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奏 重生与孤独
染血的童话使2017-04-05 06:063,858

  “这里是哪里?……好温暖的感觉,大脑昏沉沉的……是在母体中吗?”扬尘刚刚醒来,反射性的感到浑身被温暖的水包裹着,暖洋洋的令人几欲昏睡,“我……是谁?”

  “好困……”

  “意识……无法集中……思考不能……”

  什么都不想做,什么都不愿去想,一切的意识都被温暖缓缓的腐蚀掉了,渐渐的,扬尘又陷入了昏睡。

  ----------------------------------------------------------------------------------------------------------------------“神曲的起源是在遥远啊太古时代——据说可以回溯到奏世纪。那是比历史的起源还早的太古时代。”房间里,一个可爱的萝莉正在抱着一本厚厚的书阅读“神用他的八只手弹奏四个乐器,用四张嘴来歌唱,就这样创造了这个世界。”肉肉的手指又翻开一页,满头银色的光华顺着肩膀流淌在书本上,映着夕阳的颜色,散发着令人迷醉的颜色。

  “神所演奏的旋律在混沌中建立了秩序,不同的音阶各自变成天空、大地、水、风,然后变成生命、变成光、变成死、变成黑暗。”

  萝莉长长的叹了口气,吃力的合上了书本。

  她就是扬尘,重新转世后的他现在变成了一个女孩,刚发现的时候的确吃了一惊,不过后来想想就释然了,性别什么的向来不是很注意的。这也和他上一世有关。太过注重数据性的存在,做什么事都要严格的要求计划,所以在情感上就显得格外迟钝,这也是他成为一个宅男的原因。

  根据她上一世的总结,动漫中的情感表现的非常激烈,很容易就可以明白那些微妙的感觉,不过这只是对情感上有个了解,所以这一世重生的她仍然是个伪面瘫,但总比以前好多了。

  食指轻轻揉揉额角,最近读书的时间太长,头又开始痛了。

  虽然很笼统,但这就是奏世。

  这个世界之上的力量和奇妙,虽然大陆,历史等等的名称变了,但还是主要以机械和科技为主的人类世界却多了精灵这种超常法理的存在,以及神曲乐士这种职业。

  精灵,及充斥于这个世界中,具有高度智商的某种特殊存在,也是“人类的好邻居。虽说人们也曾试图将它们当作一种生命,不过其力量和表现出来的形态,实在与普通的动植物差距甚远,因此以‘精灵’一词相称。”

  神曲乐士借着音乐*纵精灵。

  就神曲来说是精灵的粮食。

  精灵听到自己喜欢的音乐后,感性与能力会提升好几倍。人类并没有实际的感觉,但对精灵而言,那是「无法言喻的安全感」。就好像回到了最初母亲温暖而又有力的怀抱。

  而此时所演奏的音乐,就是所有事物的源头,创造出一切的伟大声音,这个音乐就是后世人们尊称的神之乐曲,也就是神曲。

  这就是生出这个世界的音乐。

  重生在有钱的富豪之家不是那个叫姬芳的女孩的愿望吗?扬尘愣愣的想,难道是搞错了?嗯,应该不会,就雷冯德腹黑性质来说,那既是不可能出现的错误可怜的孩子,扬尘依然不知道他的转生的的确确出现了失误,成功的成为了雷冯工作历史上的一个重到可以失业的失误,而且他还不知道那个腹黑商人现在正在急急忙忙的满次元找他所以,重生为一个小萝莉的她现在整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忙着看书,学习乐器,别的想干也干不了。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这个抱着书的小萝莉正想着上面的一番话,表情呆呆的,小脑袋歪在一边,有股说不出来的可爱。

  “小姐!小姐!黎瑟小姐!~~~~~~~~”房间的门被猛地撞开,一个女仆冲了进来,金色的头发被扎成双马尾翘在两边,在空中欢快的摇摆着,褐色的大眼睛里闪着盈盈的泪光,最重要的是她头上绑着带有蕾丝边的白纱巾再加上一身哥特式的女仆专用装,厚底的黑色小皮鞋敲击待木质地板上发出“哒哒哒”的声响。

  “小心!”扬尘还没来得及提醒,“咚~~”女仆的左脚很不可思议的跑到了右脚的前面,整个人直直摔趴在地面上,良久没有声响“迪莉娅小姐,这是第几次了?”萝莉清脆的童声在女仆耳边环绕了几圈,总算是把“阵亡”的她又唤醒了。

  “对……对……对不起黎瑟小姐,今……今天是你的生日,老爷特意为你准备的衣服您还没有试穿呢,管家好像很生气的样子,我……我……一急……就又……”

  “我知道了,迪莉娅小姐。”扬尘从摇椅上跳了下来,拍拍裙子,把书留在椅子扶手上,黎瑟。玛格丽娜就是他这一世的名字。玛格丽娜家族是梅尼斯帝国一个比较的古老家族,家族的族长布莱科特,也就是黎瑟这一世的父亲,是个很有度量也很有才干的人,他以一己之力带动整个家族产业的复兴,并且还曾经为了更好的结交梅尼斯帝国的上层社会,布莱克特借着女儿五岁生日宴会的机会,大肆宴请社会名流,以提高知名度,还特意把宴会的举办场所定在一处海岸边的古旧城堡里,借以体现玛格丽娜家族的历史。

  严重幼龄化的的身体在某种程度上也会影响大脑的思维,也就是说思想跟不上本能,因此常常做出一些孩子气的举动是可以理解的,黎瑟这样判断着,至少上一世的他就不会做出从椅子上跳下来这种动作。

  “我会去的。……现在天色还早,生日在晚上八点钟吧?只要到时候到场就行了。”

  “可是……”

  “好了,请出去吧,衣服我会试穿的”黎瑟转过头看着迪莉娅,脸上一副很不舒服的表情,“管家那里替我说明一下,我很忙。嗯……我还有很多书要看!”

