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血剑56节我们成亲吧
小孩他妈2017-04-03 10:383,277

  小安推开虚掩的房门时,孕荣,正坐在烛光下,聚精会神地看书。面前的桌子上,依旧摆着四菜一汤,似乎还冒着腾腾热气。

  孕荣抬头,看着她:“回来了?”

  “嗯!”

  “我等你很久了。”

  “哦!”

  “没有秀色可餐,我食之无味,陪我共进晚餐,如何?”

  “奥!”

  其实,她也正饥肠辘辘呢!无家可归,又举目无亲,谁会关心她的冷暖温饱呢!

  只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她并没有想到,这顿温馨的晚餐,是孕荣特意为她而设。她的一举一动,他都了如指掌。他知道,她没吃晚餐,他知道,她体力已耗尽,他甚至知道,她和邵文有说有笑,亲手帮邵文戴回遮面的斗篷。

  他永远不会让她知道,他心里被打翻的五味瓶,究竟是什么滋味?改天,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邵文,主仆之间,他有点逾越常规,不守分寸了。

  他端起饭碗,故意装出狼吞虎咽,饥不择食的样子,大口大口扒拉着碗碟中的饭菜。

  小安被他引诱的食欲大开,吃的津津有味,又香又甜。

  只是,粗枝大叶的她,忽略了,孕荣,早已变得细嚼慢咽,却将碗碟中的菜,尽数夹到她碗中,,而她,也在不知不觉中,尽数吃进肚里。

  关起这间卧房的门,她似乎早已不再是一个卑微的仆人,而是一个被白马王子娇纵宠溺的白雪公主。只是,她一直排斥自己的心,不想去确定而已。

  孕荣疼惜地看着倔强的小安,窝在他怀中,做一个快乐幸福的小女人,不好吗?干嘛非要抛头露面,弄得自己苦不堪言?

  小安放下碗筷,一抬头,却发现孕荣含笑的双眸,正深情地注视着她。她不禁莞尔一笑,贪婪地想,如果能这样天长地久,直到永远,该有多好啊!

  她站起身,欲收拾碗筷,却被孕荣阻止了。只见虚掩的房门,走进一个清秀伶俐的丫头:“小安姑娘,我来吧,我叫小秀,是锐王妃派来伺候王爷的。”

  小安愕然,她做的不好吗?锐王妃为什么还要派人来监视她?哦,也对,自己是好像不是个合格的奴婢,经常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不过,这些都是向孕荣请假了的啊,他既然已经答应了,难道还另有说辞?

  看着小秀收拾好碗筷,孕荣威严地吩咐:“你可以去休息了,今晚,不许再进入枫叶轩。”

  小秀自幼为奴,早懂得什么是察言观色,她机灵地答应一声:“是,王爷,奴婢遵命。”

  临退出房间,她仍不忘用眼角的余光,再仔细打量小安一眼。锐王妃是不是有点杞人忧天了,英武非凡,眼高于顶的孕荣王爷,会喜欢这样一个资质平庸,相貌平平的婢女吗?若然如此,王府里随便挑出哪一个上等丫头,不比她强个三五倍?

  孕荣解释:“额娘盛情难却,我不好拂逆!”

  小安笑而不答。有妈的孩子是个宝,身在福中的他,怎会知道她心中的羡慕之情?

  关紧房门,孕荣将小安拥入怀中,取下她脸上的面具,迫不及待地,印上自己饥渴的双唇。

  只有老天知道,看着宛若仙女下凡的她,艳惊四座,在万花楼的大堂上载歌载舞,而周围,却是一些寻花问柳,垂涎欲滴的男人,他恨不得剜出那些男人们的眼珠,让他们统统变成瞎子。

  她的美丽,只能为他一人绽放,只能由他一人欣赏,不是吗?

  激情而霸道的吻,令小安迷茫,也令她陶醉。即使幸福是短暂的,她也会好好享受,好好珍惜。得到与失去,既然早已命中注定,那么,该得到时,她会敞开心扉去爱;该失去时,她虽然会掩面而泣,但是,绝不会停步不前。脚,是用来走路的,自己的目标在哪里,哪里,才是自己最终停驻的驿站。这里,不是自己的终极目标,所以,也不会是自己停驻的驿站,这一点,她早已心知肚明。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记取眼前人,处处怜幽草。设身处地地想想,或许,自己,更该好好珍惜这段来之不易的情缘!

  两人,终因呼吸困难,而迫不得已地移开双唇。孕荣紧紧抱着小安,痛苦地呢喃:“小安,我想要你……”

  “不行!”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小安断然拒绝。

  “你……”孕荣气结。她以为他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吗?任凭心爱的女人在怀中痴缠,却可以无动于衷?他倒真怀疑,那个传说中可以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废物吧?

