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血剑57节诡计得逞
小孩他妈2018-03-19 16:352,405

  天威医馆,大门紧闭。

  许仲道伸出手,将门环扣得震天响,半晌,仍是无人应答。

  时间不等人,许仲仙毫不犹豫地飞起一脚,将厚重的木门,踹得四分五裂。门开出,一个衣衫不整的伙计,似乎刚从睡意懵懂中跑出来,准备开门。

  但是,门被许仲仙踹开了,伙计吓得愣怔在那里,半天没缓过神来。

  许仲道一把揪住伙计的衣襟:“快——快给老子叫医生来。”

  伙计瞠目结舌地看着许仲道,张口结舌地问:“你——你——你想干嘛?”

  “老子想找医生,快去给老子叫医生来。”许仲道微一使力,将伙计摔了个狗啃屎,满嘴鲜血直流,半天爬不起来。

  许仲道又挥脚踢出一块断裂的门板:“快去叫,慢一慢,老子这就砸死你!”

  木板落在伙计头上,伙计必死无疑。伙计吓得惨叫一声,惊恐地闭上了眼睛。

  千钧一发之际,一条板凳,准确无疑地击向夺命的木板,并夹带着隐约的雷霆之势,连同木板,一起飞向许仲道。

  许仲道伸出长臂,硬是接下了这条横空出世的板凳。“蹬——蹬——蹬”,他不由自主地,连着后退三步,虎口居然被震裂开来,流出殷殷血迹。

  他大怒,定睛看向来人。

  只见来人乳臭未干,一袭华服,风流倜傥,只是面如寒霜。愤怒的双眸里,燃烧着熊熊怒火,他怒声骂道:“尔等何方鼠辈,竟敢来我天威医馆寻衅滋事,作威作福?”

  许仲道亦是大怒:“老子来看病。”

  姚远冷笑:“看病?就该低声下气,低三下四地求医生,哪有你这样蛮横霸道,无理取闹之人?”

  许仲道:“老子高兴怎么着,就怎么着。老子从来不求人,都是仗势欺人。”

  姚远:“是吗?在你的地盘,你说了算,不足为奇。今日,是在我天威医馆,我天威医馆的规矩,由我说了算,无人能改。”

  许仲道:“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再不快去给老子叫医生,老子先杀了你在说。”

  姚远:“有胆?你不妨来试试!”

  许仲道何曾受过这样的蔑视,他怒吼一声,双掌齐出,攻向姚远。

  姚远早有防备,不敢疏忽大意,身形一拧,闪开正面的凌厉攻势,也挥拳相向。

  两人你来我往,战在一起。

  姚远心中暗暗吃惊,难怪高成飞会伤得这么重,一个人的功力,都已是如此之高,若二人联手,那岂不是更上一层楼?

  被两个高手偷袭,还能苟延残喘四年,姚远不由得对高成飞心生敬佩。

  两个人拳打脚踢,互不相让,一时之间,谁也讨不到便宜。

  许仲仙亦是暗自吃惊,京城,果然是卧虎藏龙之地,就这么个小小的天威医馆,就这么个黄口小儿,居然有如此深不可测的功夫,看来,天威医馆,也决不是善茬。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看得出,这个黄口小儿,在弟弟的掌风拳影中,穿梭自如,游刃有余,弟弟一时半会之间,竟奈何他不得。而救人如救火,他哪有时间,等他们慢慢打啊!

  他喝道:“仲道,退下,不要再纠缠了。”

  许仲道闻言,倾尽全力,冰火掌双掌齐发,狠狠击向姚远。

  一边热浪炽人,一边冷彻骨髓,姚远不敢硬碰硬,一招“敦煌飞天”,身形拔地而起,躲开这致命的一击。

  泰山双煞的冰火掌,威震武林,不仅仅是合二人之力,方可使出冰火掌的绝技,而是仅凭一人之力,亦可同时发出冰火掌。这也是姚远,对冰火掌最感兴趣的原因之一。自古水火不容,为什么一个人的体内,却可以同时存在两种极限,?他们,又是怎样抑制这两种极限的相互冲突的?他一定要解开这个谜。

  许仲道心有不甘地退下:“大哥,怎么了?”

  许仲仙:“先救泽伟要紧。”

  “救?谁来救?偌大的医馆,,连个鬼影都看不着!”

  许仲仙抱着郑泽伟,走向姚远:“这位公子,麻烦你通传一声,就说有个生命垂危的重症病人,急需看诊。”

  姚远斜睨了一眼命在旦夕的郑泽伟,漫不经心地开口:“要看诊,可以,白银万两,少一个子儿,免谈!”

  许仲道:“妈的,你以为你是天王老子啊,敢这么狮子大张口?”

  姚远冷笑:“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没人强求你,必须在天威医馆看诊抓药。”

  许仲仙:“天威医馆,威名远扬,我们信得过,所以才来这里。”

  姚远:“人,无信不立。我天威医馆的信誉,既是靠真材实学做出来的,也是靠拳脚功夫打出来的,欺软怕硬,从来不是我天威医馆的做风。”

  许仲道火冒三丈,破口大骂:“妈的,少跟老子在这里卖狗皮膏药,自吹自擂的。快去给老子叫医生来,慢一慢,我拆了你们天威医馆。”

  姚远用手一指许仲道,怒骂道:“有眼不识泰山的老东西,别说是我见死不救啊,争分夺秒的时间,可是你自己耗下去的。”

  许仲仙幡然醒悟:“阁下就是医生?”

  “在下姚远,天威医馆的少东家。”

  “医怪姚远?”

  “如假包换!”

  “相请不如偶遇,请姚神医救救我外甥。”

  姚远不屑一顾地扫了一眼许仲仙怀中的郑泽伟,淡漠地开口:“白银万两看诊,白银千两修门,外加伙计的营养费五百两白银,三个条件,缺一不可。”

  换言之,没有白银万两,我不看诊;没有白银千两修门,我不看诊;没有五百两银子给伙计,我还是不看诊。

  泰山双煞自讨苦吃,却又别无选择,只得乖乖掏出一万一千五百两银票,咬牙切齿地双手奉上。

  泰山双煞,向来是诈人的主,今日,被他人诈,总算尝到了财去人安乐的个中心痛滋味。

  把人抱进后宅的雅间特设病房里,一番手脚利落的清洗,包扎,缝合,姚远的动作,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般,优雅完美的无可挑剔。泰山双煞纵然是十恶不赦,也不得不对姚远心悦诚服,佩服的五体投地。一万一千五百两银子,虽然贵的离谱,细想想,倒也真是物有所值。这么精湛完美的医技,试问,天下,除了姚远,还有谁,可以当之无愧?

  姚远给郑泽伟拉好被单,盖好伤痕累累的身体,头也不抬地说:“此人伤势严重,不宜移动,要留此观察三日,否则,我不保他性命无忧。”

  泰山双煞不敢违拗,乖乖点头应允。事不关己,关己则乱,纵是泰山双煞如此阴险狡猾,诡计多端,仍是忽略了姚远脸上,计谋得逞的奸诈笑容。

继续阅读:赤血剑58节相安无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血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