  “好吧……那我……去告诉管家先生了……”迪莉娅迟疑了半天“真的……没有问题了吗?”并不是她不相信小姐,而是小姐太有自我主见了,完全不像一个五岁小女孩该有的样子,反倒像一个大人一样,这么小的孩子还要看这么多的书?她紧张的盯着那几座摇摇欲坠的“书山”。

  “现在的小孩都这么早熟吗?”迪莉娅有些不明白,是不是自己太落伍了?就这么想着走到门前又扭过头问道“大小姐,真……的不要紧吗?……”

  “……迪莉娅小姐……”黎瑟圆圆的眼睛看着她,小手习惯性的在额角摩挲了一下,才发现已经没有眼镜了,“我的信用度很低吗?我想我不用再重复一遍我说的话了吧?”

  “是……是的,我马上去”

  “咣!”楼花的厚木门又被用力的撞开。留着卷胡的管家先生走了进来,向黎瑟行了一个礼“大小姐,您晚宴上要试穿的礼服已经拿来了,您是否要现在试一下?”管家直起腰,看到大小姐正呆呆盯着门后。

  “大小姐,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扬尘回过神来,指着厚重的木门一脸无奈道,“……布莱恩先生,麻烦你走的时候把门后的迪莉娅小姐带走,她好像昏过去了”

  “……是!大小姐!”

  ———————————————————————————————————————难以计数的林木盘根错节的叶丛而生。

  尽管枝叶的缝隙间透出皎白月光,那光芒却无法遍及林中的每个角落。细碎的光斑,戳破了夜森林里的黑暗世界,而月光无法触及之处,便留下丑陋扭曲的复杂阴影。比起完全的黑暗,这样的景象显然更容易撩拨起人们不安的情绪。

  “……”

  茂密的树林里原本能见度就不高,此时的树林更是任凭黑夜恣意侵蚀,使得视野更为紊乱狭窄,即使集中精神,也不见得能看清脚下踩着什么。若非小心翼翼地在每个步伐间以脚尖辅助视觉,一边探路前进,肯定不要几步便会被散乱的树根绊倒,在乱石堆中踩空失去重心,甚至一脚陷进洼地里跌的浑身是伤都有可能。这样的状况,撇开具有夜视能力的动物不谈,人类如果没有借助照明设备,实在难以克服眼前道路的重重障碍,根本不可能好好走路,更遑论跑步了。

  然而——“……”

  树叶中的人影踏着轻盈的步伐在林间穿梭,丝毫不畏惧周遭的黑暗。

  “这里还真是个好地方!”扬尘小心的捻着公主裙的裙边“道路的坎坷只是它美中不足的一部分”

  现在离宴会的开始还有好长一段时间,不知是什么原因,她觉得心情开始莫名的糟糕起来,可能是一种习惯吧,前世的他并不擅长与人打交道,无法正确的理解别人的意思总是给旁边的人带来麻烦,渐渐的,周围的人开始疏远他,强烈的负面情绪充斥着空气,所以他经常喜欢一个人静静的独处着,习惯孤独的她,像这种虚华的晚宴是最难以理解的存在。

  不多时,扬尘看到了一小片干净的草地,枯倒的横木上还开着几朵不知名的野花,伴着静静的夜风,摇曳着,“终于到了!”她放下裙子,坐到草地上,柔软的感觉很是让人放松,这里是城堡背面的森林中一处少有人知悬崖,一处她自己的秘密,吹着海风,嗅着那咸湿的气息,听着身边古老的树木用他那茂密的枝叶演奏出来的曲子,甩飞脚上的小靴子,*的踏在柔软的草地上,任凭细嫩的双脚感受着草尖划过的悖动,张开双手,大大的拥抱着自然地感觉,仿佛整个世界都已经和自己融为一体,凉风吹拂,银色的发丝在空中曼舞着,交织在皎洁的月光中,散发着点点的星屑,“……”

  若要形容她此刻的容貌,除了“美丽”一词不作他想。

  她的长发仿佛凝结的月光,她的双眸有如烟水晶般静然。

  与此呈现鲜明对比的是,她白皙的肌肤在银白的长发衬托下,更显出身形的小巧一袭水蓝色的公主裙包裹着她的身躯,无视于她娇小的身形,蓬松的布料遮盖了他的全身,偶尔裸露的肌肤间更添加了一股冰凉的味道她的冰凉将孤独与寂寞表现到极致,只是单单的站在那里就仿佛已经孤寂了千年,这是身为绝对理智者的悲哀,无法正确理解别人的感受,只能靠推理分析来明白人类的正常情感,他人无法理解,自己无法了解他人不过幼龄化的身体给她带来的影响也有好的一面,身体影响思维,至少可以稍微知道自己现在的那种激素所带来的感觉在正常情感下的名字了。

  “我有正常的情感了……?”

  “这是……孤独吗?”黎瑟默默的叹息着……

继续阅读:第二奏 寂静之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法音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