  小安知道,她的决绝,伤了他的尊严,她歉疚地低语:“对不起!对不起!”

  “小安,我爱你,我抗拒不了你的诱惑,是我输了,可以吗?”

  小安艰难地摇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去睡书房!”

  “你……”孕荣真恨不得对她来个霸王硬上弓,哪怕事后再忏悔,请求她的原谅,都可以。但是,他有心无胆,一个用千丝万缕的柔情,都系不住的坚强女人,用强硬之势霸占她,岂不是将她推的更远?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求得一时之快,只怕会付出一生的幸福做交换。算了,算了,还是忍着吧,孕荣心中自艾自怨地长叹口气。

  孕荣的沉默,小安以为是一种默许,她推拒着孕荣的拥抱:“放开我,好吗?我去书房。”

  孕荣摇头,搂得更紧:“不放,永远都不放!”

  她怎会知道,他放开她时的心痛?

  小安轻叹:“你放手吧,多少女人,对你趋之若鹜,望眼欲穿呢!”

  “可是,唯有你,不在乎!”

  “你可以有更好的选择。”

  “我唯独对你,情有独钟!”

  “我——我有我的无奈!”谁说她不在乎了?不在乎?为什么会心痛?

  “我说过,你可以把你的无奈交给我,我会帮你去解决。”

  小安,你信我就好,虽然我不能开口说明一切,但是,我已经用实际行动,去执行了啊。

  “我——我自己来承担就好,不想麻烦他人。”

  其实,是怕祸因她起,连累了他而已!等挣够了银子还账和赎身,她会尽快离开。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她对他的爱,又能相信多少?

  “小安,我们成亲吧?”

  小安娇躯一颤,震惊地看着孕荣。他说的,可是真话?他对她,有几分怜爱?又有几分尊重?

  “小安,我们成亲,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好不好?”

  小安摇头,骤然挣脱孕荣的拥抱,向门外跑去。她的心,怎经得起这般甜蜜的诱惑啊?她甚至想不顾一切的,沉溺其中!

  孕荣再次伸出健壮的手臂,将她重新拥进怀中:“你去哪?”

  “去——去书房!”

  “不许去!”

  “那——那我回家!”

  “也不行,这里,就是你永远的家!”

  傻小安,若你真的有家可归,我又何须这般心烦意乱!

  “放开我,好不好?我不是一个可以游戏人生的人,别让我恨你!”

  孕荣皱眉,心中,涌起一股窒息般的痛楚,哑声说:“乖,不要离开,我会一如既往地尊重你,决不勉强!”

  爱她,就尊重她,发乎情,而止乎礼,虽然艰难,相信,他还能做得到。

  小安震惊地看着孕荣,他——何苦为难自己?

  孕荣用唇,轻啄小安美丽的双眸,戏谑地说:“乖啦,别睁大这么漂亮的美眸诱惑我,我会情难自禁的!”

  小安:“我——我……”

  孕荣松开怀中的娇躯,转身向外走:“小安,先去休息,我一会就回来。”

  小安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抓孕荣的手:“你去哪儿?我想跟你一起去。”

  孕荣大跌眼镜,一口拒绝:“不行,我不能带你一起去!”

  老天,她已经将他*到绝路了,她不知道吗?居然还想火上浇油?

  小安有些受伤地缩回了手:“为什么?”

  怎么回事?自己对他的依恋,居然到了寸步不离的地步了吗?

  孕荣叹息,自己,又不小心伤着她脆弱的自尊了。她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勇敢伸出来的手,就这样瑟缩着,又怯生生地缩了回去。

  他不得不解释清楚,以期尚能力挽狂澜,抚平她刚刚裂开的伤痕。

  “我想去洗个冷水澡!”

  “哦!”小安眼中,尽现迷茫。

  “可以去火降温,恢复理智。”

  此时此刻的她,怎么单纯幼稚的近乎无知呢!

  “哦!”

  “你现在想和我共洗鸳鸯浴,还为时尚早,我不一定把持得住自己!”

  “哦?不——不——不,我——不想!”

  “乖,听话,自己先去床上休息,我一会就回来。”

  “我——我看,我——还是——去书房睡好了。”

  “想都别想,没有你在我怀中,我会失眠的!”

  小安愕然,自己什么时候,有了安眠药的作用了?看着那修长壮硕的背影,急匆匆离去,小安双眸湿润了,自己对他,是不是真的很残忍?很自私?很绝情啊?

继续阅读:赤血剑57节诡计得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血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