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血剑68节枫叶轩(四)
小孩他妈2017-04-03 10:382,504

  七天,姚远整整守了孕荣七天,直到孕荣呼吸平稳,顺畅,脉象稳定回升,姚远疲惫不堪的俊脸上,才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小安察言观色:“姚庄主,王爷他——没事了吧?”

  姚远:“有惊无险,他已经安全渡过危险期了。”

  小安脱口而出:“姚庄主,谢谢你。”

  姚远一语双关地戏谑:“你谢我什么?该谢我的人,应该是他吧?”

  小安脸红:“我是替王爷说声谢谢的。”

  “好了,小安,现在,闲话,我也不多说了,我也该回我的桑梓山庄,好好睡上一觉了。你只要按时给他服药,喂水,就可以了。”

  “你什么时候再来看他?”

  “等我回去睡一觉,睡醒了,就来看他。”

  “你——不会睡上三天三夜吧?”

  “那可难说哦,怎么,你会想我啊?”

  七天的相处,小安对姚远的印象,已经改变了很多,知道他虽然表面上心口不一,实则却是个古道热肠,侠肝义胆之人,对于他的口不择言,她也就听之任之,不再斤斤计较了。

  姚远走了,屋里,只剩下小安一人。小安坐在床前,痴痴地凝视着孕荣,久久地,一动不动地,就这么痴痴地看着,仿佛百看不厌,永远也没有看够的时候。

  的确,孕荣的脸色,已经不再那么苍白,紧蹙的眉头,也稍稍舒展,似一个熟睡的大男孩,在无忧无虑的梦境里徜徉。

  看着看着,泪水,却忍不住潸然而下,如果能和他相守一生,该有多好啊!

  经历了这次的生离死别,只怕自己的心,再也放不开他了。

  “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出!”这番恣意潇洒的心态,已经一去不返了。去也难,留也难,只因为你,已经牢牢扎根在我心间,让我再也管束不住自己的心了。

  熟睡中的孕荣,似乎听到耳边,有隐隐约约的啜泣声。他有着瞬间的茫然,当脑中浮现出一幕幕惊险时,他终于完全惊醒,一定是自己的伤势,吓着她了。

  他努力睁开眼睛,看着泪雨滂沱的那张小脸,好欣慰,好心痛,她终于不再束缚自己的心,要好好珍惜他了吗?那可是他梦寐以求的事啊!

  他想伸手去替她擦眼泪,却有心无力,抬了几次手,都没能抬起来。

  “嗯!”伤口突然袭来的一阵剧痛,让他忍不住轻声呻吟出口。

  小安一惊,抬起泪眼,却正好看到孕荣因为痛苦,而微闭的双眸。小安大喜过望,慌忙抹去脸上的泪水,惊喜地狂呼:“孕荣——孕荣,你醒了哎!”

  孕荣唇角微扬,展开一个舒心的笑容。他觉得好虚弱,好似身体都被掏空了般,没有一点点力气。

  “小安,你哭了!”

  “都怪你,吓死人了!”

  “是我不好,我不是故意的!”

  “我又没有怪你!”

  “别再哭了,我不喜欢你哭,我看着,会心痛!”

  “好,我不哭了,问题是,以后,你也不许再受伤!”

  “好,成交!”傻丫头,你以为我很想受伤吗?问题是,形势所*,我没得选择啊!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有多害怕,一旦我闭上眼睛,就再也没有力气睁开,再也没有机会,看你最后一眼了!还好,上天垂怜,没把我的命带走,否则,这会是我今生今世,最大的遗憾!

  看着孕荣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小安忐忑不安地问:“孕荣,怎么了?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孕荣皱眉:“好痛!真的好痛!”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错过这个撒娇的机会,以后可不会再有了。现在,就借此机会,好好拧痛她的心,让她再也舍不得离开他吧!

  “是伤口痛吗?”

  “嗯!”废话,我能告诉你是患得患失的心痛吗?

  “我去端药来,喝下去,会感觉好一点。”

  他不能坐起身,小安只能用汤匙舀着,递到他嘴边。一口咽下肚里,孕荣的眉头,皱得更紧,居然忍不住轻轻咳嗽了两声。额头上,已经渗出一层细密的冷汗。

  小安心疼地看着他:“孕荣,你……”

  孕荣有气无力地微微摇头:“好苦!好苦!我喝不下去!”

  小安:“良药苦口利于病吗,来,先吃颗蜜饯,然后再喝。”

  孕荣再次摇头,拒绝喝药,也拒绝吃蜜饯,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哪有昔日的威严霸气,倒像一个受尽委屈的孩子,满眼的祈求。

  小安无可奈何地解释:“姚远守了你七天七夜,刚回桑梓山庄休息。他吩咐过,要喂你按时吃药。”

  孕荣惊诧:“我——睡了——七天?”乖乖,看来,这次,是真的在鬼门关兜了一大圈才回来。

  小安点头:“七天,整整七天,姚远寸步不离地守着。”

  孕荣:“他——有没有看过,你的庐山真面目?”

  小安气结:“你——你居然关心这个?”

  孕荣理所当然地:“你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七天哎!”

  小安:“什么叫孤男寡女?你不是男人吗?”

  孕荣:“我是男人,但是,我昏迷不醒,像个死人吗,能知道什么?”

  小安伸手,轻拍一下孕荣的双唇:“呸!童言无忌啊,你满脑子龌龊,想知道什么?”

  孕荣好心情地笑:“我想知道,姚远,有没有探究过,你面具后面的那张脸?”

  小安:“有啊!”

  “真的?”这下,孕荣真的吃味了,好你个姚远,居然乘人之危?

  小安:“你希望是真的?还是假的?”

  孕荣郁闷地:“你说过,你的娇颜,只为我绽放!”

  这个小女人,恃宠而骄,越来越狡猾了。

  小安矢口否认:“我有说过吗?是你自己说的吧?”

  孕荣觉得,伤口,似乎更痛了。这个小女人,当真这么迷茫吗?

  “就算——是我说的,你也不能——把我的话,当放屁听吧?那里面,可酝酿着我浓浓的深情厚意呢!”

  “孕荣,你在吃醋啊?”

  吃醋?哼,吃——也不能承认啊,那可有损男人的尊严哎!

  “我在吃药!”

  “你只喝了一口。”

  “浓缩的,才是精华,就这一口,足够了。”

  “孕荣……”

  “我累了,想休息了!”孕荣掩去眸光里的痛苦,轻轻闭上眼睛。

  伤口好痛,心也好痛,这个小女人,还要他耗费多少心神,才能拥入怀中啊?

  小安心中暗爽,她知道,孕荣,一定是在吃姚远的醋。但是,她和姚远之间清清白白,了无瓜葛啊,她都能问心无愧地说出口,他就不能坦然接受吗?

  算了,看在他身受重伤的份上,就不再逗他了。这治病救命的药,还得*着他喝,不过,似乎得换一种,可以令他惊喜交加,忘乎所以的方式了。

  男人吗,也和女人一样,适可而止地宠一下,他也会乐得晕头转向,分不清东南西北的……

继续阅读:赤血剑69节枫叶轩(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血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