理猎物,康熙带着另外三个侍卫,跃身上马,向野羚羊追去。

  野羚羊似乎也知道性命难保,拼了命的,一溜烟般,向远处一片茂密的树林跑去。

  康熙在奔驰的马背上,连射几箭,都没能射中。年轻气盛,不由得好胜心被激起,挥手示意三个侍卫,分头拦截过去。

  古人云,兵不厌诈,逢林莫入。康熙一心想捕获野羚羊,毫无顾忌的,向密林中追去。

  刚到密林的边缘,忽然,林鸟惊飞,向天空中仓惶逃去。

  康熙心中怔然,不由得勒紧了马缰绳。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林中,忽然飞出一排密集的箭雨,向康熙射来。

  康熙大吃一惊,急忙抽出宝剑,边拨打射来的箭支,边掉转马头,向空旷之地奔跑。*的宝马良驹,与主人心有灵犀般,撒开四蹄,腾云驾雾般飞奔起来。

  密林中,突然窜出约二十个杀手,个个身着劲装,挥刀抡剑,杀气腾腾地向康熙追来。

  三个侍卫早已闻风而至,去拦截众多杀手。

  杯水车薪,怎经得起刀剑的洗涤?三个侍卫虽然拼尽全力,仍是寡不敌众,很快倒在了血泊中。

  杀手们以多欺寡,占尽先机,无一伤亡。他们很快又倾尽全力,向康熙追去。

  三个侍卫用生命赢得的短暂时间,让康熙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他已经跑到纳兰等人面前:“快上马,有刺客。”

  其中一个侍卫说:“皇上,您和纳兰侍卫先走,我们断后。”

  康熙点头:“好,纳兰,我们走!”

  君王,当以大局为重,蔫能因小失大,不分孰重孰轻?

  康熙和纳兰,策马疾奔。

  杀手们见状,很快一分为二,一组,去拦截那两个螳臂当车的侍卫;另一组,则对康熙紧追不舍,其中有四个杀手,已跃上侍卫们丢弃的马匹,紧紧追逐在康熙后面,首尾相顾。

  总不能顾头不顾腚吧?康熙吩咐纳兰:“你快走,我先去拦住他们!”

  纳兰:“皇上,您先走,我断后!”

  康熙:“唉!纳兰,百无一用是书生啊,你留下,白白送死吗?徒增一具尸体而已。快跑,去叫援兵!”

  纳兰不得不面对现实,撒马狂奔起来。每天,恨景山猎场太小了,还没玩舒畅呢,就该回宫了;今天,却恨景山猎场太大了,这曲折绵延的小路,怎么就是跑不到尽头呢!

  康熙是一位文武兼备,具有雄才大略,和远见卓识的政治家,在危急关头,他却可以审时度势,临危不乱。

  以一敌四,他从容不迫地挥起手中的宝剑,指向众杀手:“尔等何人?受何人所指使?”

  他现在四面楚歌,实在难以分清,这伙杀手,究竟是谁派来的?

  杀手一冷笑:“狗皇帝,你还是去阴曹地府,问阎王爷去吧!”

  康熙讥笑,嗤之以鼻:“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尔等有胆无名,实在是枉披人皮,愧对爹娘!”

  杀手二:“狗皇帝,休逞口舌之能,你若能侥幸不死,我等自会告诉你姓名。”

  康熙义正词严地、:“朕乃真命天子,九五之尊,岂是尔等想杀就能杀死的人?朕的性命,寿与天齐,尔等休要痴心妄想,还是速速束手就擒吧,介时,朕会念在尔等弃暗投明之举,特赦尔等,免尔等死罪,放尔等还乡,与父母妻小团聚。”

  杀手们异口同声地哈哈大笑,心,却在滴血。

  父母妻小?父母妻小,都押在别人的手指做人质呢!他们完成杀死狗皇帝的任务,则父母妻小,会安然无恙;反之,若完不成杀死狗皇帝的任务,则父母妻小,会陪他们一同死,阴间的黄泉路上,他们再相聚。所以,此次的暗杀行动,他们是势在必行,志在必得。

  康熙见缓兵之计不奏效,也不再啰嗦,挥剑而上,以期能速战速决,以免敌人的援兵,越聚越多。

  人间有道,杀手无道。四个杀手见状,一拥而上,很快将康熙团团围困其中。

  置之死地而后生,既然没有求生的可能,那就光荣地战死吧!康熙面无惧色,抖擞精神,越战越勇。

  纳兰心中骇然,策马狂奔,去搬援兵。把皇上一个人丢在猎场,杀手又人多势众,只怕是凶多吉少呢!

  若皇上真有个三长两短,他这个临阵脱逃的侍卫,可就成了大清国的千古罪人了!

  跑——跑——跑!马儿在马鞭的抽打下,发了疯般地狂奔着。

继续阅读:赤血剑60节景山猎场(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血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