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血剑67节枫叶轩(三)
小孩他妈2017-04-03 10:382,710

  姚远做梦也没想到,吴三桂的青蛇暗杀集团,居然会连夜再出手,袭击锐王府,意欲将孕荣置之于死地。

  即将功成名就,却功亏一篑,不但损兵折将,就差没悉数阵亡了。杀手头目冷无心,瞅着派出去二十人,只回来八个人的青蛇精英们,眸中,迸射出骇人的杀机。

  今天,若不是孕荣从中作梗,景山猎场,就是康熙的葬身之地。同样,若不是白衣公子从天而降,那么,今日孕荣小王爷,将必死无疑。

  他们来京城,有两大暗杀任务,第一,刺杀康熙,因为他是一国之君,他死了,吴三桂就可以长驱直入,名正言顺地面南背北,坐拥天下;第二,刺杀孕荣小王爷,因为他是康熙的智囊,最得力的心腹,文韬武略,无人能及,杀了他,也就等于夺下了康熙一半的江山社稷。但是,今晚,他不介意,将两个同时并存的任务,本末倒置一下,先送生命垂危的孕荣小王爷上黄泉路,然后再去杀康熙。

  冷无心看着左手边的一个杀手,冷声吩咐:“速去杨起隆那儿,要他提供锐王府的地形图。”

  (杨起隆,京城市民,吴三桂叛乱伊始,他伪称朱三太子,号称反清复明,以图起事。事发,杨起隆逃逸,其党羽背诛,史称“朱三太子案。”)

  半夜三更,寂静无人的大街上,十条矫健的身影,向锐王府的枫叶轩,悄悄靠近。

  一切,都在神不知鬼不觉中,顺利地进行着。他们,不约而同地跃身上墙,再跳入院内。他们早已将杨起隆提供的地形图,牢牢记在脑中,如同出入自家般熟悉。

  他们虽然提高了警戒,但是,他们仍是忽略了锐王府的实力,孕荣小王爷若是不设防的人,只怕是九头鸟,也早没了性命。

  就在他们自鸣得意,自以为得手之时,一声怪啸,响彻万籁俱静的夜空,惊起树上的飞鸟,扑棱棱乱飞乱撞。

  杀手们也吓了一跳,这么怪异的声音,他们还是第一次听到,太令人心惊胆颤了。

  杀手们永远都不会知道,这声怪啸,就是他们的催命符,锐王府所有的暗卫们,早在这声示警之后,已全副武装,进入高级战备状态。

  杀手们陆续向孕荣的卧房靠近,就在近在咫尺,即刻要破门而入时,一声冷笑,在漆黑的暗夜里,陡然响起:“哼!就凭你们几个,还不够塞牙缝的!”

  杀手们大吃一惊,领头的杀手喝问:“你是谁?”

  黑漆漆的庭院,瞬间一派灯火通明,照亮了整个枫叶轩,院中,一个头戴斗篷,一身劲装的男子,手持宝刀,在灯光下,如鬼魅般,向他们发出索命的邀请。

  “我是飞龙!”

  “大名鼎鼎的飞龙将军?”

  “正是敝人!”

  “久仰大名?”

  “市井传言,愧不敢当!”

  “我们的目标,只是王爷一人,让我者生,挡我者死!”

  “想杀王爷,先过我这一关!”邵文边说,边飞身跃起,向敌人扑去。他本不善言,更何况是和敌人说废话!

  带队的小头目一挥手,五个人留下,缠住邵文,另外五个人,向卧房扑去。

  小松早已如门神般,屹立在房门口,很快拦住这五个想投机取巧的杀手们,战成一团。

  卧室内,孕荣仍是昏迷不醒,小安,早已被喧嚣声惊醒,跑到了孕荣的床边。姚远,则剑眉微蹙,仔细聆听着外面的打斗声。

  看来,孕荣手下的飞龙和飞虎,还真是名不虚传,以一敌五,居然能游刃有余。

  突然,姚远挥手,熄灭了室内所有的烛光,用隔空传音的方式,对小安说:“你守护好孕荣,外面,又来了一个高手,我来对付。”

