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血剑69节枫叶轩(五)
小孩他妈2017-04-03 10:382,280

  小安抹去脸上的面具,露出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她知道,他的心,再坚硬,也抵不过这张美丽娇颜的诱惑,更何况,还有自己诱人的红唇,倾情相送。

  又是一股刺鼻的药味,涌入鼻端,孕荣心烦意乱地紧蹙双眉,紧闭双唇。

  但是,柔软而温柔的碰触,暖暖的,散发着他熟悉而渴望的唇香味。

  他惊诧地睁开紧闭的双眸,不可置信地看着小安石破天荒,主动献上的红唇,不由自主地,张开嘴,相迎。缓缓流入口中的药汁,似乎经过了她的过滤般,已不再那么苦涩难咽。

  “小——安,小——安……”孕荣深情呢喃,这一刻,究竟是谁俘虏了谁的心,只有天知道!孕荣心潮澎湃,感动的无以复加。

  小安美目盼兮,巧笑倩兮:“我们——同甘共苦;来——再接再厉。!”

  她再次将苦涩的药汁,含进自己的樱桃小口中,深情款款地递到孕荣唇边。

  孕荣双眸湿润了,那份感动与震撼,真真实实地来源于灵魂深处。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此时此刻,他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泪腺,做了一回脆弱的男人。

  他张开嘴,连药汁带红唇,一起含进口中,贪婪地吸允。这个女人,今生今世,只能是他的,他会和她同生共死,不离不弃。

  一次,二次,三次……

  半碗苦涩的药汁,就这样化作香醇的甘蜜,缓缓流进孕荣的胃中。

  小安伸出纤纤玉手,温柔地抹去孕荣脸上的泪痕,诚心诚意地说:“孕荣,我知道,你一定很痛,我不介意,听到你的哭泣声。”

  孕荣含泪而笑,此时此刻的幸福,居然无法用言语去描述:“我是——喜极而泣!”

  小安娇嗔地:“又哭又笑,骑马坐轿。”

  孕荣深情地:“握着我的手,我想和你携手白首,永远也不放开。”

  小安伸出手,去握他宽厚的大手:“有言在先,划清界限哦,是你追我的,不是我倒贴给你的,天长地久之后,别说是我赖上你啊!”

  孕荣笑,心情,舒畅到了极点,伤口,似乎也不那么痛了。一辈子能有多长,都许诺到天长地久了,他还担心什么?他的大手,紧紧扣住小安的小手,坦白承认:“是我追你的,只是,我现在有气无力,连手都抬不起来。”

  “没关系,我可以慢慢等,你需要很久吗?”

  “这次,我真的伤得很重!”

  “我知道,从姚远对你的紧张程度,就可以看的出来。”

  “姚远!能让姚远紧张如斯的事情,还真不太多!”

  “别告诉我,你很想吓唬他?”

  孕荣苦笑:“如果别无选择,我不介意吓他一次。”

  “但是,我很介意哎,我会心碎的。”

  “小安——小安——小安……”

  除了深情款款的声声呼唤,孕荣已是找不到适当的言辞,来表达自己心中最深沉的爱恋。

  小安:“姚远说,你真正的救命恩人,是那个帮你控制毒液漫延的人,还有你服下的药丸,能固本培元,解毒去寒,否则,大罗神仙,也难救你!”

  孕荣点头,他的脑中,闪过那抹潇洒俊逸的身影,还有他的勇敢和果断。洋火枪点射时的血腥场面,他居然帅气的如同儿戏般,瞬间定输赢。看来,京城,又多了一位聪明睿智,杀人不眨眼的枭雄,只是,目前,尚难以揣测,他居心何在?是敌是友?

  是敌人,他们将半斤八两,棋逢敌手,将遇良才;反之,若是朋友,他们或许可以肝胆相照,为大清王朝的宏图大业,共同描述一幅辉煌壮丽的诗篇。

  孕荣吩咐小安:“小安,把面具戴上,去叫小松来。”

  小安疑惑:“叫他干嘛?”

  孕荣:“有事问他。”

  小安“哦”了一声,赶忙戴上面具去叫人。

  小松激动地看着孕荣:“王爷,您醒了?”

  孕荣点头:“皇上怎么样?”

  小松:“皮外伤,无大碍,每天仍上朝主事。”

  孕荣:“司徒远呢?落脚在悦来客栈吗?”

  小松:“这个,卑职还没查。”

  孕荣皱眉,有些气恼:“为什么不去查?这么个敌友难分的对手,出现在眼皮底下,你竟置若罔闻,不闻不问?”

  小松:“王爷恕罪,是卑职失职。卑职这几天,一直在查青蛇的行踪,不敢掉以轻心,所以无暇兼顾。”

  孕荣:“查的怎样了?”

  小松:“行踪诡异,无常理可循,短时间内,可能不会再对枫叶轩出手。”

  孕荣吃惊地:“什么?他们对枫叶轩出过手了吗?”

  小松:“是,王爷,您受伤的那天晚上,他们派人来偷袭过,幸亏姚远在,否则,可能有点麻烦。”

  孕荣静默了好一会,说:“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严密戒备锐王府的风吹草动,特别是我额娘居住的瑶华轩,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另外,我额娘若要外出,一定要多派高手,严加保护。”

  小松:“王爷放心,卑职早已安排过了。”

  孕荣:“好,速去查清司徒远的下落,及他在京城的言行举止。”

  小松:“是,王爷,您好好休息,卑职告退。”

  待小松走出门外,掩上房门后,小安好奇地问:“司徒远是谁?”

  一个能让孕荣刚醒过来,就念念不忘的人,一定有其过人之处。

  孕荣:“我的救命恩人,在景山猎场,就是他出手相救的。”

  小安:“你和他素不相识吗?”

  孕荣:“他像从天而降般,突然现身,而且身手了得,高深莫测,言谈笑语间,皆心机重重,我对他十分戒备。”

  小安无言,这个世界,为什么要这么复杂呢?人人都单纯,善良,仁爱一些,让这世界,处处洋溢着欢声笑语,远离仇恨和伤痛,该有多好啊!

  世界原本很美,春花秋月,夏风冬雪,都曾带给人类极致的浪漫和温馨,是人心贪得无厌,用欲壑难填的得失之心,无情地吞噬了最原始的美丽。世界变丑了,是因为世界太小,而人心太大,当一切丑陋和罪恶,它再也无力掩藏时,只有任由其暴露狰狞的面目,嗜血地在这世上,搅起漫天风云,血雨腥风。

  穷途末路,不是世界的悲哀,而是人类的悲哀,是人类,亲手毁了自己幸福而美好的未来!

继续阅读:赤血剑70节英雄救美(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血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