  这个高手,直冲孕荣而来,无形的杀气,已经破窗而入。

  原来,是欲擒故纵?先来的那些人,只不过是个幌子,这一个,才是真正的主角儿。

  窗户,被踹开的瞬间,姚远的掌风,也席卷而至。

  冷无心没想到,孕荣手下的两大高手被缠住了,屋里,居然还隐藏着高手,而且,还是一个非同一般的高手,看来,今夜的声东击西,调虎离山,也是难以奏效啊!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高手又如何,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冷无心运起神功,硬接了姚远一掌,心中,不由得暗暗叫苦,此人是谁?怎恁厉害的武功?

  姚远,也是大吃一惊,看来,这个正主儿,比起外面那几个,可是强之百倍啊。

  当下,不敢再吊儿郎当,屏气凝神,和冷无心见招拆招,打在一起。

  两人你来我往,拳打脚踢,互不相让,都欲置对方于死地。

  强强对决,瞬息致命于无形,姚远和冷无心,谁也不敢掉以轻心,疏忽大意。

  姚远不知道,小安的功力,究竟如何?能否抵挡得住掌风无形的压力?但是,他知道,孕荣身负重伤,除了仅存的一口气,几乎和一个活死人,没有什么区别,肯定受不了掌风的侵袭。所以,他几乎是招招以硬碰硬,招招*着冷无心,向门口退去。

  冷无心,自问功力不俗,智慧过人,在青蛇集团,首屈一指,无人能及。但是,今夜偏偏冤家路窄,遇上这么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一时半会之间,竟奈何他不得,更别说,想靠近床边,将身负重伤的小王爷,一掌击毙了。

  他冷声问:“阁下是谁?”

  姚远:“王爷的贴身侍从。”

  “报上名来。”

  情报上可没说,孕荣小王爷,还有这么一个武功高强的贴身侍从啊。

  姚远讥讽地:“无名小卒,名不见经传,要名何用?”

  “爹生娘养的东西,你会无名无姓?也不怕辱没了你的祖宗八代?”

  无心的调戏,却戳到了姚远的痛处,他勃然大怒,怒吼道:“妈的,老子高兴。就你这种半夜跳墙的无耻鼠辈,还不配知道老子的真名实姓!”

  他的掌风,愈加凛冽,招招攻向冷无心的要害。

  冷无心边抵挡,边后退。耳听门外不时传来的惨叫声,他知道,今夜的行动,又将以失败而告终。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先保存实力,再伺机而动吧!

  他闪身躲过姚远的攻击,一招赖驴打滚,翻身滚出门外,一掌击向小松。

  他的判断没有失误,因为他断定,姚远,不会追出门外,姚远的职责,是保护床上那个奄奄一息的人。

  姚远,的确没敢追出门外,他不放心,那扇被踹开的窗户。口中,却提醒小松:“小松小心,背后有偷袭!”

  突遭袭击,小松不敢怠慢,一招一鹤冲天,身体直接跃起数米高,堪堪躲开冷无心的偷袭。

  冷无心并不恋战,喊声:“撤!”顺手拉起一位负轻伤的杀手,施展轻功,率先离开。

  头都跑了,群龙无首,谁还恋战啊?能跑的,都自己跑了;不能跑的,只有咬碎事先含在嘴里的毒牙,一命呜呼。

  邵文和小松也不追赶,招呼来几个潜伏在暗中的警卫,打扫战后残余,连夜修订门窗,一番折腾下来,东方已露出鱼肚白,众人,可谓一夜无眠。

  冷无心看着派出去的十个生龙活虎的战友,如今,只回来六个,还有两个身负轻伤,心中,不由得悲愤异常。两战两败,看来,康熙和孕荣,都不那么好对付。五十名杀手,两战已失去三分之一,下一次的行动,要慎之忧慎了。

  不过,康熙,孕荣,我会让你们日日夜夜,寝食难安。提心吊胆地拌掰着指头数日子,从此,再无安宁……

继续阅读:赤血剑68节枫叶轩(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血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